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鼎挑战陈振声辩论CECA议题

林鼎挑战陈振声辩论CECA议题

上周六(6日),贸工部长陈振声强烈谴责一些社交媒体,散播有关新印全面经济合作协定(CECA)的不实消息,强调我国签署的所有自由贸易协定,包括CECA在内,从不就移民事宜作出任何承诺。

他澄清CECA从不意味着让印度公民无条件进入新加坡,也没让他们享有移民我国的特权。

上月26日,为了10元的隔夜停车费,私人公寓居民、摩根大通高管拉美斯(Ramesh Erramalli)和保安阿叔起争执,甚至呛声“我花了150万元买下这个单位”,不是住公共组屋,一时引起轩然大波。尽管拉美斯最终道歉,惟网民起底拉美斯来历,质疑他的身份和学历,亦挑起网民对于舍本地专才不用、引进外籍专才的不满。

高傲公寓居民辱骂保安阿叔挑起网民不满

失业者互助网站 Transitioning.org创办人吴家和(Gilbert Goh),也在日前发起集会,欢迎失业者、就业中或不满意现有体制的人士,出席集会表达他们的心声。

新加坡前进党秘书长、前总统候选人陈清木医生,也曾在今年8月3日的前进党推介礼致词,呼吁重新检讨在2005年签署的CECA协定

“我们需要政府公布CECA的表单,证明究竟多少国人从该协议受益?有多少印度专才前来工作?”他认为,政府不能只关注GDP成长,也要有适合经商环境和支持SME和本地企业。

不过,陈振声则认为,目前网路上流传的不满言论或流言,试图在经济充满不确定时期,唤起国人的恐惧心理,甚至进而掀起种族相关纠纷,分裂新加坡社会。

他亦反驳所谓CECA造成大批印度移民涌入这种说法不属实,且任何人要申请成为新加坡公民,都必须符合我国条件。

他强调,CECA等自贸协定没有抢走国人就业机会,繁殖为国人创造更多商机和高薪工作。

而内政部早前则宣称,来自印度的拉美斯,是透过亲属计划(Family Ties Programme),在妻子保荐下获得我国公民权。

林鼎:博爱始于家门

然而,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随后挑战陈振声和有份促成CECA协定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对此协定辩论。

他提出CECA的9.3事项下,提及协议任何一方都不的要求对于临时入境人士,进行劳动市场、经济需求或其他类似检测,对此林鼎感到忧虑,也指出该协议下127种专业行业劳动力,包括医疗护理会计等都可自由流动两国。

林鼎直言,其他国家并不傻,不会容许他们的国家和劳工的利益被占便宜。

例如最近包括东盟国家等15国,宣布将在明年2月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唯独印度不参与。在接受《曼谷邮报》采访时,印度总理莫迪曾坦言,他仍致力于推动RCEP谈判,不过强调若要印度开放庞大市场,相应领域也要对印度开放,让印度商家从中受惠。

印度长期以来一直敦促他国允许更多的劳动力和服务流动,以换取开放印度国内超过10亿人口的特定商品市场。

林鼎分析,正是因为印度要求更自由的专才流动,才致使上述协定迟至今日才拍板。

他认为应继续对CECA议题提出质问,特别是劳动或移民政策,不应给外籍人士方便多于本地人。

“博爱始于家门,施舍先及亲友”(Charity begins at home),是时候重新审视国人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