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8 June 2020

【冠状病毒19】社区病例回升迹象 黄循财:预料之内

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声称,我国解除阻断措施以来一周,本地社区病例有回升之势,惟整体情况仍受控制,每日新增社区病例数字都在预料之内。 他呼吁国人继续采取防疫措施,降低社区中冠病传播率,而政府未来一周仍会监督情况。 卫生部长颜金勇则指出,昨日公布六名确诊学生和非教职员,第二次检测对冠病呈阴性反应,这说明他们是在阻断措施期间就已受感染,而不是复课后。 据教育部7日发文告,本地圣公会中学、圣婴加东修道院女校、圣婴德兰女中、崇文中学以及华侨中学,出现五例冠状病毒19确诊,其中四人是学生,一名是非教职人员。 昨日新增14社区病例,6月6日也新增七例。

截至6月1日逾40万次冠病检测 范围扩大至13岁以上急性呼吸道患者

根据跨部门工作小组在今日记者会(8日)表示,我国截至本月1日,已完成超过40万8000次冠状病毒19检测。 当局已扩大范围,举凡13岁或以上学生,以及65岁或以上年长者、医疗人员、教职员,因急性呼吸道感染求医,都需接受上述检测。 当局在5月期间也对安老院工作人员和年长者检测。 教育部长王乙康则在脸书声称,昨日公布的校园确诊病例,乃是因当局积极对校园进行检测,表示大家也需准备将有更多病例浮现。  

【选举】选举局拟定付费网络广告条规 惟竞选相关措施仍待公布

尽管选举局今日(8日)一连发出两份文告,公布有关网络付费选举广告,以及选民投票的安全措施之修订条规,惟与竞选活动细节等措施,例如是否有群众大会、会见选民等活动,选举局表示需视届时冠病疫情而定。 有关投票站安全措施,包括将进行选民排队时将进行体温检测,参选者和竞选代理亦同。选民在投票站也需保持安全距离、需戴口罩和手套等。也不得携带非选民(如孩子)去投票。 当局将依据大选期间疫情,决定是否让出现症状者投票。当局将增设投票站,从原本的880个投票站,增加至1100个投票站。 早上8时至中午12时,保留给65岁以上选民投票 该局设定选民分时段投票,可在特定两小时内去投票,以减少人潮。早上8点至中午12点,将保留给65岁以上的选民投票。 参选人与竞选代理,需下载SafeEntry应用程序;选民则前往投票站前,先通过网络登记,协助当局踪接触者。 付费网络竞选广告方面,竞选期开始12小时内,候选人须上网向选举官,申报用来发布竞选广告的平台。如有用新平台,无论付费或非付费,也要申报。 付费网络广告将需列出刊登广告者,如候选人本身、政党还是经授权的第三方竞选者。 候选人向选举官提交表格时,也需写明广告费多少。 或增加候选人和政党电视广播时段 若届时无法举办大型竞选活动,当局将确保选民能获得政党和候选人资讯,当局称可能会增加候选人和政党在电视广播的时段。 至于网络竞选活动仍可继续进行。

【冠状病毒19】6月8日新增386例确诊 两例社区病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8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 386例冠状病毒19确诊。 新增病患大多为住宿舍工作准证持有者。今增两例社区病例,其中一人是本地公民或永久居民,另一人是工作准证持有者。 本地累计确诊病例已增至3万8296例。当局仍在搜集病例详情并将在晚些时候公布。

【冠状病毒19】曾有患者到过芽笼士乃巴刹、淡滨尼广场和慕斯达法购物中心

据卫生部文告,曾有冠病19社区病患,个别到过芽笼士乃巴刹与熟食中心、淡滨尼广场和慕斯达法购物中心。 5月26日早上9时到10时30分:曾有确诊病患到过芽笼士乃巴刹与熟食中心 本月2日下午2时45分到3时25分:淡滨尼广场地下一楼 本月4日下午3时至4时,曾有病患到过慕斯达法购物中心 日期 时段 地点 5月21日 傍晚5时30分至6时30分 裕廊坊日本美食街 5月22日 晚上8时30分至9时 达曼裕廊购物中心的职总平价超市 5月24日 清晨6时至8时 裕廊西第963栋湿巴刹 5月24日 中午12时至12时30分 武吉班让大厦(Bukit Panjang ...

灌输焦虑和恐惧 梁文辉吁打造更强大公民,而不是更强大的政府

取自前进党助理秘书长梁文辉个人专页: 总理在昨日(7日)晚间7点半的讲话,听起来像是在要求人民给予政府更大的授权。新加坡前进党坚信,以我们自独立以来多年积累下来的实力,新加坡将最终能克服冠状危机。 但是鉴于迄今为止政府应对冠状危机的表现不佳,能够多快控制局面,度过难关是一个疑问。 这场危机与我们过去经历的任何危机都不一样,因为它不仅需要财政资源来支持经济,而且还需要新加坡人调整其生活方式和转变其经济模式。不幸的是,我们的政府在这两个方面都表现不好。除了灌输焦虑和恐惧之外,政府从不帮助新加坡人制定长期财务计划和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取得平衡。它还在研发和培育能力上花费了数十亿美元,但仍然无法转变经济。 在我们进入了危机时,其实我们已经历了二十年的经济管理失误,新加坡人的生活因失去PMET(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工作,新毕业生的工作和技能不匹配,持续高昂的租金和其他生活成本而变得非常紧张。尤其是低收入的新加坡人,在危机袭来时因为积蓄很少,更本没有危机应付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近1000亿美元救助资金在时间和数量上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需要采取更果断的行动,以建立更强大的公民和经济。政府过去的经济政策以及过去几个月对冠状危机的处理表现证明,政府需要帮助,才能寻得更好的解决方案来克服未来十年的挑战。 加强政府的授权将无济于事,因为它在过去的60年中在国会中一直占有超级大多数。 让一个由人民行动党领导和相当人数的非行动党议员组成的国家振兴政府 (National Resurgence Government, NRG)将是一个更好的选择。理由如下: 1. 我们必须建立共识,从外国人那里收回一些PMET工作岗位,转给我们失业的PMET,帮助他们度过这场危机。 2. 我们需要检查储备金的用途,因为在未来几年中将继续需要大笔支出。除总统外,只有非行动党议员才能有效的检查。特别是在最近的救援预算中,我们对用储备金来支撑商业地产商以及向非新加坡人支付救援金的做法有异议。 3. 我们想使用这些储备金给新加坡人制定长期政策,以使新加坡人能够更好地计划自己的未来。当数以百万计的新加坡人做出积极反应,而不是每次都等待不定期的救援时,得到的积极经济影响将是巨大的。例如可以宣布以下长久政策:中小型企业发展熟练劳动力的JSS,加倍Comcare支付,设立最低生活工资,把公共服务改为非营利性,等等。这也长期政策也需要全国共识。 4. 当我们将来为了恢复预算平衡时,我们需要监督政府不要轻易增加包括商品及服务税和所得税在内的税收。 ...

Page 2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