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蔚解析最低薪金制 经济讲师要工人党先实验政策提案?

上周,工人党盛港候任议员、也是一名经济学者的林志蔚,分析政府渐进式薪金模式和最低薪金制的差异。即便最低薪金制不是毫无疑问的好政策,但却是能改善雇员处境的良好开端,近期的研究,也倾向支持最低薪资制,即时薪资涨幅很大,对于低薪工友的就业问题实则带来冲击微小。

不过,新加坡管理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吴正晓,在《联合早报》的交流站则表示要给林志蔚“两个建议”,认为对工人党的政策如最低薪金制不能“为了同意而同意”;再者也建议若林志蔚认为工人党政策可行,如冗员保险可先在盛港市镇会试行看下效果如何。

由于目前在冠病疫情影响下,对经济和社会造成冲击,他认为林志蔚在电视辩论,却提起最低薪金制感到惊讶,因为大部分经济学家都会反对在失业率上升、经济下行之时,实行最低薪金制。

“林志蔚把视野放到疫情后”

民众林师顺也在另一篇文章强调,大选不仅仅是为了克服此次疫情举行,也是决定国家未来五年发展由谁带领。“身为在野党一员的林博士,把视野放到冠病疫情后的新加坡,在辩论中有此发言,并不奇怪。”

他认为吴正晓似乎误解了林志蔚,为何在辩论时提出最低薪资和冗员保险等提案。

在新加坡现有的渐进式薪金模式下的低薪员工,也是重要的劳动力,给予他们一定的薪资,应超越学术经济分析,是社会应该在解决贫富差距的课题上所进行的讨论。

吴正晓是在评论中指出,最低薪金制在目前仍有争议,尽管部分经济学家赞同,但大部分都会坚决反对在失业率上升和经济下行时,提高最低薪资。

至于冗员保险,他则分析假设一名员工一生工作40年,大概只有40/280(七分之一)的机会,他能够领取到这个保险赔付。

羊毛出在羊身上。以每月4元的保费,如果想这个保险能够持续可行,那么平均每1万3428÷4=3357个月,也即大约每280年,员工可以拿到一次保险赔付。

他认为低保费,高赔付的保险产品是存在的,只是大部分顾客永远得不到赔付。

“五年以后,在下一次大选的辩论会上,在推荐新政策的时候,如果林博士可以说他们已经“实验过了”(done the experiment),想必比说我们已经“算过账了”更有说服力。”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