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3 December 2019

为女友讨债、锁链困他人居所 私召车司机认罪入狱六周

不满女友友人欠债一年余未还,男友为女友出面讨债,岂知到友人家中讨债不果,将友人的父亲和女佣锁在单位内将近七小时,因此被判坐牢六周。 30岁的男销售员,被指一年前向一名女性朋友借钱,但是至今未还,且还一直闹失联。女债主屡屡讨债失败后,就向男友,39岁的私召车司机黄世豪诉苦。 被告在听到女友诉苦后一时不忿,决定要为女友讨公道。他买了锁链后,于去年的10月22日凌晨2时许,到销售员位于大巴窑的住家外叫嚣,要求男销售员出面还债。 当时只用一名女佣和销售员的70岁老父在家中,面对被告的催促,女佣就尝试拨电给销售员,但是都无人接听。 被告当时非常不忿,就用锁链将住家大门上锁,并且留言给女佣,若要人开锁,就叫销售员联络他。 控方指出,销售员父亲当时身体不适,需要睡觉,因此在被告离去后就回到房间了,而他平常都是以轮椅代步。而受到惊吓的女佣,当时也无计可施,唯有一直拨电向销售员求助,但是电话始终没人接听。 至到隔日早上7时许,销售员才接听女佣的电话,并在知晓事情后立刻报警。 警方接获投报后,赶到现场将被禁锢将近七小时的两人救出,并且展开行动将被告逮捕。 被告是于今天(23日)早上,在法庭承认一项非法禁锢他人的罪名,被判处六周的监刑。

发烧两周不退,马国工程师两度晕倒 抢救三天后不幸离世

一名马国工程师在连续两周发烧后不退,看了数次医生仍未获得好转,岂知在上周二(17日)回马途中,过关卡时突然晕倒,送入加护病房抢救,三天后不幸离世,享年30岁。 死者为马来西亚新山人黄思豪,过去四年新加坡担任工程师。据家人在脸书上表示,黄思豪是在上周六(21日)中午12点05分因骨痛热症,在新山医院过世。 据悉,他在连续发烧两周后,于上周二返马,突然在过关卡时突然晕倒,他当时也休息了一阵恢复意识,便继续行程。岂料在回家后,再次晕倒,被紧急送入新山当地医院,确诊为骨痛热症,随即送往加护病房。 他的突然离世,也让亲友们措手不及,大家纷纷在脸书上留言,表示死者生前生性开朗,非常照顾家人,对于他的离世仍然感到震惊,无法接受。 死者生前生性善良,非常照顾家人 尽管死者家属婉拒受访,但仍在脸书上表达思念与惋惜。死者姐姐表示,“有你这个弟弟是我做姐姐的福气,你的好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并表示会永远怀念他的善良与开朗的笑声。“ 而弟弟则说哥哥一直都非常重视家人,每次都会照顾家里的大小,也是兄弟姐妹中最敬重的哥哥和弟弟。 而死者姐姐则在脸书上发文,黄思豪的遗体停柩在士古来富贵纪念馆,今天早上10点30分出殡,安葬于乌鲁槽。   最后死者姐姐也呼吁,不应忽略任何症状,因为一个看似普通的病症都有可能将你的命夺走,并表示若身体有任何不适也应尽早做检查。 骨痛热症夺走20条人命,今年的死亡人数最高 据环境局数据显示,骨痛热症今年已夺走20条人命,虽然病例不如往年多,但死亡人数却是12年来最高。 由于骨痛热症症状与一般感冒症状并无异,但若是忽略相关症状造成延误治疗,却会威胁生命。除了发高烧,骨痛热症大部分患者还会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如头痛、肌肉和关节疼痛,眼球后部疼痛,作呕和呕吐。 这些症状一般会在被带有病毒的伊蚊叮咬后的1.5天至10天内出现,如果病况较轻,症状会在两天至一周内消失。 如果病情较严重,上述症状出现后的三天至七天内,情况会变本加厉,后期症状包括剧烈腹痛、持续呕吐、牙龈出血、吐血、呼吸急促和全身疲乏。

涉金额逾21万元 前高管受贿98次

樟宜机场管理投资公司(CAI)一名前副主任今日(23日)被指控,曾帮助一家公司取得合约,总共受贿98次,金额高达21万5237元。 45岁的被告林良义( Lim Liong Ghee译音),林良义也是新加坡鼎亚资本公司(Dymon Asia Capital)的前信息技术经理。 贪污调查局(CPIB)在文告中指出,被告是在协助促进First Tel Tech公司和鼎亚及CAI的商业利益后,获得有关现金“回馈”。 目前他面对98项贪污贿赂指控。 和他人串谋伪造证件 他还被指控和First Tel Tech公司的45岁董事黄顺文(Ng Soon Weng译音)串谋,和另一人伪造五张报价单,欺骗CAI取得合约,因此面对五项共谋伪造文件欺骗指控。 被告在为了让First Tel Tech获得合约,伪造11张用于欺骗CAI的报价单,也面对11项类似控状。 ...

兀兰检查站拦截两马国电单车 秘密隔间藏逾88包逃税烟

移民与关卡局官员在兀兰检查站拦截了两架马来西亚注册电单车,起获超过88包及36箱逃税香烟,逮捕两名骑士。 当局于上周末(21日)在脸书专页帖文指出,当局于本月13日,在兀兰检查站拦截了两辆马国注册电单车,并在车子后安装载货箱内,发现了秘密隔间,隐藏着36箱和88包逃税香烟。 分别25和32岁的马国电单车骑士当场被逮捕,随后交由新加坡海关跟进调查。 移民与关卡局在电单车载货箱内的隔间,发现隐藏着走私香烟(图源:移民与关卡局脸书) 当局指出,有关隐藏手法已经引起当局关注,因为企图走私物品进入我国的人们,或许会采取类似方式。 各种奇葩走私香烟手段  网民目不暇给 从马国企图走私香烟入境我国的案件频频发生,并非新鲜事项,但是他们的走私手法却越来越高明了。 就在上个月22日,大士关卡的执法人员就成功拦截了一辆经过改装的车子,在车子的车顶和底层起获了502条和1260包漏税香烟,并逮捕了一名32岁女子。 还有者把私烟夹在包装面包里,企图瞒天过海入境,不过由于行迹可疑,最终还是被执法官员拦截。 就连移民关卡局的脸书小编都不仅调侃:“有谁要试试香烟三文治吗?”

卧病在床也不通融? 马国癌患者躺担架到公积金局取钱

当卧病在床无法动弹,公积金局却仍要你亲身前往取钱,你会怎么做?邻国马来西亚就发生了相似的案例,一名身患癌症的患者,由于卧病在床,为了能够获取公积金局的钱,被迫躺在担架上到新山分局去办理提款手续。 综合媒体报道,由于需要指纹认证身份,该名56岁患者不得不在12月17日时,由救护车载送前往公积金柔佛分行、躺在担架上办理提取手续。 患者妹妹诺西拉表示,姐姐由于患上癌症一直卧病在床,但她想要提取公积金里的钱,所以她便到公积金局分行去询问是否能够派遣官员到家中进行指纹认证。 “我们向公积金局表达了我们的状况,并询问他们是否可以到家采集指纹,但得来的答案却是不可以。” 她续指,官员向他们解释,因为需要特殊机器采集指纹,所以必须亲身到公积金局内进行指纹认证。官员称不管用任何方式,无论是坐上救护车或是担架,都可以来到局内进行。 图源:诺西拉(Nur Sheila Abdullah) 到了现场才告知可手动取指纹认证 “当我们乘着救护车来到公积金局门口时,整个情况变得更糟糕。由于救护车挡着大楼的入口,迫使司机必须绕道而行,最后一名官员来,指示将姐姐抬上柜台前。” 在完成了一切手续后,公积金局官员竟然告诉他们,其实以手动方式能完成指纹认证,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意指姐姐其实可以不用亲身到公积金局进行指纹采集。 “为什么他们没有早些通知我们,虽然要花一段时间才能完成手续,但至少我的姐姐不必受苦到那里去”,她控诉。 她也批评管理层是否有意识到员工的安全,若今天患者身患传染病,这样随意出门时非常具有危险性。 马国网民一面倒骂翻 最后诺西拉将悲惨经历上传到脸书上,也敦促公积金局应重新检讨作业标准。帖文一出,立即引起网民的关注。网友纷纷表示,公积金局做法不符合人性,应该体恤患者的情况,到家服务;但也有部分网友则认为不应一杆子打翻所有人,不是每间公积金分行都会如此行事。 马国公积金局为此道歉,发表文告说:“公积金局对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有关事件,深感遗憾。我们让该会员及其家属经历了不愉快的事件致歉。” ...

调查显示 国人对国内生活成本最不满意

调查显示,本国人对政府最不满意的部分为国内生活成本,但对国家安全以及犯罪水平则是最满意的。 该调查是根据研究机构黑箱研究(Black Box Research)所进行的2019年11月份政府满意度指数(GSI)分析,于12月13日公布。 据调查显示,其中最让国人满意的国家安全与犯罪水平指数,达94巴仙至96巴仙的满意程度,即指国人能够安心地在土地上生活,不需要为治安问题忧虑。而最让国人不满意的则是国内生活水平,与上个月持相同水平,仅达57巴仙。 而整体的满意程度,自2019年1月以来,则维持在80分左右。 调查指出,自10月以来,政府的个别指项满意度调查均有所下降,例如国家安全、种族关系、环境、经济、政府问责、与人口管理。其中以经济的下滑幅度最为明显,而经济通常与国人的生活满意度挂钩。 生活品质与个人财务挂钩,半数人不满意目前生活状态 安盛保险公司日前就发表安盛更美好生活指数的调查指出,国人认为美好生活与个人财务的多寡有所相关,即指财务的多寡成就目标的实现。然而,调查却发现,仅41巴仙的新加坡人,对于目前的生活并不感到快乐,只有五成的人认为他们岁目前生活感到满足,即每两位中,就有一位对他们短期或长期目标的进度感到不满意。 这也意味着,一切阻碍目标实现的困难都与金钱相关,例如生活成本增加、无法储蓄。许多人认为,阻碍他们完成目标的最主要原因在于生活成本的增长,让他们无法实行储蓄习惯,而阻碍了目标的前进。 经常都会听财务专家的建议,指一个家庭内至少要有能够维持至少三个月的紧急基金,应对突如其来的意外或失业。然而,近乎半数的新加坡人却没有能够维持六个月以上的紧急基金,甚至高达两成的人都没有自觉紧急基金的重要性。 退休后生活仍被钱困扰,不尽如意 这不仅仅发生在年轻一代,即使在退休后,状况也并没有随着年龄增长而变得更好。尽管新加坡有幸在全球退休指数(GRI)中,退休后财政状况指数获第一。数字财务管理公司赛芙(Syfe)调查发现,六成国人没有为退休生活做足准备,对舒适晚年生活不抱太大期许。 甚至,部分老年人更是无法满足生活基本需求,迫使他们重返工作岗位。《新加坡年长者需要:家庭预算报告》一名65岁及以上的单身男性或女性,每月的生活消费至少需要花费1千379元。 今年2月路透社报导,有近三分之一的65以上的老年人正在工作,路透社强调,因为高生活成本以及预期寿命提高,導致老年人别无选择,只好重返工作岗位。

N水准考生击退生活困难 获工教院有条件录取

“即使现在仍然经历困难,但还能保持如同当兵一样坚毅的心,在过去两年中,坚持过来。” 这是一名仅17岁的女孩努兰(Nurain Sanusi)的心情,也是一直支撑她挺过生活上所有苦难。 上周N水准考试成绩放榜,共有9千752名普通(学术)源流考生参加考试,其及格率达99.5巴仙,比起2017年的99.4巴仙上升了;而普通(工艺)源流则有4千034名学生参加考试,而而其及格率达98.1巴仙,而努兰则是其中一名。 其中,近8成的学生成绩良好,可以升入中五行列参加O水准考试。而今年,普通工艺源流学生若在N水准会考英文和数学考获A,以及在另一科考获B或更佳成绩的学生也能转到普通学术源流班。 《今日报》描述,努兰在领取成绩时开心地向同学和老师展示,很难想象她为了这一张及格的成绩单付出比平常人还要努力的时光。 父母离异、母亲健康出问题 当你可能在这个年纪还在无忧无虑的过日子时,她就必须一肩扛起生活问题。小小年纪的她被父母的离婚、母亲的健康问题等生活与经济问题缠绕,导致她在小学二年级或三年级开始,就无法专注在学业上。 面对生活上的苦与难,小时候的她并不清楚该如何排解,只能试图透过割腕和自伤来排解痛苦,加上无法跟上上了中学后,自己无法跟上学习的脚步,经常出现逃课行为,甚至在一周内达三至四天都不去上课。 尽管当时出现令学校费解的行为,努兰却还是秉持着善良的心,她发现她的同学—16岁的Ivan Sombrado Chiang由于先天脊椎问题,脊椎发育不全,他必须从海军部队地铁站,独自坐着轮椅上学。短短的10分钟对他而言却相当不轻松。 因此,努兰便决定每天都推他上学,但此举改变了努兰,由于与同学的约定,她必须准时到校,也因此改变了逃学的行为,同时慢慢地加入学习。努兰的行为也获得了学校的赞赏,校方决定授予努兰奖项,鼓励努兰的行为。 “每天都有太多事情要做,由于我父母离婚,我必须要找工作,我的肩负很多的责任,让我压力很大。” 她也向《今日报》透露,尽管她目前的生活仍在荆棘中度过,但自己就像过去两年一样,如同打不倒的士兵,坚持了过来。 一般像她的年纪的孩子,或许还能沉浸在父母的疼爱,衣食无忧的生活,能够专注在学习上,然而,努兰却过着与其他她孩子不相同的人生。 努兰也披露,由于高血压和糖尿病的侵袭,让母亲不得不放弃邮递工作,而继父也在不久后离婚,让母亲大受打击,无法提供努兰生活费。于是,她开始打工生活,为赚取母亲与弟妹的生活费。 忙碌兼职帮补家用 她干过不少工作,如冰淇淋店员、宴会服务人员、咖啡店的摊位助理等等,每日薪水大概是20元至80元不等。每天忙碌劳累的生活压缩了他的时间,工作结束后还必须辅导弟妹的功课,写自己的作业,因此让她觉得相当疲乏。 后来,她也试图在生活中寻找动力,最后她发现成为学校田径队的一员能够督促她变得更健康,她也能借此成为弟妹的榜样,她也享受地认真地训练并连续两年代表学校参加校际越野赛。 ...

杂物囤积臭虫满屋! 百名义工协力“垃圾屋”展新貌

“我以为我会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居住到我离世那天... ...。” 房内杂物堆满,臭虫满屋跑,凌然成为一个垃圾屋,对于杨女士而言,这或许是她可能一辈子都逃不出去的生活环境。直到她遇到了布莱德岭(Braddell Heights)基层领导朱爱娇与“让希望活下去”创办人潘迎芬,以及义工们团体出手协助,让她与家人的生活环境完全反转。 为了庆祝60周年纪念,人民协会将基层领袖在服务期间所遇到的感人故事拍成短篇放上网络,表彰他们的贡献精神。身为布莱德景(Braddell View)F分区的基层领导朱爱娇 。她在接受访问时表示,自己在接收到实龙岗德教家庭服务中心(Serangoon Moral Family Service Center)社工的口中得知,于是便到杨女士家中家访,但岂知却被眼前的情况所震撼。 ”进去的时候发现客厅只有一条通道,只容纳一个人的通道,客厅包括两间房全部塞满了东西,地上可见蟑螂和昆虫到处爬,到处都是虫子的尸体“,她形容。 中风丈夫躺轮椅睡觉、儿纸皮打地铺 她指出,杨女士已经60多岁了,同样年纪的丈夫是名中风患者,平常和儿子同居一屋檐下。平日儿子只能躺在纸板上睡觉,而杨女士与其丈夫则是坐在轮椅和椅子上睡觉。恶劣的环境与生活方式让听者都感到心酸。 据悉,杨女士目前正在餐厅上班,丈夫则是因为行动不便只能依靠轮椅行动,朱爱娇表示,他们并非不想清理,而是因为年纪大了行动不便,只能任由房子的脏乱。 询及如何协助杨女士时,表示,由于该单位符合家居改进计划(HIP),因此他们开始动员所有人来协助杨女士的组屋进行改造。 家居改进计划政府于2007年推出家居改进计划(HIP),旨在为建于1986年或更早,但尚未加入主要翻新计划(Main Upgrading Programme)的组屋做内部翻修。约有32万个组屋单位符合条件。 针对杨女士的情况,各界也伸出援手除了HIP承包商提供临时住所以外,社工也联系了民间组织“让希望活下去”的创办人潘迎芬,请求她的协助。在短短的时间内,潘迎芬便为他们招了60名义工,协助杨女士进行大清理,为杨女士卸除柜子,搬出房外。 义工队还分成两队,屋内清理和屋外搬迁。屋内则是负责将所有的垃圾清走并进行洗刷,屋外则是负责将所有垃圾清走,留下重要的东西。由于大家齐心协力的帮助,清理工程在短短的一天内,早上8点左右开始,直至下午4至5点左右清理完毕。 ...

Page 2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