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客工也有梦!为家乡设立专科学院,望能助下一代脱贫

狮城客工也有梦!为家乡设立专科学院,望能助下一代脱贫

客工也有梦!《亚洲新闻台》日前报导一名孟加拉籍客工的故事,身为建筑工地上的工人,辛苦累人的工作并没有磨灭他对梦想的追求,离乡背井到新加坡打工反而让他开拓眼界,决定在家乡打造属于自己的梦想。

当新加坡人对于上学学习习以为常时,乔伊·苏迪普·巴德罗(译名,Joy Sudip Bhadro )却对学习非常有兴趣,他常凝视学校门口外进进出出的学生。对他而言,这是全新的世界,而他只能望而却步。他因为经济因素限制,连中学课程都无法完成,无法以大学生的身份进入各大学院学习。

24岁时,他必须前往新加坡工作,赚取微薄的600新元负担家庭开销,他表示,他家族内共有11人,家庭开销庞大,“我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

在工作期间,他偶然认识了来自汶莱的工人正在进行学位证书,而且因为学位证书而获得在办公室工作的机会,但因他的学历限制,他只能低就在工地工作,而他知道他并不是唯一一个。他了解在他的家乡,有非常多与他类似的青少年,仅完成了小学学历,被迫出来接受低薪、劳工和技术性工作。因此,他开始规划在家乡开设专科学校。

右边蓝衣为乔伊,为自己的家乡设立专科学院(图源:亚洲新闻台)

看见教育的力量,欲协助家乡孩子脱贫

现已42岁的乔伊已建立一所“东北部理想技术专科学院”(North East Ideal Polytechnic Institute),内有200名学生,是当地唯一一所职业学院。

乔伊留新工作11年,从事很多不同类型的工作:工地或地铁维护工作,尽管很辛苦,但一切都很好,至到2012年5月他在尼誥大道被两名少年撞倒后,还惨遭拳打脚踢、抢掉钱包和手机,当下他失去了意识。

当时他脸部骨折,需要进行手术,而我国媒体也对事件纷纷进行报道。他回想,“当时全新加坡都是这则新闻。”

曾被打伤,仍想返回岗位工作养家

他回忆,当时尽管还在受伤,但他脑袋里唯一关心的是尽快上工,才能将钱寄回家,因为当时哥哥肾脏衰竭,即是用钱之际,家里仍有许多孩子需要抚养。

“说真的,我想如果我没有改善这种情况,会有愈来愈多孩子会和我经历一样的命运,所以我宁愿牺牲我自己的命运,让他们有所改善。”

后来乔伊得知有免费技术训练提供给外籍劳工,当时他还以为是骗局,但当他发现一班内仍有30-40名外籍劳工,并附上“提供餐点”便决定报名参加。目前他每礼拜天都会参加由人力部开设的防水施工和其他相关建筑课程。他认为所参加课程的知识对他是新的知识,开了眼界。“我发现实务知识是真正的知识,而我非常喜欢这样的课程安排。”

建校之初艰难,仍一一克服

“虽然我在新加坡已经进行一阵子的观察,但我仍然需要完成自己的工作,所以我决定打电话给我妻子。”他说。

一开始,妻子里帕·达塔对于乔伊的想法认为“太疯狂”,她不停质问乔伊如何筹集资金?自己小孩的生活又该如何生活?他还记得当时妻子所说的话,“你已经没有能力骑脚踏车了,你还妄想要开飞机吗?”

他对于妻子无法支持他的想法感到非常难过,不过隔天妻子却改变想法,愿意尝试,她开始向自己的父亲和哥哥筹集建校资金。

“目前妻子的收入将会支持家庭的生活,而我的收入来源则是支持学校的运营。”他目前每月收入1200新元,将超过一半的薪水全贡献给学校。然而在建校之初,他仍然在新加坡继续工作,妻子与家人则到每户人家敲门拜访邀请学生上门学习。

“一开始人们对于专科学院的说法感到非常惊慌,认为有可能是一场骗局。”学校执行长,亦是乔伊小叔子林图·达塔解释,在建校之初,他们需要花费很多心力说服大家专科学院改变孩子命运的想法,最终他们获得第一批学生8-10人,学校内也聘请了两名老师运作学校。

学校环境不尽如意,但学生眼神坚定,学习欲望强烈

《亚洲新闻台》记者前往学校探访,学校情况仍然阴暗和潮湿,甚至上课时出现断电。尽管学校环境不佳但仍未阻止学生学习的心。他们仍然将焦点专注在老师的讲解上。这是乔伊与其妻子想看到的愿景。

妻子表示尽管办理了学院让他们完成学业,但仍面临孩子因经济状况而无法继续学习的窘境。

“这里的孩子比起他城市的孩子更难成功,所以我想要他们学习跟多技术性知识,希望他们脱离贫穷,同时也会为我们的区域有更好的发展。”

目前学校仅提供三项课程:土木工程、电机工程与电脑工程。林图表示,“该三项课程是目前政府和私人领域比较需要的人才。”

自2012年,学校已出现两届毕业生,共57名学生,85巴仙的人们都在相关领域找到了工作,对他们而言,这已足矣。“还有一些学生在完成学业前就已经找到工作。”

他们的毕业生穆罕默德·阿明·沙阿(译名)说,在未完成课程前,已经在陶瓷工厂上班,但在毕业后,他的公司也提供了更好的职位给他。

“我现在已经可以称为是工程师,我甚至比起同事更快抓到重点。”他说。

他将他的成功归因于他的学校老师,“如果我们有不明白之处,老师会要我打电话给他,即使已经是晚上,他们也鼓励我们星期五回去学校上课如果有需要或不明白的地方。”

而且,他表示能在自己的家乡上学会比起前往其他城市更加实惠。 在学院还未设立以前,欲要参加职业训练的人,都需要前往更贵的城市如锡尔赫特市或达卡市。 North East Ideal Polytechnic Institute’s的价格是每学期130新元,比起达卡市其他学院更加便宜,而且较为贫困的学生也可以获得补助。

鼓励更多女性接受教育改变命运

里帕表示自从学院开设以来,女性学生人数增加,她回忆自己的学习经历经常获得老师和母亲的支持但父亲则表示疑惑。

“当我加入课程时,我父亲总会说,‘女性不必为了学习而走远’,但她“激进”的母亲反对,就这样她完成了硕士课程。
里帕相信并不是每个女孩都会如此幸运拥有一样的机会。“很多时候因为家庭压力和宗教观念,许多父母都不允许女孩继续学习。”

因此,里帕希望学院的成立,固有的观念能被改变,女性能够在结婚或生孩子后重返校园。

乔伊表示,学校有今日的成就,全凭每个人的努力。例如,学校的土地是由岳父资助,而林图则是管理学校的行政事务。

而他其实并不清楚有多少学生已毕业,他表示,“我已在海外生活18年,但当我回来后,大家都对我敬礼,我有点害羞。”

他甚至认为他的贡献并不足挂齿,但林图认为,“他真的在资金上给了很多帮助。他给了我们一个正确的方向往前进,如果没有他,我们不会有今天。”

目前已计划在其他地区开设分校,而据悉,乔伊的侄子侄女在他的帮助下,也纷纷有所成就,在医疗、教育、警界工作。

尽管他在家乡中享有“明星版的地位”,但他仍非常谦虚。“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但我发现即使我不能成为大人物,我还是能够有我力所能及之事。”

原文来自《亚洲新闻台》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