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阮建平:应设社会安全网    收入不均致使国人贫穷

【选举】阮建平:应设社会安全网 收入不均致使国人贫穷

前进党蔡厝港集选区候选人阮建平指出,虽说我国是第一世界的国家,但是从资产角度来看,遗憾的是有好一部分国人,却形同“第三世界国家”公民,更指数据显示,我国有超过10万户家庭、约30万人生活在贫困中。

“基本上,这是不对的。一个繁荣的国家,怎么会这么贫困呢?”

他指出,新加坡有严重的收入不平等问题,而且没有强大的社会安全网。

该党认为,应该花更多的资金来“投资”一个强大的社会安全网。“我们本来可以采用政府所提供,诸如医疗保险配套之类的配套。这有助于缓解并给他们更多的机会,让他们实际上有资源去实行其他东西。”

最低薪金增加社会流动

工人党盛港集选区候选人林志蔚指出,“社会流动(social mobility)中很大一部分”正在确保政府照顾那些已经为国家经济和社区做出多年贡献的人们。“对我们来说,看到年长者必须工作才能(保持)收入平衡,是一种罪过。”

他重申,类似最低薪金般的要素将促使国内社会流动的增加。

增加社会流动的另一种方法,就是确保“非精英学校”的学校,能够获得不成比例的更高教育支出。他也质疑减少学校班级规模的措施,因为这简直就是好像在惩罚大班的学生,因为他们被迫报名私人补习班。

奋斗和就业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针对其他候选人的观点,行动党武吉知马候选人维文表示,政府已经努力在减少贫困家庭。“我们不相信阶级斗争,不相信阶级斗争应由富有人家吸纳,我们坚信透过奋斗,尤其是较贫困、最贫困阶级的人们,才能实现你们所渴望的机会平等景象。”

至于教育和学校课题,他认为“精英等称号”并不是问题,要是所有学校都是好学校才是焦点。“那不是一个口号,而是看我们对学校做出的实际投资。”

“我敢说,我们为所有社区学校感到骄傲……无论如何,对我来说,国内的学校我都会负责。”

至于弱势贫困家庭,维文博士强调,目前已经有各种可用的援助配套。他还强调,在这样的时段,额外的援助如商品服务税的回扣,都提供给小康家庭。

“除非他们愿意,我也不希望看到年长者工作……每个选区都有能力确保我们不会看到类似情况。”

惟,他强调,最好的福利还是拥有一份职业。“没有什么比长期失业更令人沮丧了。”

“没有任何慷慨的救济金可以弥补失业这回事。”

而在谈到最低薪金时,他表示“我们的思维一致”,并以渐进式薪金制模式(Progressive Wage Model)为例。“我们可以争论,我认为我们认同同样的目标,只是我们如何达到这个目标。”

对于年长者,维文指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保健系统,而问题不是在花多少钱,是如何花费,并举出数个例子,如建国一代配套和社保援助计划(Community Health Assistance Scheme)。

“这里的重点在于包容性……我们不会漏掉任何人,我们会照顾我们的年长者,给予他们应有的尊严。”

“但是请记住,我们并没有失去我们的根基和方向。”

“帮助弱势贫困人民,提供就业机会以及随之而来的尊严,并在不损害我国整体经济竞争力下逐步发展,以便让我们能够创造就业机会,以及更好的工作。”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