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裁员职业类别中占比仍高   PMET成劳动市场新弱势群体?

被裁员职业类别中占比仍高 PMET成劳动市场新弱势群体?

根据人力部最新的劳动力报告,尽管被裁退人数有所下降,但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rofessionals, managers, executives and technicians,简称PMET)却占了被裁员人数中的大部分,从1440人增至1680人

该报告揭露,被裁退人数由第一季度的3230人,下跌至第二季度的2320人

但大部分被裁退人数为PMET人士,一半以上的被裁退员工握有大专文凭,而且七成的人已年过40岁。

2019年上半年PMET被裁员总数,多达3120人。而根据今年4月人力部长杨莉明在国会答复,在2018年,有5400位本地PMET被裁员。

星展银行经济学家谢光威(Irvin Seah),接受《雅虎新闻》采访时曾表示,PMET领域裁员人数比其他劳动力更高。2018年数据显示,PMET的劳动力占了57巴仙。对此,谢光威将PMET视为”新弱势群体“,并指出尽管PMET属于专业技能,并获得相当优秀的资格,但其人力淘汰率在过去九年中一直持续上升。

此外,说到重新进入劳动力,谢光威也表示PMET的表现“持续低下”,根据数据显示,PMET人士在被裁员后半年,重新进入职场的仅达57.8巴仙。其中之因素为薪资的落差,谢光威指出,因为PMET属于白领阶级的专业人士,通常的薪资要求会更高,以支持他们的生活,但显然已产生变化。

被裁银行职员  寄20份履历还找不到工

这很难不让人回想到,不久前各大媒体竞相报导,毕业生找工作也不容易,有者已寄出50多封求职信却仍未有下文;而有39岁的银行职员,在今年6月被裁员前就已积极找工,但即便寄出20份履历、经过三次面试,还是找不到工。

不然,就转而成为私召车司机。例如39岁的Shaun Ow,在私人企业工作了11年之久,但在四五年前被公司解雇。他随后也尝试寻找其他工作,但却屡屡失败。经过一年的寻找,他最终选择当私召车司机。

他向媒体透露,在过去的三年半,他一直在开私召车,目前在扣去租金、车邮费与其他杂费,一个月能净赚5000新元。但他也表示这必须要积极努力工作,每日不间断开车12-14小时,才有办法赚到。他平均一天载客20-25趟。

但是,也有学者提醒,私召车司机收入固然有吸引力,但这类工作无法为就业者提供职业生涯及重要技能,这意味着比起其他留在专业领域工作的同侪,他们更容易被淘汰。

另一方面,ConnectOne创办人Elena Chow认为,公司更倾向寻找积极、创新,然而大部分被裁员的PMET均来自大型企业,因此会缺乏创业精神。

而人力资源公司People Strong 的人资专家 Adrian Tan则认为光是说服雇聘雇员工就很困难,例如当他建议聘雇一名担任外企公司的行销专业人士,负责公司的运输时,就会显得相当困难,因为大部分公司以安全起见,即便员工的特质是合适的,但也可能因为其他含有歧视性的因素例如太老、资历过高、工资要求过高等,决定不聘雇员工。

换言之,重新训练或获得新技能就成为PMET的加强部分,Adrian强调,“并不是仅仅上短期的课程,而是回到学校接受至少半年以上的训练来提高技能”,他也建议可以考虑如职业转换计划(PCP)的政府措施,协助中期的PMET人士能够在新企业、以及相关公司找到新的工作。

谢光威也建议政府应该在距观的角度介入,包括在被裁员前并且针对个案的独特性提供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