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市民揭武汉疫情被指“造谣”  人民法院:若民众听信“谣言”戴口罩  可能更好防控

八市民揭武汉疫情被指“造谣” 人民法院:若民众听信“谣言”戴口罩 可能更好防控

去年12月31日,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

随后,有人举报网上传发“不实信息”。其中有八人,分别传发“X医院已有多例SARS确诊病例”、“确诊了七例SARS”、“Y医院接收了一家三口从某洲回来的,然后就疑似非典了”等未经核实的信息。

当时,当地公安分别对八名网民进行了教育、批评,均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

然而,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在拥有1千760万粉丝的官方微博发表文章,似乎为上述八位传出“假消息”的市民“正名”,也非议执法机构,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并无法律上必要。

文章认为,之所以产生谣言,是因为认知局限,“不同个体基于认知水平的差异,对同一事物,完全可能产生不同程度的虚假信息,我们应该理解法律对个体的适度宽容态度。”

若民众听信“谣言”立即戴口罩,可能更好管控

文章指尽管当初谣传是SARS,属于编造不实信息,若造成社会秩序混乱,就符合法律规定传播假消息的信息,给予惩处是适当的。

“…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故此,该法院认为,执法机关面对虚假信息,应充分考虑信息发布者、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及其对事物的认知能力。

“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成为削弱政府公信力的反面教材。”

该文章也重申,“谣言止于公开”,若信息及时、全面公开,群众的疑虑自然会削减。

 

 

专家赞八市民“事前诸葛亮”

对于上述八位预警的市民,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就公开表示上述八人“可敬”,给予很高评价;“他们是事前诸葛亮,但是科学讲究相信证据,做出判断得拿出依据。”

“没想到疫情后来发展严峻”

至于《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也曾促请武汉市公安局重新开展调查;本月21日则发微博称“有关人士”已联系他,解释公安部门当时是把那8位市民请过来调查,过程非常友好客气,且8位市民没有一人被拘留、被处罚。

“该人士表示,现在回头看,那8人说这次的病毒就是SARS,不准确,但他们作为非专业人士有这样的偏差可以理解。只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大多数人没想到疫情后来会发展得如此严峻,社会情绪的稳定是官方当时的优先考虑。他表示,现在大家都投入到了“武汉保卫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