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时》读者来函具诽谤性指控  遭本社总编要求撤文

《海时》读者来函具诽谤性指控 遭本社总编要求撤文

今日,《网络公民》总编许渊臣在个人脸书分享,本地英语媒体《海峡时报》刊载一则读者来函,不过内容“包含诽谤性指控”,被前者要求撤文。

许渊臣在昨日致函新加坡报业控股编辑,要求他们撤下有关文章并确保不再重犯。据了解,《海时》已撤下有关文章。

不过,许渊臣表示他并无意要求对方道歉或索偿,他只希望看到对方“把事做对”。他感叹,近期许多针对《网络公民》的含沙射影,导致群众对本社持有不实的看法。

然而,他不怪有关文章作者持有自己的意见,惟批评《海时》既然声称自己是对抗“假新闻的最佳抗生素”,理应对于文章是否包含虚假信息有更好的理解。

有关文章是在上月29日刊载在《海时》的论坛,呼应此前律政暨内政部长尚穆根,指新加坡有必要立法以应对外国干预或影响本地政策或舆论。

据报导,尚穆根曾指出我国或许也得考虑如何限制外国人参与领导特定组织,这些组织都是密切参与我国政治的。“这个做法与我们限制外国人参与倡导议题公共集会和游行等的立场一致。”

他也认为,现今互联网的普及和覆盖面,也使得干预途径影响更为深远。

除了抨击学者覃炳鑫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曾联名申请成立公司,但使用外国资金在新加坡推动民主和人权等课题;尚穆根点名本社聘用外国人撰写有关新加坡政治的负面文章。

不过,许渊臣此前已经回应,作为总编他必须指导和审核批准这些文章,自己也必须对通讯及新闻部负责。

对于雇用外籍编采人员的说法,他回应我国法律并未阻止我们聘雇外籍雇员,再者,《网络公民》从未接受任何外国款项。“所以律政部长是在吠什么?”

日前许渊臣也上载一张照片,清楚展示本社的作业方式。对于有关被指冒犯总理的文章,对于文章导向、如何撰写和角度,都由总编亲自给予指示,茹巴并没有在指示以外添加其他内容,“所以不管他是马来西亚人、新加坡人、印度人等,有差别吗?”

“如同我此前对尚穆根的答复,这很明显是是有组织的行动抹黑本社信誉,令人震惊的是,律政部长竟然复述那些亲行动党粉丝专页和恶搞网站,在过去几周以来作出的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