Day: 6 August 2020

【冠状病毒19】8月6日新增301例确诊病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6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 301例冠状病毒19 确诊,大部分是住宿舍客工。 卫生部解释,目前已在检测最后一批宿舍住户,除了保留作为隔离设施的几栋宿舍大楼,当局预计将可在明日(7日)完成每一所宿舍的检测工作。 每日新增病例将按照不同宿舍的感染率而有起伏,未来几日的病例数预估将有所波动,直到工作小组完成检测工作后才会减少。 本地累计确诊已增至5万4555例。今日有四例社区病例,三人是本地公民或永久居民,以及一名工作准证持有者。 另有四例入境病例, 在抵境后已遵守居家通知。当局也正在搜集新病例的详情,今晚将会提供更多细节。

贝鲁特爆炸惨案 新加坡红十字会捐五万新元助赈灾

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口,在本月4日下午发生大爆炸事故,造成至少百人死亡,近4000人受伤。 新加坡红十字会也宣布捐赠五万新元,协助黎巴嫩红十字会进行人道救援和赈灾。 我国红十字会也表示将持续关注当地情况,如有需要将提升对黎巴嫩红十字会的支援。 与此同时,新加坡红十字会秘书长班杰明·威廉也对事故死难者致以沉痛哀悼,特别是在全球仍在抵御冠病19疫情之际。

感恩一饭之恩常徘徊店门 流浪狗终晋升成“镇店之狗”

“欢迎光临,我是你今天的服务员,汪汪。” 汪汪被收养的报导很多了吧,可是有看过汪汪被“聘”为店员的吗?巴西Hyundai现代汽车的代理总部出现了一只小黄狗店员,成为“镇店之狗”。 据店员表示,小黄狗是在五月份某一场大雨,被发现徘徊在公司门口,当时全身湿淋淋发抖,好心的员工将他带进公司并擦干给他食物。 至此之后,小黄狗每天都会到公司“报到“,甚至帮忙迎接每位上门的客人。 因为个性温驯乖巧,成功掳获员工们的芳心,于是将小黄狗收编,还将其名叫“Tuscon Prime”,并发“员工证”给它,成为公司的正式员工。 甚至为它提供“员工宿舍“ 因为经常在外迎接客人,也让Tuscon爆红,成为网红狗,员工也为它办了Instagram账号,粉丝们也可以在Instagram上看见Tuscon的身影。 看来小黄狗是决定在现代汽车公司“工作“,准备好靠双手自己赚狗粮。

工人党将在国庆日当天分发国旗给居民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严燕松将在本周日(9日),国庆日当天分发国旗给居民。 严燕松今日(6日)在脸书上发文表示,其分发国旗活动将在当天中午12点,勿洛蓄水池(Bedok Reservoir)的咖啡店附近分发国旗,随后将在下午1点30分左右,于后港购物坊(Hougang Mall)附近的咖啡店分发。 https://www.facebook.com/geraldgiam.sg/photos/a.242212092463891/3482168235134911/?type=3 另外,工人党青年团(WPYW)配合国庆举办征文比赛,呼吁更多青年参与国家建设,提供意见。 征文比赛题目为《今时今日,新加坡更需要认真对待的挑战》(one future challenge that Singapore needs to address more seriously today)。 工人党青年团也表示,希望青年能够将自己代入国会议员或部长的角色,可针对现今政策写下认为需要改善之处,以及他们如何利用政治职务完成改变,包括参考文献、注脚、表格、附录、图表等,文章不可超过1千500字。 得奖前三甲,将获得500元与工人党纪念品。文章提交截止日期为8月31日中午11点59分。 欲参赛者可将资料填上,并上传以Word格式上传文章至相关网站。

按摩院惊险一幕 拔罐拔出伤?

原本想要去放松一下,却闹出伤来? 网友Yuèhan Lèi Yi于7月30日,在SG Dirty Fella脸书群组上发帖,指晚上和妻子到阿裕尼一带的按摩店内,想要放松身体一下,却在拔罐时,将背部烧伤了。 网友指出,或许是员工并不熟练,导致他在拔罐时背部感到非常疼痛。 事发后,该店员工曾尝试安抚网友,表示在网友第11次返回商店时,将会获得免费服务。“谁疯了,才会在被你烧伤了后还回去啊。” 据帖文中所展示的图片,只见网友的整个背部似乎都出现类似溢血的情况,尤其是“受伤”的部分,更出现类似烫伤的水泡。

“社媒不应只炫耀富裕和成功” 知名主持人坦然叙述家人疫情下挑战

“我爸不再工作,我哥正艰难地寻找工作,我妹转换职业,而我正在(就业)的十字路口。” 本地知名活动主持人Matthew Zachary Liu(以下译名刘马修),本月4日在脸书上发文,分享自家家庭因疫情所受到的影响,尽管他的家庭是小康之家,不算富裕也不缺任何物质,但如今家人都在挣扎生存,工作也变得相当不稳定,使家庭面临了一些挑战。 刘马修认为,与其在社交媒体上向其他人炫耀自己更富裕更舒适的成功,他反而想要刻画出更真实,更贴近现今生活的帖文,让如今经历痛苦的人能够从中受到启发,给予人们力量,一同度过疫情。 刘马修最后也指出,“我们都在往不同的方向走去,经历不同的困难。有时候会感到相当失望,不过无论什么东西或病毒砸向我们,我们必须定时在内心深处不停挖掘勇气,让我们勇敢度过,即使已经达到极限,或者太脆弱无法跨过,总会有人给我们力量,帮助我们度过。” “从小到大,我从未真正担心过任何经济问题,但长大后,我才意识到爸爸这些年默默地为家庭所付出的辛苦。” 刘马修的工作为一名活动主持人,受到疫情的影响,他的收入也减少了30巴仙,与此同时,父亲也进入退休年龄,在疫情之际退休。 谈及父亲,刘马修表示父亲作为公务员工作了40余年,一直都仰赖这份工作养家糊口,公务员被视为“铁饭碗”,他也庆幸他们家并不需要担忧财务,但近期父亲因被迫退休,才让他真正意识到父亲一直以来,默默为家庭付出。 “父亲在早年因为一些情况被迫提早进入社会,以至于他无法享受最好的教育机会。但在职场需要比其他有文凭的人更加努力证明自己,也让他花了比一般人更长的时间才获得晋升机会。” 他指出,父亲其中一个愿望是希望三个孩子都能够接受大学教育,获得更好的未来,而且他在辛苦工作的同时,仍需为家人操心,提供所需,最终孩子们也如他所愿,在他供给下完成大学教育。 父亲在疫情下退休 刘马修形容,由于疫情的影响,他无法在同事们的祝贺下离开,只有走进一间空荡荡的办公室,整理了自己的东西,与老板握手再见,然后就此离开工作40余年的地方。 在父亲退休后,刘马修才开始和父亲有了对话的机会,但更令他吃惊的是,他才发现父亲只能仰赖微薄的薪水养家糊口,因为从小到大,他自认为自己生活上并不缺乏任何东西,甚至非常自在地走过了学生生涯。 “当我发现我赚得都比他(父亲)多时,我才惊觉地问他到底如何将一家五口养活,甚至将孩子们送上大学。” 很庆幸的是,父亲如今是以退休的方式离开职场,而不是被裁地离开,也让他可以开始享受退休的生活。 除了父亲,他也提及正挣扎边缘的弟弟和妹妹,弟弟在毕业不久后当上送餐员,尽管与母亲的期待不符,但每月仍有3千余元的收入,同时也了解弟弟正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积累资本。 而妹妹也正经历转换跑道的阶段,或许受到启发,她从原本的舒适圈跳脱出来,重新回到学校,准备当一名护士。 网友:分享经历是为了能够给予痛苦的人力量,一同度过 “与其向人家炫耀这些成功的事情在社交媒体上,我更倾向向人家公开一些生活中的挣扎或新的视角,因为一定会有很多人需要从这些故事中获得新的启发和共情。” ...

Page 4 of 6 1 3 4 5 6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