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大选:政治的分水岭和希望重生

2020年大选:政治的分水岭和希望重生

来自博客Jentrified Citizen

数十年来,许多新加坡人一直笼罩在无可匹敌的巨人下,即人民行动党(PAP)。我们眼睁睁看着他们扰乱了我们的宪法,并强制实行了如《防假消息法》这样不民主的压迫性法律。

当我们亲眼看见他们如何打击异议者,摧毁当时工人党的领头羊–老惹耶勒南(JB Jeyaratnam)、邓亮洪和民主党徐顺全的名声和生活时,潸然泪下。当他们以傲慢和不尊重的姿态对待我们,使我们感觉更像二等公民时,我们备受伤害和羞辱。

在经历2015年大选后,人民行动党赢得近七成的选票,成绩可说是相当令人失望,许多期待新加坡作出改变的人民也变得沮丧,因为等待我们的即是执政党对我们的加强严控,更任由网络枪手(Internet Brigade)肆虐,加剧了其政治品牌的“毒性”。随着《防假消息法》的实施,其绝望感日益增长。这些法律据称是为了打击网络中的虚假新闻,但事实上,它却成为执政党的武器,最终有些声音只能被迫沉默下来,隧道尽头的光也逐渐暗淡。

2020年大选使人民重燃希望

然而,随着2020年7月11日的大选的结果出炉,又重新燃起了许多人的希望。黎明时分,你甚至会听到后港和盛港人民在街道上响起热烈的欢呼和掌声,回荡全岛。

确实,我们非常值得庆祝。这次是我国独立以来,第二次所有选区都有人上阵,这非常重要。有好些年,一些选区不劳而获,部分因素与政治分肥(pork barrel politics)和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现象有关,

政治分肥(Pork barrel),或称为政治分赃、猪肉桶政治或肉桶政治,是议员在法案上附加对自己的支持者或亲信有利的附加条款,从而使他们受益(自肥)的手段。

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现象,指以不公平的选区边界划分方法操纵选举,致使投票结果有利于某方。

有些人甚至到了中年时才得以投票,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结果!希望选区不战而胜的情况不要再发生,全国人民能够行使投票权,包括逾20万的海外国人,他们大多数因不能行使投票权而感到不满,因为目前全球各地仅开设10个海外投票中心。

人民对人民行动当的愤怒隐隐发作

在2020 大选,其中最关键的里程碑为,除了少数选区,人民行动党在大多数选区中的选票率有所下降。总选票率比起2015年的69.9巴仙,下降到2020 仅剩61.2巴仙!

与人民行动党所展现出来的良好形象相比,该党自2001年的75.1巴仙开始逐渐下滑,2006年跌至66.6巴仙,2011年则跌至60.1巴仙。在2015年受到已故总理李光耀逝世和操纵伟人光环下,才得以反弹。

所以,最新的大选结果又意味着什么?其选票下降趋势表明了人民对于人民行动党的愤怒已隐隐发作,并逐渐扩大。同时也显示,人民行动党的精英和傲慢的管理方式、龌龊的政治手段,自私自利的政策的确对新加坡的发展毫无作用。

《南华早报》的报导,援引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庄嘉颖(Chong Ja Ian)的分析,他将人民行动党的选票率下降归因于“人民行动党从经济到冠状病毒19的应对政策都不太满意”。英国诺丁汉大学亚洲研究所马来西亚分所名誉助理研究员魏尔希(Bridget Welsh)更直言,“对新加坡而言,是一次失败的经历(对人民行动党而言)…是最差的表现,也失去了许多选民的投票。”

这次的选举胜利,看似微不足道,但实际上却是巨大的成功。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在他的英明领导下,赢得了许多信任,也超越了人民行动党。即使近年来,在执政党的的打压下,他必须面对阿裕尼市镇会的案件,但却反而加强了该党(人民行动党)的形象。

工人党如今赢得三个选区,10个议席,是工人党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尽管有好几位候选人都相当年轻,如经济学副教授林志蔚、律师何廷儒,对垒人民行动党的政坛老手,包括两名部长,一同竞选盛港集选区。东海岸集选区则由佘雪玲领军,尽管最后输了,但却也对总理接班人王瑞杰重重一击,以53.4的得票率险胜,场面可说是相当尴尬。

选举中获得巨大成功,人民逐渐认同反对党

过去几年中,执政党对工人党提出种种指控和诉讼,让人以为选民不会再支持工人党时,工人党在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的成绩却出乎意料的漂亮,即获得九个百分点的选票,足以证明了选民的智慧。

工人党的核心人物如刘程强、陈硕茂、方荣发的退出,原以为会因此而感到担忧,但事实证明,这是毫无根据。我们的灯塔后港单选区,由陈立峰对战,也以61.1巴仙大胜人民行动党。

工人党毕丹星此次在大选中能活得如此成绩,足以证明他是一名精明的政治人物。而较为年轻优秀的候选人则有林志蔚、佘雪玲等人,以聪明智慧、极具说服力的表现征服选民,让选民你能够产生共鸣。

盛港集选区则由一群年轻接触的工人党候选人当选,绝对是当晚最大的惊喜。当时成千户人家欢呼雀跃,数十万人一同庆祝,大家为此成就而欣喜若狂。看似坚不可摧的集选区系统,再次被“锤子”敲破,征服当地许多年轻家庭。

尽管受人尊敬的陈清木医生所领军的前进党并未赢得任何席位,对此也感到失望,但也请大家相信,作为一个新党,在短时间内,首次大选中能够取得亮眼的成绩,所有竞选集选区内的选票平均达四成左右。而由陈清木亲自率队的西海岸集选区,也以48.3巴仙的选票落选。

前进党仍获得两个席位的非选区议员议席,从而巩固了政党的地位。80岁的陈清木医生如同一座警钟,敲响了新加坡人的警觉,呼吁国人应为了改善生活而进行政治变革,触动多少老与少选民的心。

至于未获得任何席位的民主党,则表明是个不容忽视的政党。尽管人民行动党向其中两位候选人淡马亚医生和徐顺全挥舞了《防假消息法》的刀剑,并再次向他们及其他政党投下反对一票,但两位候选人的票数却明显增加,淡马亚的得票率达46.26巴仙,是所有单选区反对党候选人中得票率最高的。而民主党主席徐顺全则得了45.2巴仙,比起上届增长了6.4巴仙。这一切表明,选民对民主党的认同越来越高,预估在下届大选时的表现可能会更好。

欲靠疫情扳回一城,却弄巧反拙

我们需要记得,2020大选的胜利,归功于这些努力不懈的政党领导人、候选人、成员与热情的志愿团队。在这些可信和有能力的候选人团队的不断走遍和竞选中,他们也启发了无数新加坡人,让人民对非人民行动党的政党越发有信心,代表我们进入国会。

当然,经过无数的走访和网络的影响,才会对这次的结果产生实质性的效应。而人民行动党也无法想象,在如今无法举办集会,只能依靠数码平台的情况底下,坚决在疫情期间举行选举的计划反而出现适得其反的效果。

我国长期以来,许多人都哀叹国人对政治冷感,尤其在对社会研究充满恐惧的氛围下长大的年轻人。有人猜测,反对党在此次选举中将轻易被摧毁,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使他们只能继续指出人民行动党,仰赖他们目前最能信任的魔鬼,但很庆幸地是,被证实是错误的想法。

2020的大选告诉我们,事实上许多新加坡人是有想法的不是害怕,他们更愿意说出来并相信能够透过投票改变。

就算没有集会又怎样?即使在数码平台上,变革之风也显而易见。选举新闻和消息透过各种手机和平板电脑,迅速被转发和评论。

我们感谢全球化和社交媒体所带来的改变,在接受更好的教育后,意识提高,千禧世代逐渐觉醒,就连一些志同道合的年长选民也出现改变,一同加入重塑政治格局和政策的运动,使新加坡更以人为本,以国为本。对于社会课题如不平等问题更加敏感。若人民行动党屡教不改,持续误导、欺辱和滥用权力,将会有更多人不再容易被操弄。

和许多年长选民一样,千禧一代并不是对不公和无能视而不见

和许多年长选民一样,千禧一代并不是对不公平和无能视而不见

人民行动党无能日益增加,让我国肩负沉重的负担。信任是靠信服而不是强取,过去的成绩并非意味着一世的成功。当我们亲眼目睹经济政策正伤害了许多新加坡人,造成高昂的生活成本,不断上涨的医疗费用,以及不得不花费更多的努力才能和外国人竞争好的工作机会时,我们对第三代和第四代领导人逐渐失去信心。

这次的选举在疫情的侵袭下仍然坚持举行,当我们看见两百多万的新加坡人在烈日当空下排着队伍,在拥挤的投票中心中进行投票时,使我们更质疑人民行动党的能力。他们无视人民的性命安危,只为了能够获得人民的选票。

大多数的投票中心排起了人龙,导致投票延迟两小时。所有的愤怒、背叛和失望的感觉涌上心头,也让我们更坚决投上X。

如今团结的标语听起来更像是真的,在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下,试图让我们的声音被听见,如今似乎开始被听见,透过选票被听见。

总理李显龙在昨日的投票结果后表示,选举结果显示希望国会能够有不同的声音进入。他说,工人党党魁毕丹星将正式被任命为反对党领袖,并获得资源和支持,以履行职责。

选票代表我们的声音,我们终于能够发言,终于被听见。实现真正的变革是漫长且艰巨的路程,但我们需要为新加坡人找到合理的位置。我们需要新加坡再次成为我们幸福的家园,通过团结一切,无所畏惧,凭借自己的良心做到这一点。

我们做得到。

原文阅读在此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