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佐柏:我国被誉为是全球退休生活品质最差的国家之一

裘佐柏:我国被誉为是全球退休生活品质最差的国家之一

说真的,如果人民都已经不快乐了,那我们坐拥一个表面繁华的国家又有何用呢?

新加坡绝不是一个退休人士能拥有足够的退休金、最好的医疗保健以及最高生活品质的国家。

当然,新加坡适合参观F1与其他娱乐设施的游客,但对于退休人士而言,绝对不是最佳居住之地。

在全球退休保障指数中,新加坡的排名是最差之一。

那之前所承诺的“瑞士般的生活水平”呢?

我们生活在一个表面上基础设施良好、相当美丽,但人民却不幸福的国家。人民行动党在美化国家上很在行,打造令全球惊艳的建设,然而,却在提高人民生活品质方面,做得糟糕透顶。

新加坡在退休人士的生活品质与物质福利方面,均落后于其他国家。在44个国家的生活质量指数中,竟排名第41位,该指数衡量了社会的幸福程度与满足感。

这与目前的经济观点一致,虽然新加坡有“经济奇迹”的美誉,但实际上,新加坡在持续推动经济方面却将大部分人口抛诸脑后。

全球退休指数(GRI)是由法盛投资管理(Natixis Investment Managers)与CoreData Research 编制,旨在研究推动退休保障的因素,并提供退休政策实践的比较工具。

尽管新加坡在退休指数中的财政分类列为榜首,但其指标主要衡量我国的金融体系与货币质量。退休财政分类指数,包括国家金融体系的健全性、储蓄与投资水平、以及保留储蓄的购买力。新加坡的银行不良贷款(NPL)良好记录亦是该指标得分较高的关键因素。

至于其他指标如退休人士保健指标,新加坡也表现不佳,在44个国家中排名最后第七名。

生活品质是评价我国退休文化的关键因素。世界各国对于退休生活的指标均相差甚远。

在最新的全球退休指数中,法盛投资管理与CoreData Research将退休人士的健康、财务、物质福利与生活质量列为标准,调查了44个不同国家,包括来自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与金砖五国(BRIC)的各个国家。

您要知道,忧郁和悲伤就是全民共同症状,本质上是属于系统性影响的疾病,而不是个人疾病。

我们现在就如同患有致命性癌症,慢慢地吞噬我们的社会,这“癌症”是受到系统性的影响,而且其核心价值已经开始腐烂。

由此而言,我再次呼吁进行全面性系统改革,并确定好优先顺序,使每个新加坡人达到更好的生活品质,在利益当头的社会中,我们必须先将人放在利益的前头。

我们必须要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包括降低家庭的生活成本、压力与焦虑。我们需要提高我们的实领工资、提供高质量的家庭时间与社会互动,增进人与人之间的连结。

要想摆脱窘境,其解决之道在于尽快摆脱人民行动党这已开始腐败的政府。不仅仅是需要动手术,而是需要紧急手术,尽快摆脱污点,方能让新加坡更快愈合。

执政60载仍忽视人民生活素质

自1959年5月30日以来,他们持续执政60年,当中仍有许多机会可以创造改变,但他们却忽视、拒绝甚至无法做出有效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的事情,顶多是建立大型商场和公园,表面上美化我们的国家。

事实上,人民行动党就算什么都不做,那70巴仙人民尽管看得很清楚,仍会继续让这个政党掌权。

如今仍有70巴仙的人民对现状感到满意,所以对于那些希望改朝换代的人,你可能在未来几年都不会看到政府更迭,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期待…

说真的,如果人民都已经不快乐了,那我们坐拥一个表面繁华的国家又有何用呢?

给生活在富裕国家却贫穷度过的新加坡人民共勉之。

原文译自维权律师裘佐柏(Khush Chopra)脸书

图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