抨击政府在暖化议题沉默   环卫青年吁体制变革因应气候危机

抨击政府在暖化议题沉默 环卫青年吁体制变革因应气候危机

我国于9月21日发起新加坡气候集会(SG Climate Rally)吁求政府在应对气候危机上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其中由年仅23岁的环卫人士何翔天(Ho XiangTian译音)在慷慨激昂的致辞中,呼吁新加坡应该在这场对抗气候的抗争上采取激烈的措施,为求改变。

此次集会成功在芳林公园举行,吸引近两千群众出席,也是在我国首次举办的气候集会。尽管当天空气质量不佳,仍有许多人到场支持活动,且多以年轻人为主。

何翔天在致辞中断言,单靠个人行动是不足以改变气候变化的,他表示,“我们需要体制上的变革因应气候危机,所以我们需要政府和企业来采取行动,让他们听得到我们的声音。”

他也指出,碳排放量多数产出于工业,其排放量达六成,但却要求家庭(仅占7.4巴仙)要响应环保,减少碳排放量,所以也直言该要求相当不合理。

何也在致辞中直指近年我国气候变化事故,政府2012年开始经营第一座燃煤电厂;2013年,新加坡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烟霾;再来2014年开发了裕廊岩洞(Jurong Rock Caverns),间接增加了我国碳排放量;尽管于2015年通过了《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但仍无法将气温控制在2度以内。

再者,他也提及2016年的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与2017年捷运隧道发生洪水事件,足以证明政府的因应措施并不凑效;2018年碳税,原被提议为每吨10至20元,但随后却大幅下调至每吨5元;而今年,总理李显龙更宣布政府预计在未来100年内投入1000亿新元,以因应海平面上升的问题。

种种事迹均表示,根本无法个人行动完成,相反地,政府必须为此负责。因此,他表明,气候变化是非常现实的问题,亦被迫考虑该问题,若不采取任何强而有力的环节措施,很可能将变成一场气候灾难。

现场为了全球暖化默哀片刻。随后何翔天指责政府在气候变化上保持沉默。“因为新加坡仅负担全球排放量的0.11巴仙,让我们不以为意,不采取任何有效行动”。但他提醒,我国是世界第五大炼油厂出口的中心,其碳排放量是平均国际水平的三倍。

他深刻地指出,尽管在商业上获得巨大的利益,但也同时忽略利益背后所带来巨大的碳排放量,因此他呼吁政府与全国人民应为我国的碳排放量负责。

为此,Ho敦促政府必须在2030年前将煤炭从国家发电厂中移除、提高碳税至至少190新元,同时完全放弃使用化石燃料。

最后他声称政府与企业必须在还未发生更严重问题前采取行动。何翔天也呼吁民众应该积极发声,向当局传达气候问题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