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者撑《网络公民》理念  许渊臣:不想让大家的好意失望

支持者撑《网络公民》理念 许渊臣:不想让大家的好意失望

以下为本社总编许渊臣,于2019年7月6日筹款晚宴的致词:

首先,我想感谢各位愿意拨冗参加今天的活动,同时也非常荣幸能够邀请到我国许多政治领袖,参与本次《网络公民》的筹款晚宴。

《网络公民》自2006年12月起创立,已走了好长一段路。从一个简陋的社群部落格,到如今众所周知和勇于与权威抗争的媒体平台。尽管我们资源优先,但可以说《网络公民》在新加坡的社会政治领域,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

在这里,我想要感谢当初创刊的创始人、以往的编辑以及这12年来为这个网站贡献的人员,若无当初他们无私的奉献,《网络公民》也不会维持至今日。再来,我也想要为目前正在努力经营的人员表达感谢,以及此前为《网络公民》捐出款项的善心人士。“没有你们的奉献,网络公民也无法维持至今。”

新加坡一直被吹捧为拥有自由选举的民主国家,但要让人民知道,民主国家不仅仅是等到大选才追究领导者的责任,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打个比方,就好像一个老人正在用着最新款式的智慧型手机,但他只会用于打电话和发信息,没有深入了解如何下载应用程式和利用其它网络功能。

若用于形容新加坡的情况,可以比喻为售卖手机给老人的电信公司,在售卖前就已经屏蔽了所有增设功能,而当事人却也浑然不知。这是为什么新加坡必须有如同《网络公民》的媒体角色去填补空隙,负责提醒人民“原来还有这样的功能”。

自2010年起,我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经营网站,自此之后我感受到思想上的激荡,才发现原来我并不了解我身处多年,那个我曾自以为非常了解的国家。

2013年,我接任朱正熙执行董事的位置,尽管减薪50巴仙,但我仍然感觉非常值得,因为网站持续经营着,如同工人党努力经营直到2011年大选获得阿裕尼集选区的胜利。

回顾过去,我仍是充满理想主义的,一心为成就更好新加坡的人民。然而,在工作的这段期间,我渐渐出现了疑惑,到底是为谁,为什么在努力?他们真的值得我这样付出吗?我相信不仅仅是只有我一个人出现疑惑,一群为创造更好新加坡而努力的人,也会感同身受。

在过去的四年间,我都是独自一人在经营网站,有无数次萌生放弃的念头,并不是害怕被起诉,而是在缺乏资源的情况下,加上政府透过各项行政措施干扰,包括要求公开捐款者的基本资料,以及必须与国营媒体或伪独立媒体无意义的竞争。

或许是命运的介入,总会在最黑暗的时期出现一缕曙光,这时候总是会有支持者雪中送炭,助我一臂之力,确保网站能够继续运行。这也是一直以来我坚定不能倒下的信念,因为我不能辜负来自这些支持者的支持,如同他们持续支持着网站以及其心中的理念。

《网络公民》的前路

这是自《网络公民》创立以来,第三次举办大型的筹款活动,但迄今未有一次能筹足足以维持一整年运营的资金。

过去几年,我们的网站一直依靠着零星的捐款以及广告收入持续维持,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唯一能够让网站持续经营是能够维持网站的运作和花费,同时也要刺激更多支持者能给付每月或年度的订阅费用,集结众多支持者,以平摊其资源有限的压力。

当然,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网络公民》在制作好文章的同时,亦必须兼顾与索求大量可能已对新加坡漠不关心的人民的认同。我们不如一般媒体平台拥有巨资投入,《网络公民》产出的同时,也必须兼顾每月的开销。

当读者和收入在稳定成长时,工作人员也在开始考虑拓展各项业务,并同时确保所有的收入,能够支付网站及其他业务的花费。

我们今年也开始了《网络公民》中文站与马来文版本,但马来文站仅运行了两个月左右,因为其版本并未在当地引起太多的反响,而且我们也缺乏资金聘雇额外人员。

而对中文版本,亦是目前《网络公民》的主要开支,但其读者群每月逐渐增长。大选蛩音逐近,中文版本也展现更多增长潜力,尤其以中年年长者为主的华人社群。

除了多元语言网站,《网络公民》也希望能拓展其他的举措,只是碍于资源未能施展我们的抱负。我们必须了解,一场文字与意识形态的战争,资源很重要。他们均需透过大量的资金来达到目的。

故,我想呼吁,欲提供协助的人们。能够一起向人民传递本社的宗旨,形成良好的公民教育,让我国能够成为更优秀的国家,而不是一味被贴上“反政府”、“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标签。

最后,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可能会发生,但也有可能不会发生的理想,希望《网络公民》被誉为是一种主流媒体,让本地媒体人都能得到合理工资,而不是在新传媒或新加坡报业控股工作了好几年后纷纷离开,跳槽至国外媒体企业,甚至转行。

再次感谢各位的莅临,我希望各位能够享受今天的晚宴和活动。

(晚宴共筹得1万3000元,纳入广告利润后,足以支撑网站两个月的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