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5 August 2020

你会说几种语言?印度阿嫲流利粤语令网友惊艳!

众所周知,我国以多元族群文化著称,尽管许多人逐渐也以英语沟通为主,但不少人民仍会说不同的语言如华语、马来语与淡米尔文,但你能够同时说多种语言吗?或许你不会,但想必身边建国一代的年长者一定会。 The Royal Singapore,近日为纪念国庆日访问了一名建国一代的印度籍阿嫲,这名阿嫲名叫拉沙玛(Rasamal),人称“玫瑰阿姨”(Aunty Rose),高龄83岁,但有趣的是,阿嫲竟然操得一口流利的广东话接受访问,不仅如此,她也以福建话、潮州话、华语、马来语和淡米尔语打招呼,其语言天赋令人惊艳! 目前已有6名孩子、13名孙子和3名曾孙的拉沙玛,解释为何会多种语言,她说小时候受到环境的影响,母亲是广东人父亲则是印度人,而且小时候住在亚答屋(Attap house),街坊邻居来自不同家庭,有广东家庭、福建家庭、潮州家庭和印度家庭,因此学会说不同的语言。 此外,拉沙玛也忆述以前不同种族一同生活相处的情况,除了在各种族过节时,会相互帮助,也会前往不同种族的杂货店买日常用品,各种族间并没有太多的隔阂,所以相处起来相当愉快。 尽管各族间相处和谐,但拉沙玛也坦言以前的日子确实相当贫乏,因为当时家庭情况不允许,只能买下已经破掉的蛋充饥,只有在过节期间才能吃上一只鸡。当时也历经日本占领时期,只能领取有虫的米和硬掉的面包食用。 成年后的拉沙玛也在过去20年间当了清洁工,生活也并非相当富裕,偶尔还需要依赖别人的接济,因此在她退休后,她表示,每当看见有生活困苦的老人或家庭,她也相当于心不忍。 “我看见别人艰难,我也很辛苦的,我就想到我自己,以前我也很惨,隔壁邻居送东西给我吃,所以我现在看到他们这样,我也会送给他们…有时候看到老人家坐在那边没有东西,我也很辛苦,我就会跟她说,这里有两块,拿去买东西吃。” 对于不同种族,拉沙玛则认为,新加坡人是一体的,不应该分种族,而且要对不同种族报以尊敬的心态。 “我认为新加坡是一样的人,不能分你是华人、你是马来人、你是什么种族…也不能说是Keling婆(以前的人称呼印度人)、Keling妹等等,不能,所以我现在都教小朋友,不能这么叫,是要称呼印度人。 视频发布后也引发许多网友的关注,网友纷纷称看见拉沙玛如同看见身边的阿嫲亲切,他们会说各族间的语言,能够与不同种族的人愉快相处,也非常怀念往日时光。 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或许只是种族和语言上的差别,若报以尊重的心态相处,或许种族间的歧视与隔阂才会消失不见。 事实上,拉沙玛去年也曾接受《新明日报》访问,他还曾协助照顾其他年长者包括失智老翁,使她在去年6月获得“好邻居奖”,表扬她的邻里精神。 原访问视频如下: https://www.facebook.com/TheRoyalSingapore/videos/741246053329178/

本月中起调整部分公交服务 网友深感不满抨击“没顾及人民”

在本月16日开始,公共巴士服务将出现调整,700和700A公交路线将停止服务,171公交路线的服务范围也缩减,从义顺公交站启程,绕过武吉班让地铁站;而972公交服务路线也改道,转而服务武吉知马/杜尼安路(Dunearn Road)、纽顿地铁站以及史各士路(Scotts Road)。 新加坡SMRT集团于周一(8日3日)作出以上公布时,遭到不少市民和通勤者的批评,认为有关更动未免过于突然,令人措手不及。 针对民众的反应,陆路交通管理局昨日(8月4日)在脸书上帖文解释,有关的公交服务调整,是基于相关路线的巴士乘客人数急剧下降,以及需要审慎使用公帑。 “对我们来说是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我们正面对艰难的困境,既要平衡公交服务的可行性,更要合理性使用公帑。” 据当局指出,自第二阶段的滨海市区线(Downtown Line,简称DTL)在2015年12月开放后,与该地铁路线平行的公交服务载客量就大幅度减少。 在DTL第二阶段开放后的首年,171公交路线的载客量就下降了三成,而700公交路线的载客量更下降超过一半。 陆交局透露,当局每年都拨款以维持171路线和700路线的公交服务,700路线的每年公交服务补贴就高达500万元。 “若这是该区唯一的公共交通,我们可以表示有关的公共支出是合理的。但是,鉴于DTL已经成为替代方案,我们需要审视开支,因此必须对地方上的服务进行调整。” 当局也指出,自2016年以来就一直和基层顾问进行磋商,以探索能够满足居民需求,并更加善用公帑的方法。2017年2月推介的973公交服务路线就是有关磋商的成果。 陆交局指出,了解到有关变化会导致有些居民的增加出行时间,惟,当局同样也要考量到不同通勤者的需求、其他的交通选择以及纳税人的负担。“我们将继续和基层商议,并听取民众意见,探讨缓解措施。我们也希望获得国人的理解,即就算我们尽力而为,也有无法提供公交直接到站的服务。” 网民发起请愿 与此同时,来自武吉班让的Lee Jun Yang在Change.org网站,发起名为“撤回700、700A以及更改972公交服务路线”(Retract plan to discontinue ...

改委杨耀辉为主席引内讧? 朱来成抨击肯尼斯“不民主”

新加坡革新党秘书长肯尼斯今日(5日)在脸书发文,宣布该党改委杨耀辉律师为党主席,以及巴塔沙(Mahaboob Batasha)为财政。 不过这项宣布似乎引起原党主席朱来成的不满,后者也在脸书发表措辞强烈的贴文,指出肯尼斯作出上述委任,是“不民主的”,这是因为有关针对他本身和前财政诺莱尼的指控调查还没结束。 “就我所知,中委仍在审议这项问题。为此在作出任何裁决之前,不应作出上述委任,再者党章程也允许14天的上诉权益。” 根据革新党文告,所有中委任命仍在试用期,而他们也必须在党代表大会参加改选。 该党称仍在检讨2020年选举,找出不足之处和该党在未来的给予,协助加强该党在网络的曝光率。 与此同时,革新党也在草拟新的政策宣言,包括将专注绿化、妇女和教育,并欢迎民众献策。 革新党在2020年选举,由肯尼斯领军,率领朱来成、诺莱尼、苏源顺和杨耀辉,到宏茂桥挑战总理李显龙的行动党团队。惟行动党以71.91巴仙得票率高票当选。革新党仅得票28.09巴仙。 杨耀辉在上届选举既已担任革新党宏茂桥志工,自2019年担任中委。他也承诺将竭尽所能,并支持秘书长肯尼斯和鼓励更多年轻人入党。杨耀辉在此次选举,也因在电视演说的华语致词而引起网民注意,特别是“成何体统”还因此一炮而红。 至于财政巴塔沙是一名企业家,2017年12月加入该党中委。文告称有信心他能依据合法和符合该党的条规,管理该党财务。

【冠状病毒19】8月5日新增908例确诊!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5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908例冠状病毒19 确诊,大部分是住宿舍客工。 卫生部解释,目前这批人士正接受隔离,已是最后一批客工,且来自感染率较高的宿舍。当局预计未来几日新增病例将偏高,直至工作小组完成宿舍的检测为止,才减少。 卫生部指出,所有宿舍预计可在本月7日,完成检测工作。不过,保留为隔离设施的数座宿舍大楼则除外。这些隔离设施内尚有9千700名客工。他们需完成隔离14天后,再接受检测,才能复工。 本地累计确诊已增至5万4254例。今日有四例社区病例,三人是本地公民或永久居民,以及一名工作准证持有者。 另有四例入境病例, 在抵境后已遵守居家通知。

【舆论】集选区制度形同“买一送一配套”

日前,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捍卫集选区和市镇理事会制度,也认为这些都是有助我国政治体制的“稳定器”。 对此工人党前非选区议员余振忠,也提醒如今集选区制度也成了行动党的双刃剑,一旦在野党团队更为强大,有关集选区就成了在野党堡垒区,行动党不容易夺回。 再者,余振忠也强调,若要新加坡有真正的”稳定器“,那么就应确保集选区和市镇会的交接工作,都是负责任、不偏袒的。 事实上,除了余振忠的上述分析,集选区另一备受争议的要点,正是减少选民的选择权益。 在集选区,朝野政党都是以团队形式上阵,“选民是选择一组配套,而不是选择单一的候选人。”即使团队中一些候选人选民不需要,但要么投选整支团队,要么拉倒。 再者,一些较不具备素质的候选人,也大可在民望较高候选人的庇护下,成功跻身国会。 就拿最近选举“林绍权”风波来说吧。若不是林绍权主动在提名日前提辞呈不参选,裕廊集选区选民可能面对一种两难处境:投选更有民望和胜算的尚达曼,与此同时,还“附送”一个选民们原本就不需要的林绍权。这不是让选民们难做吗? 至于副总理王瑞杰最后一分钟移师东海岸集选区,他曾解释是因为担心东海岸在原议员林瑞生和李奕贤退位后,不忍后续无人才转战于此。 除了王瑞杰外,行动党在该区其他候选人还包括国防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部长孟理齐博士、陈舜娘和陈慧玲,以及新人陈杰豪。 然而这一举动,亦可视作要保障东海岸选票的策略,必须派“强人”驻守。但与此同时,是否选民只是因为要投选王瑞杰,才在该区给予行动党委托呢?那么为何要纳税人承担和支付更多议员的薪资?集选区真的有更好地反映选民的实际选择吗?  

警扫荡全岛非法放贷活动 11天逮237人

经过了11天的执法行动,237名涉嫌非法放贷活动的人士被逮捕,其中包括年仅13岁的青少年。 于7月20日至30日展开的执法行动中,一共有160名男子和77女子被逮捕,年龄介于13至77岁之间。 初步调查显示,有51名嫌犯涉及充当大耳窿在银行提款机转账的跑腿,另有12人进行包括泼漆和涂鸦等骚扰活动。剩余的174名嫌犯则负责开设银行账户,为非法放贷活动提供提款卡和个人识别码。 在警方展开的执法行动中,刑事调查部和七个警察局分局的警员在全岛不同地点,同时展开突击行动,将嫌犯逮捕归案。目前案件尚在调查中。 依据《放贷人法令》,任何人的银行账户或提款卡被用于进行非法放贷,都被视为助长非法放贷活动。初犯可被罚款三万至30万元,被判入狱不超过四年,以及不超过六下的鞭刑。 若是代表非法放贷者试图或进行骚扰行为,初犯者可被判入狱不超过五年、罚款5000元至五万元,以及三至六下鞭刑。

Page 3 of 5 1 2 3 4 5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