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新加坡对CECA和偏袒外籍人士的强硬立场

维权律师:新加坡对CECA和偏袒外籍人士的强硬立场

人民行动党议员安迪,周一(4日)于国会要求收紧就业准证(EP,即Employment Pass)的资格标准,认为不应持续忽略国人福祉的情况下,持续引进外国专才。

他表示,“我们不能持续在缺乏考虑新加坡人的核心福祉下,开放外国人才不断流入,打击他们的工作机会。”他建议,提高现有3600元的就业准证最低薪金,以及直接公开不遵守公平考量框架的企业名单,以儆效尤。

对此,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扎吉哈强烈反驳,偏袒聘雇外国人的现况并未被忽视,而且他指出,目前大部分能以外国人力替代的工作,仍由本地人掌握。

但吊诡的是,他也表明,“国家发展部将会研究安迪所提出的建议,将研拟协助本地员工的受益范围之计划。”

扎吉哈也提及今年十月,世界经济论坛在宣布全球竞争力排名时,将新加坡誉为是最具经济竞争力的国家。

在聘雇外籍雇员难易度方面,在141个国家当中,新加坡名第93位。不过有关报告没有详细说明是聘雇哪一类型的劳动力,例如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和服务领域所需要的工作准证雇员。

上述报告似乎意指新加坡,成了外籍PMET专才最难前往就业的国家之一,但我们大家都知道这是不确实的。

报告还建议我国应放宽服务和制造业领域的外国劳工的条件。似乎把聘雇PMET所需的就业准证(EP),以及半熟练技工的工作准证(WP)混为一谈。

值得一提的是,经济发展局(EDB)与新加坡企业发展局(ESG)在今年7月表示,为了协助本地科技公司的成长,将让他们为核心队员申请就业准证(EP)时提供便利。

尽管看起来对外籍人士来狮城就业立场强硬,但与此同时,又建议应该放宽外籍劳工政策。

所以到底是要收紧还是放宽呢?是不应让外国专业人力流入呢?还是放宽我们对外国劳工的条件?肯定不能立场矛盾,自打嘴巴。

既然如此,为何要含糊地提出要收紧就业准证资格标准的建议,同时又提出探讨扩张就业准证这个更为含糊的说法?

更应追问的问题是:如果国家对于就业上偏袒外籍人士的强硬立场没有被忽视,那为什么《综合经济合作协议》(CECA)并没有提交到国会辩论?

这才是人民的议程,在外籍人力的问题上,人民的意愿必须得到承认,被国会重视。

原文转自维权律师裘佐伯(Khush Chopra) 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