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防蚊方法?不妨考虑蚊子天敌之一蜻蜓

天然防蚊方法?不妨考虑蚊子天敌之一蜻蜓

我国因为气候炎热,成为滋生蚊子的温床,也出现骨痛热症疫情,因此防蚊工作成为我国相当重要的事项。论最天然的防蚊方法、蚊虫的天敌是什么呢?就是蜻蜓!蜻蜓被视为是控制蚊子数量的其中方法之一,因为他们捕食大量的孑孓,俗称的蚊子幼虫。

《科学时报》曾指出,研究发现,水虿,即指蜻蜓的幼虫,对蚊子的数量产生相当大的影响,他们最活跃的时期在于幼虫期间,但在成年后的蜻蜓仍然可以捕食近100只蚊子。

14蜻蜓品种成濒危物种

那新加坡的蜻蜓种类会多吗?根据国大一项研究透露,我国目前有131种蜻蜓,其中九种已灭绝,现存122种。在122种中,有14种蜻蜓被列为濒危品种,相当珍贵,因此赋予最高级别的保护。

我国蜻蜓看似种类很多,但其实并不然。尽管我们的种类仍然很多,但也可发现出现在我们身边的蜻蜓却不比以往多。另项国大研究则表明,蜻蜓的种类已比较预期的数量更少,据称,部分品种的绝种,尤其是生活在森林环境中的品种,主要原因为过度开发溪流导致边缘植物消失。

毫无疑问地,蜻蜓越发在野外少见,可能是因为池塘数量的减少,以及更多建设与开发,如正在建立公路的武吉布朗,导致他们的自然栖息地遭受破坏。

那我国什么地方蜻蜓最多?答案就是滨海湾公园!读者们可以试试回想,在滨海湾公园可曾被蚊子叮过?新加坡自然学会(The Nature Society)发现滨海南部的蜻蜓多达20种,而滨海东部则有18种。

国大曾发表一篇文章表示,“土地开垦已经破坏了本土的自然生态系统,大量的海岸工程已经在破坏我国红树林森林,目前红树林的覆盖率由最初的13巴仙下降至0.5巴仙,同时珊瑚也面临破坏,目前仅剩下35巴仙。”

蜻蜓数量下降亦相当令人担心,尤其是最近登革热案例的增加。今年7月份,环境局指出我国骨痛热症病例创下三年新高,在7月7日至13日期间竟高达666案例上报。

环境局说,“今年(截至2019年7月13日)共接获7373病例,是去年同时间(1461病例)的5倍。”

对此,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Masagos Zulkifli)指出其中原因有三,蚊子数量的增长、气候暖化以及人群免疫力的下降。

此说法也是大众普遍接受的说法,认为当全岛建筑工地数量增加的同时,蚊子数量也可能增长,而环境局更将登革热病例的增长归因于蚊子数量的增加。

鉴于蜻蜓在我国已成罕见物种,加上当引入无菌雄性蚊子并不凑效,使得环境局不得不寻找更人工的方式,来压制蚊子的滋生。

栖息地减少,加上喷洒蚊雾尽管旨在灭蚊,但也同时杀死其他益虫,而不恰当的喷蚊雾时机,也令灭蚊效果大大减少。蚊子通常是在黎明或傍晚时分活动,但喷雾行动往往都是大白天。

世界蚊子计划(World Mosquito Program)下,科学家正尝试新方式,提高人类战胜这种蚊虫媒介传染病的胜算。日前他们尝试先让雌雄埃及斑蚊感染可对抗登革病毒的沃尔巴克氏菌(Wolbachia),接着将牠们野放。

数周后,带有沃尔巴克氏菌的幼蚊出生,身上的细菌让牠们难以有效传播登革热、兹卡(Zika)、屈公病(Chikungunya fever  )和黄热病等以蚊虫为媒介的病毒。

图源:公共事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