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丹星回应《一条无障碍坡道》评论   点评“P.A.(P)式”民主

毕丹星回应《一条无障碍坡道》评论 点评“P.A.(P)式”民主

在上月26日,《联合早报》发布一篇由高级记者黄伟曼撰写的评论《一条无障碍坡道》,其中提及:

“以目前围绕这起事件的舆论来评断,多数选民估计不太懂,也不太在乎在反对党区内市镇会与人协之间微妙的相处模式。

他们的思考逻辑很简单,即一条应惠及老弱残病等有需要者的无障碍通道的建造被拖延了,而若这背后可能有基层政治操作,那必然违反公平原则,在这过程中也牺牲了人民的利益,不能被接受。”

对此,工人党秘书长暨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回应,针对上述第一段的说法,或许作者就已忽略,败选行动党候选人,仍能被委任为人民协会基层顾问,本身就有违民主。

至于是否公平原则,毕丹星认为,要探究人协在反对党选区的立场,不仅仅限于讨论对坡道建设的冷漠态度。他解释,败选行动党基层顾问不仅掌控纳税人的钱,他们的影响力更为深远和政治化,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他在昨日发布的脸书贴文列举其中一些例子:包括公民权仪式,由行动党政府委任的基层顾问主持,而在反对党选区,新公民是从败选行动党候选人手上领过身份证的,“难道总统旗下的公务员,或非政治人物来主持这类仪式,不是更妥当吗?”

至于市镇理事会靠“两条腿”:民选议员和基层领袖方能成事。市镇会不仅把建屋局权限赋予议员,也交予基层领袖。然而,如果不是在人协旗下的基层代表,行动党政府是不会予以承认的,反对党志愿者也不会得到基层身份。

故此,毕丹星指出在反对党选区,市镇会无基层代表;而基层领袖是由败选行动党候选人委任、受基层顾问管理的。

其三,社区设施改进委员会(CIPC)审批拨款,在人协缺席的情况,反对党市镇会只好依靠自己的盈余来支撑惠民项目,他指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多年来都是这么做;但与此同时行动党市镇会却可以透过CIPC拨款进行项目,而得以保持财政盈余。

即便如此,当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在2011年出现赤字,《海峡时报》甚至还质问“市镇会此前的300万盈余去了哪?”

最后,毕丹星反问,行动党在管理人协上,究竟政治和国人利益孰轻孰重?

“答案或许不言而喻,我希望更多记者和政治观察员,可以超越国内目前最著名坡道议题,看得更为深远,去分析拖延建设的政治机制。诚如“选民的逻辑”,建设性政治岂非更应着重公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