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国明:探访亨德申路租赁组屋有感 让所有梦想幻灭地方…

撰文:人民之声党成员郑国明   林殊译

在飞往伦敦的班机上,我观看了香港电影《沦落人》(Still human),这是一个非常触动人心的故事,讲述一个半身不遂的老人梁先生(黄秋生饰演)与菲律宾女佣Evelyn Santo(Crisel Consunji饰演)居住在狭窄的公屋的故事。

狭窄昏暗的居住环境,让梁先生和菲佣日常生活显得非常心酸,菲佣的收入非常少,所以急于赚钱将家用寄回家中喂养孩子。然而,两人之间有相当大的差异:梁先生放弃所有获得好生活的希望与梦想;反观菲佣则是持续拥抱她自己无法完成的梦想-成为专业摄影师。

梁先生在意识到菲佣的梦想对他而言非常重要后,两人的生活产生了戏剧性的改变。梁先生为菲佣购买新的相机并帮助他完成摄影作品,好让她能够参加国际比赛,而最终她也胜出,故事的终结在菲佣结束合约持续追逐梦想,而善良的梁先生则继续不怀梦想地生活在公屋中,对生活并无任何期待。

那么,这个电影与我去探访探访亨德森路租赁组屋所见所闻,又有什么关联?

我与我的志工团队前往探访发现,许多住户的生活日复一日,过着捉襟见肘的生活。简言之,他们并没有足够的收入,或者无法从政府机构取得任何有意义的财务援助。有些住户则因健康问题无法工作,要么只能靠收入微薄的儿女,或者和行动不便的另一半共同生活。

其中一名女住戶回想起过往的经验,他向他的议员求助,却被转介到一个又一个的单位,最终不了了之。她说,“真是浪费时间”。另外几名住户则表示他们曾因为无法去邮局充值,结果房子电源被切断。试想,全家包括小朋友需要呆在黑暗之中整晚,直到父母去充值恢复屋内电源。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现代租赁组屋生活?

更糟糕的是,如果你的薪水有增长,你的月租费也会随之提高。个人收入少于800新元可申请一房式的公屋,其月租费为26-33新元不等。倘若你的薪水有所提升,就算起一块新元(801新元),你的月租非将提升至90-123新元不等。这表示,即便是一房式组屋租金也可能不同。建屋发展局这么做的原因,在于想要对薪资增长的租客减少补助,但站在物业租凭管理的角度,这显得完全不合理。

这种公共租赁组屋政策,也意味着即使租客的薪资有所增长,但他们也没有办法增加储蓄。如果他们无法储蓄,他们也无法踏出贫穷的枷锁。如果他们还有在学子女,比起其他比富裕同侪,其子女在校仍然处于弱势。

你要他们和他们的孩子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仍保有未来更好的梦想?

就算有少部分的人勇于梦想,但他们的梦想将会在公屋出租的环境而死去,可是他们“还是人类”*(Still human)

新加坡人民之声党成员可以让你们再次感受到“家”

各位新加坡人民,请和我们一起共同让梦想成真

*“还是人类”引用《沦落人》之英文名字,暗指住户们仍然还是人类,不应被遗忘。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