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 August 2020

国家图书馆管理局前经理 涉近60万元贪污罪行认罪!

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管理局前经理,涉嫌近60万元的贪污罪行,目前已认罪。 被告为50岁的徐雄韦(译音,Ivan Koh Siong Wee),从51岁的刘博文(译音,Low Pok Woen)收取贿赂,以换取该公司与国家图书管理局的商业利益。据了解刘博文为三家公司的董事。 两人于2005年至2009年陆续犯下罪行,涉嫌20项相关罪行,超过58万1000元的贿赂,目前两人已承认罪行,另有36项相关罪行将会纳入考量。 除了是国家图书管理局的经理,徐雄韦也经营一家理发服务公司名为Speedcut,而刘博文则是其中的员工。 事情经过 根据检察官所述,国家管理局在2004年至2005年左右,正转向数码经营,意味着除了需要维护数据库,也需要采购电子资源如电子书或电子漫画,以及旧书的缩微胶片,而这些资料都能够由国家图书管理局成员登入。 随后国家图书管理局也成立数码资源服务部。对此,徐氏向刘氏透露此消息,并表示能够借机提供电子资源给国家图书管理局赚钱。 2005年,刘氏成立一家数据库资源服务公司,并向国家图书管理局提供服务,随后他又成立两家相关公司,成为三家公司的董事。 检察官表示,徐氏则是2005年被任命为国家图书管理局数码资源服务的经理。 同年11月,他开始向刘氏索取资金,用于不同的目的。随后刘氏将三家公司与国家图书管理局的认购合同中所赚取的利润,约三成贿赂徐氏。 而作为回报,徐氏也会通过不同方式帮助刘氏与国家图书管理局的合作,如提供刘氏国家图书管理局的数码资源机密信息。 有了这些机密信息,刘氏也能根据国家图书管理局的需求选择性采购,并将其提供给国家图书管理局。徐氏也会建议刘氏相对的报价,将其提供国家图书管理局。 直到2014年2月21日,国家图书管理局的高级助理董事向警方报案,称刘氏的公司很可能存在诈欺的可能,才将两人之间的交易曝光。 经商业事务局的调查后,决定不针对这些指控采取进一步行动。 该案也在2016年移交贪污调查局持续调查。两人也获得8万元的保释金,并以将案件押后至9月15日进行审理。 ...

【政治】余振忠挑战吴资政的“稳定器论”

早前,我国前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提及推行集选区制、设立由议员管理的市镇理事会制度,成为我国政治体制的“稳定器”。 事实上这不是吴作栋发表集选区作为“稳定器”的论述。回溯2019年5月,他接手《联合早报》访问时也曾这么说: 要拥有这样的政治景观,是否需要改变我们现有的机制?我觉得应该不需要。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去稳定机制。集选区、官委议员等等都可被称作“稳定器”。就是说,你可以有人选的更替,但是制度不会翻船。所以我不认为接下来20年需要改变。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未可预见,但目前来看,无须改变。 对此,前非选区议员余振忠则形容,让在野党也管理市镇会是可以的,能够证明在野党也能管理好社区,以及让在野党议员解决居民的需求。 至于集选区制度,原本是为了确保有少数族群代表而设立,但后来集选区规模变得越来越大,理由是透过规模经济来确保管理市镇会的效益。 除了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现象(不公的选区划分)以外,集选区制度的一些方面是好的。但同样这对于执政党来说也是把双刃剑,当在野党的团队比行动党更强大,集选区反而成了在野党的堡垒区,行动党很难夺回。 不过,余振忠也提及他对过去发生AIM公司事件的失望。 行动党在1991年成立AIM(Action Information Management)公司,来支援市镇会的电脑技术管理。但2011年大选后,AIM却致函工人党市镇会主席林瑞莲,有意终结服务。 在2011年,工人党接管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除了遭CPG 管理代理公司终止服务,同时,上述AIM公司也要求终止对工人党市镇会的电脑系统服务,致使该市镇会须在两个月内,开发自己的电脑管理系统,确保服务不中断。 余振忠说日前和身为会计师的友人谈及此事,对方也认为,在行政管理上这就形同”毒药“,现任股东不应为接任的股东埋下计时炸弹或地雷,也没有权力去引爆炸毁自己过去的组织。 余振忠指出,若要新加坡有真正的”稳定器“,那么就应确保这些交接工作都是负责任的。 “我第一次投票把票投给行动党。但我感到行动党所做的一些事并不恰当,使我逐渐远离他们。” 使余振忠舍弃行动党的“最后一根稻草”,则是要得到设施提升,就要人民投票给它。余振忠形容这等同“用纳税人的钱来要挟”,余振忠无法认同任何政党采取不公的行为。这是因为新加坡属于新加坡人,不属于任何政党。 ”我们需要稳定的新加坡,欣慰的是情况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希望这些改变能让新加坡变好。“

自11日起 入境者需佩戴电子监控设备

据人力部、教育部和移民与关卡局的联合声明,所有欲入境新加坡的旅客,若没有在特定地点实施居家通知,将需佩戴电子监控设备。 电子监控设备如同黑色的腕带,有便于有关当局监督隔离者。有关当局也表示该电子设备是以GPS和4G/蓝牙信号来确定隔离者的所在范围,因此不会储存任何个人资料与录音等。 而数据则受到加密保护,只有有关当局授权的官员有权进入数据库,以便进行监测和调查。 该措施于8月10日23点59分生效,适用于本国人、永久居留者、长期探访准证包括学生与工作准证与其家属。 隔离者在隔离期间的14天内必须佩戴电子监控设备,隔离者也会收到通知,并必须及时确认通知。 若欲离开居住地或串改电子设备的数据,将会触发当局的警报,而当局也会进行后续的调查。 在隔离结束后,隔离者则需要停止设备使用,并按照说明,将仪器归还。 使用电子监控设备意味着有关当局将无需像现在需要经常到访检查,目前官员仍需每隔一日需前往居住地检查一次。 若开始实施措施,官员也可以在发现违规行为后再进行访视。

【冠状病毒19】8月4日新增295例 七入境病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4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295例冠状病毒19确诊,两例是社区病例。 新增入境病例则有七例,他们在入境后已遵守居家通知。 新增确诊大多是住宿舍客工,社区病例中,一人是本地公民,一人是工作准证持有者。 本地累计确诊已增至5万3346例。

黄循财:未来再无分流制 转型科目编班全面计划

教育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表示,未來将会移除分流制(streaming),在中学全面实施科目编班全面计划(Full Subject-based Banding)。 黄循财于今日(4日)在脸书上发文表示,要从分流制转换到科目编班全面计划的确是非常重大的工程,尤其是对于教学和课程安排上。 前教育部长王乙康,是在去年3月作出宣布,本地中学生的普通和快捷源流之区分,将在2024年结束,正式宰了落实近40年的分流制“圣牛”。 他也指出,日前曾到访试点中学立德中学(Riverside Secondary School),其中有许多来自不同背景的中一学生,他们除了共同学习品格与公民教育课程(CCE),其他科目如英语、数学或科学都会根据他们的学科群分组学习。 经视察后,黄循财表示,其效果确实非常正面,从教师中反馈中可得知学生能够根据自己的节奏,并在没有任何偏见底下安心学习,加强自己的强项,同时也能够在小班课程建立稳固的同侪关系。 “有一位老师告诉我,在年头(疫情爆发前),学生参与了为期一周的培训课程,他们一同生活在一起,有助于建立稳固的友谊,让他们进入下一个课程。在科目比较强的同学能够协助较为弱的同学,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学习节奏,又不附带任何标签学习,亦能够融入班级中。” 基于种种可见的好处,黄循财表示,将决定在明年推广新的教育改革,逐步改善学校的教育制度。 https://www.facebook.com/LawrenceWongST/posts/4121577321216913?__xts__=68.ARBYhK3JhkRmLX4_Kkmj8Iu9VPFgtwVY2VAbL1XoqAO4b6AYZzGv14noqIJjqOk2uf0rh-_fy5QIFI1SWRs91gIt6tvbUmLRyztX_8VOKUJbBSz9MbJw4ZBPoyVrZ9T7CcrbksYKBlJ-grbxh26sM6c0y_6yp2e8BLiBwvMZGtUO8mV2EsaUbkey3Y9ugWQ4DRWinRFxH-bZkHdCetEOMFFdlyXo-I0QKBML2FkHP1PsBh4gxzjMAMZTrp2px1LGdcDE7z7ZK4ISwowR81G232tUhD-C47ZpUTrf0ODMIos4fL-eUG-kyxgEp8rjjh6Tgzqka7qOPzD_Oc7mykjeSNxatw&__tn__=-R 科目编班计划是在2014年推出,当时有12所中学试行,让普通源流学生从中一起就根据个人强项修读程度较高的科目。计划取得良好成效,去年已扩大到所有提供普通源流的中学,但学生目前可选的科目只限于英文、母语、数学和科学。 前教育部长王乙康曾在国会上宣布将在2024年入学的中一学生,实施科目编班全面计划,依据他们的程度和强项来选读适合的科目程度。王乙康也表示,其成效令人鼓舞。

服务之鹰亚洲董事总经理 曾在空军专研飞机推进器

上周,新航工程(SIA Engineering)的合资公司服务之鹰亚洲(Eagle Services Asia),闹出裁员风波,被揭发该公司原本有意裁员144人,而56巴仙都是新加坡人。 这促使职总和工会不得不介入,并授权工会采取必要行动,纠正有关公司的裁员程序。经协商后,该公司才同意把裁员新加坡雇员比例降至44巴仙。 服务之鹰亚洲裁员的做法被指“过于激进”,也遭到新航工程师与执行人员联合会执行秘书詹惠凤谴责,“从没见过有公司在磋商过程中就裁员!” 根据新航工程官网资料,显示服务之鹰亚洲的现任董事总经理,是 Yip Ying Kiong。 若查询LinkedIn的资料,可发现Yip Ying Kiong的履历,此人在1989年从国大机械工程学位毕业后,在新加坡空军部队待了六年,专门研究飞机推进器。 他在2016年被任命为服务之鹰亚洲公司的董事总经理。 该公司正是新航工程与美国飞机引擎制造商普拉特·惠特尼公司(Pratt & Whitney)的合资公司。 Yip Ying Kiong指出,自他接任以来,该公司引来许多转型里程碑,而此前则在该公司负责客户和业务战略,在协助推进客户关系和业务有显著改善。他也表示,自己未曾想有一日能接手和领导普惠公司旗下最大、有800职员的引擎中心。

武吉知马高速公路一带 罕见野生水鹿出没!

武吉知马高速公路一带,出现四头罕见水鹿(Sambar Deer),被网友拍下。 据网友所述,网友在凌晨3点半左右时,开车经过武吉知马高速公路一带,陆续发现四头水鹿在该区游荡,但他只拍下了其中一头。 视频可见,当时水鹿正悠闲地在吃草,在发现网友的车子后,才匆忙逃走。 网友事后也发文表示,水鹿一般会在凌晨3点至5点,于万里(Mandai)和武吉班让(Bukit Panjang)的出现,可以在经过时将速度放慢,或许会看到它们。 网友也分享他的经验,指他是在武吉知马高速公路(BKE)与泛岛高速公路(PIE)的那一带看见水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TMyemv0QWs&feature=youtu.be 我国野生水鹿少于20只 水鹿是一种哺乳类动物,其体型中等,幼年水鹿有斑点,而成年水鹿则为褐色,连臀部也不例外。 雄鹿有粗大的角,并分成三叉型,长达0.7米。 雌鹿则是雄鹿的三分之二体型。 目前,我国的野生水鹿预估少于20只,因此也成为我国相当弥足珍贵的动物。近年来陆续发生水鹿闯进车道,造成水鹿伤亡事故。 2018年6月17日凌晨4时40分,武吉知马快速公路也曾因水鹿突然闯进车道,引发了连环车祸。其中一名46岁德士司机受伤送院,而水鹿遭电单车撞成重伤,经兽医诊断后认为它伤势太重,最终将它人道毁灭。 同年12月,万礼路突然有水鹿于傍晚时分遭遇车祸,车子在撞后逃逸,水鹿也伤重死亡。 2019年9月,一辆电单车在汤申路上段(Upper Thomson Road)路段,疑与水鹿相撞,骑士人仰“车”翻受伤送院,水鹿事后不见踪影,相信已经逃回树林中。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