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揭露:波音软件外包给时薪仅9美元印度工程师

《彭博社》一则报导揭露,比起每小时35至40美元的正职美国软件工程师,波音737Max把软体系统外包给每小时仅9美元低薪的印度软件工程师。

此外,彭博社也发现波音的分包商与供应商均将工程外包到印度,降低成本以保证利益最大化。

资深波音工程师向彭博社透露面对种种弊病的波音公司内幕。

他指波音公司将内部的工程师裁员,然后压低供应商的成本。这迫使他们寻求外包给更低价的承包商。结果,这些工作往往推给缺乏航空业背景国家(如印度)的临工承担,他们以每小时9美元的低薪负责研发和测试系统。

彭博社在调查期间也发现,两家与737Max软件系统发展有关的印度软件系统公司,是HCL和Cyient。前任波音软件工程师也表示,HCL 的程式工程师通常需要基于原有的波音班机设计而重新调整。

然而,这仍然存在争议,因为这比起由波音内部工程师写编程更缺乏效率。通常这工作需要来来回回的磨合,因为其编码与原先的设计并不相符。

另一名前波音研发飞行控制的工程师亦透露,“波音公司为了要减低成本,真的会做一切事情,一切你可以想象得到的事,包括将普吉特海湾所有的工程迁移,因为我们变得非常昂贵。你可以站在生意的角度出发,想象一切合理的事情。这些迁移渐渐地侵蚀在普吉特海湾工作的设计师的能力。”

彭博社指出,外包工程一直都是波音工程師的心病,长期下来他们一直担心失去工作的可能,而他们认为是外包工程导致各种飞行沟通失误的主因。

波音公司辩称并未将功成外包

为此,波音公司回应彭博社的调查,表示他们并没有依赖如HCL和Cyient的公司研发“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

波音公司辩称,如狮子航空和衣索比亚航空的意外也并不是因为另一個软件问题所引起:大部分的波音其驾驶舱内的警示灯并未显示。

印尼狮子航空于2018年10月29日清晨6:20分从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起飞13分钟后坠毁。机上所有18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都不幸已经罹难,11月1日印尼交通部长布迪·苏马迪希望澳洲就狮航公司空难后临时禁止乘坐该公司航班作出解释。

衣索比亚航空于2019年3月10日于起飞后不久坠毁,机上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全部罹难。

两架班机均源自波音737 Max的客机。

波音对此表示,“目前已有几十年与来自全球的供应商合作的经验,我们首先关注的是,确保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有最高品质的安全性与符合所有规范。

HCL公司也发文表示,“与波音公司已建立稳固长久的生意合作关系,我们会以所有的顾客优先。HCL并不会针对特定的工作发表说明,HCL也未与737Max所面临的问题有联系。”

然而,根据彭博社的调查发现,HCL和Cyient的工程师纷纷在个人简历上加上737Max的工作经验,证实HCL的工程师曾协助研发和测试飞行显示器软件,而Cyient的员工则协助处理飞行试验设备。

据一名HCL工程师的简历上显示,他曾参与著名的737Max飞机模型的工作,以“提供快速应对方法,解决产品的问题如避免出现737Max班机的延误(每一次的延误将会对波音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为主要工作内容。

此外,彭博社也发现的波音分包商,罗克韦尔柯林斯(Rockwell Collins)公司将重要工程外包给印度。2010,HCL公司已分别在清奈和班加罗尔聘请逾400人含设计、研发和验证中心,为罗克韦尔柯林斯公司合作。

罗克韦尔柯林斯是美国一家大型的国际化公司,主要提供航空电子、信息系统等。

同年,波音与HCL公司在清奈,以“为飞行测试创造至关重要的软件“确立合作關係并创立了名为“卓越中心“招揽人才。

罗克韦尔柯林斯公司赢得737Max的研发驾驶舱合约,但在研发的过程均外包到印度HCL的工程师以及部分获得H1-B美国签证的专业人士。而Cyient的工程是则负责协助测试飞行测试设备。

经历两次毁灭性的航空意外,联邦调查局怀疑737Max的单传感应器损毁导致“机动特性增强系统”的失误,造成该两架班机发生意外。有人向彭博社爆料,因为与前波音737Max设计师的基本原则有所重叠,而且公司显然并未有任何测试该新研发的软件之成效就启动。

波音也披露在2017年便接获其驾驶舱内的感应器并未有效安装造成其警示灯无法显示。

新交所曾把工程外包给HCL公司

回溯到2010年,新加坡交易所(SGX)与HCL公司签订五年年外包工程的合约,价值1.1亿新元。

合约内容显示,HCL为新交提供基设支援和设施监管服务含Reach intiative引擎 。而价值2亿5000万元的Reach initiative旨在创造世界上最快的交易引擎,建立最先进的数据中心,提供一个先进的主机代管,连结世界各地的交易所,从而使新加坡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HCL表示该构架是以弹性地,双管齐下的策略进行,构架内包含Change the Business’和Run the Business’的服务。

交易所执行副总裁兼首席信息官Bob Caisley表示,“HCL是新加坡交易所非常重要的合伙人,他们可以确保Reach initiative的运行,以最快的方式提供亚洲顾客服务。另外,他们也需确保我们的每日交易所的操作效率与成效。Reach的加入能够带领新加坡交易所成为国际用户的首选,以及为亚洲产品缔造前所未有的交易场所。”

HCL Technologies高级副总裁兼基础架构服务部门系统整合销售全球主管Kiran Bhagwanani 表示“非常荣幸能够与新加坡交易所合作,为顾客提供和精进服务。我们的服务宗旨是确保数据中心的运行顺畅,使新加坡交易所在交易过程能够以更具效率和清晰的方式进行。”

2014年11月5日,新加坡证券交易所(SGX)业务系统中止了将近三个小时,因其数据中心无法应付由雷击引起的电压波动而停电宕机,并且导致其切换到辅助数据中心的数据不完整,被金融管理局严厉谴责。

2015年,Bob Caisley便悄然无声从新加坡交易所离开。

鉴于综合经济合作协议(CECA),新加坡欢迎印度软件公司到新加坡进行投资,并且允许他们聘雇印度软件工程师。印度工程师在CECA的保障下可以轻易到新加坡的跨国公司工作。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

July 2019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