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刘韦伶:牵连甚广  无家可归为迫切民生课题

【选举】刘韦伶:牵连甚广 无家可归为迫切民生课题

刘韦伶指出,无家可归并非只是失业者的课题,其中也包括没屋遮顶的低薪阶层以及面对租赁问题的居民,她认为这都是迫切需要探讨和解决的民生课题,并提出了数项解决方案。

前进党丹戎巴葛候选人刘韦伶今早(7月8日)在脸书帖文指出,她昨日(7日)和媒体在互动时,提到有关无家可归的课题,以及可以采取的解决方案。

建屋局限制及合租问题

帖文中,她指出,除了失业者,低收入群亦面对无家可归的困境,如清洁工人与保安人员。“他们无可奈何得露宿街头的其中几个主要因素,如想在靠近工作地点租房子,却发现并不便宜;过了午夜时分无法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及必须在隔天早些时候开始轮班工作。”

她表示,生活工资的定义需要重新探讨,逐步落实具体建议,并为这些底薪群体制定更人道的工作时间,才有希望改善他们的情况。

此外,她认为建屋局对租赁组屋申请者所设下的限制条例,如申请者等待时段、种族固定配额等,以及联合单身计划中同居租户问题,也是导致无家可归的原因。

刘韦伶指出,我国政府朝向房产权国家发展,因此较不支持增加租赁组屋的供应(新加坡公众租赁组屋–不得已的居家抉择,第八页,李光耀政策学院,新加坡国立大学)。

就联合单身计划方便,她披露,有者是因为搭配上不合适的租户而引发冲突,包括需要照顾有肢体或精神残疾的租户,最后选择露宿街头。

租赁房屋欠缺及家庭收入问题

她也就目前受冠状病毒19疫情影响而选择售屋的情况指出,售屋者在当局的规定下,售屋后30个月才能申请入住租赁租屋。

而若家庭总收入被评定有所增加,即表示他们必须缴付更高的租金。同时,有居民指出,租金也可能随着政府批准的家庭每月总收入门槛,即1500元而提高。

因此,她认为增加租赁房屋的供应,缩短等后期,并慎重考虑个人隐私空间,把家庭“总”收入改为净收入正在制定标准,才能更好得解决问题。

更全面解决方案-渐进式组屋

刘韦伶认为,要解决无家可归和临时住房问题,可参考该党更全面的住房解决方案-渐进式组屋,已经考量的范围包括日常饮食与资源支援、医疗中心设施、互动和教育设施的社区空间,且是以可随需要扩大缩小空间的模块化住宅。

“与此同时,钢框架结构也亦方便日后的再循环使用。然而,更为重要的是封闭式组屋与昏暗的走廊应该成为过去的建筑。这样才能得以消除对下层阶级生活的歧视。”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