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IHH收购印度医疗机构受阻    惟前总裁陈诗龙荣休今年参选

【选举】IHH收购印度医疗机构受阻 惟前总裁陈诗龙荣休今年参选

人民行动党上周在线上介绍了27名新面孔,其中一人是55岁的IHH医疗保健集团管理层的前总裁兼董事经理,陈诗龙医生。令人感到疑惑的是,在他离职时,IHH正面对收购印度医疗机构富通的交易纠纷,而他似乎没选择留下来提供协助。

陈诗龙于2014年1月至2019年12月在IHH任职。然而在他去年合约结束,选择退休。

IHH医疗保健集团在我国、马来西亚、中国、土耳其和印度都有业务,也是我国和马来西亚的上市公司。其旗下的百汇班台(Parkway Pantai Ltd)更是集团的御宝,在亚洲拥有医院网络,包括我国的伊丽莎白医院、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鹰阁医院和百汇东岸医院。

行动党委派陈诗龙医生出战马林百列集选区,直接对垒工人党。

IHH在印度收购富通受阻

IHH医疗保健公司在2018年7月,成功赢得收购印度第二大医院经营机构-富通保健股权的竞标战,并于同年11月通过优先配股购买31.1巴仙股权,还打算随后收购额外的26巴仙股权。但是日本制药公司第一三共株式会社(Daiichi Sankyo)和富通保健的创办人辛格兄弟对簿公堂,因此印度最高法院下令IHH暂缓收购交易。辛格兄弟当时也接受印度当局的欺诈调查。

在2019年11月15日,印度法院裁定富通保健前持有人,辛格兄弟和富通藐视法庭罪名成立,也表示或对当时已经由IHH掌控的富通公司展开藐视法庭审讯。这是因为法院指IHH和富通的部分交易,被视为违反了2018年12月的庭令。

法院当时曾对双方部分交易展开调查,甚至调查富通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详情,发现相关交易都是非常仓促和秘密在进行,进而违反了2018年所发出的庭令。

印度当局下令调查富通

今年2月,印度当局依据严重欺诈调查办公室(SFIO)法令,扩大对富通公司涉嫌财务违规行为的调查,包括IHH于2018年7月收购富通的交易。据当地媒体报导指出,富通资深董事会成员和管理层都因SFIO法令,多次被当局召见调查。

SFIO调查当局指出,IHH交易尚在调查,过程中会有很多现任独立董事被召见查询。 “涉及大型公司(IHH)在新加坡、中国、土耳其和马国的最大外国直接投资都受影响。”

SFIO已经要求富通的董事会成员,提呈并未涉及和IHH达成任何事前交易的证据,并询问董事会为何不考虑良性竞争竞标,以及让IHH成功竞标的原因。

在IHH的2019年年度报告中,陈诗龙承认,作为印度证券交易的条件,最初的股权交易要求IHH再次收购26巴仙的富通股权。“我们致力于继续进行收购,但是由于富通创办人和前拥有者的商业纠纷,导致印度最高法院于2018年下达终止收购令,因此我们无法进行两家医院(富通和马拉)的公开发售,直到庭令取消。”

毕马威给出“保留意见”

IHH的审计单位,毕马威智动审计(KPMG)在该年度报告中,给出了“保留意见”:

毕马威指出,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SEBI)和SFIO、印度公司事务部(Ministry of Corporate Affairs)正在展开调查。“基于各种调查正在进行,富通外部审计无法确定是否有任何监管不合规的行为,以及基于正在进行中或未来将展开的进一步调查、或内部调查,所需进行的调整或揭发,甚至可能影响富通的合并财务报表。”

毕马威指出,“任何后续调整,都可以记录为对收购资产和所承担负债的调整,这将影响在已知调整期间,集团财务报表中的收购后调整部分” ,即表示,印度当局的调查有可能影响富通的财务报表,间接影响了IHH的外务报表。

总结中,毕马威指出,他们认为所获得的审计证据是充足和适当的,可以成为提供“保留意见”的基础。

鉴于IHH在收购印度富通公司上面临问题,也不知陈诗龙为何在去年年底选择离开,而不是延长合约,以帮助解决IHH和富通的收购问题。

无论如何,他已经离开了IHH,将问题留给接棒人,自己就加入行动党,角逐即将举行的大选。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