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人权委会空缺悬空两月才填补  28公民组织要马哈迪解释

马人权委会空缺悬空两月才填补 28公民组织要马哈迪解释

28个马来西亚公民组织,对于马国人权委会八名委员职务悬空60天才获填补,感到不满,并促请首相马哈迪对于延迟委任提供合理的解释。

众多维权团体于周三(26日)发出一项联合声明,力促修订《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法令》(SUHAKAM Act),确保有更具独立性的甄选过程,以及延长任期和薪酬,让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能够更具效率与效益。

人权委员由首相甄选

“甄选人权委员的权力有赖于首相一人,由他“建议”人选,而最高元首会听从首相意见委任人权委员。修法是希望未来能够成立独立的甄选委员或过程,而非由首相或元首直接指派”文告表示。

随后,维权团体也促请政府立刻将人权委员会的年度报告和特别报告提呈国会,确保辩论和审议期间的透明度。

“我们,共28团体与组织,对于马来西亚的国际人权会自2019年4月27日来结束后,仍未有成立人权委员组织感到震惊。”

这些参与脸书的团体包括马国反死刑组织MADPET和新加坡反死刑运动。

根据组织联合声明,前朝政府也同样延误了委任委员与团队的工作,分别是58天和38天。

“虽然最终委员会还是成立,但委任工作应早点开始,而元首应立即促成委任工作,这样人权委员会才不会经历没有人权委员的空巢期。”声明表示。

拉扎里伊斯迈于今年4月16辞去职务。与此同时,另外7位人权委员也在同月任期结束,最后一次的委任工作是在3年前的7月份,追朔至同年4月份。

为何无法立即委任人选

“迄今为止已委任过各界人权委员,故对于无法及时委任人权委员的做法无法接受。”

声明中也强调让人权委员会长期空置的结果,“没有人权委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无法在任何媒体声明或最新的公众质询。目前只有没有权力发表声明的工作人员在持续运行,所以无论是首相还是部长或议长,应该均有权力指派工作人员。”

“自任期结束起,前任的委员的权力也随之结束,表示身为员工的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权力参与任何会议、召开会议、训练、讨论会或其他相关活动,直至新任委员被指派。所以应该在委员下任前应以工作人员为代职,给予工作人员明确的方向。”他们表示

文告指出如同前任委员艾莎比丁(Aishah Bidin)他们仅在自己完成3年的任期,所以是有足够的资格接任后续三年。

“同样的,延迟委任工作已引发许多问题,”他们表示。

文中质疑延误委任的动机是否与日前拉扎里发表“政府未能守住与推广人权”有关,才让首相马哈迪与政府延误委任新任人权委员会。

有些事实正与声明所说相符,如大马人权委员会(Suhakam)听证会日前揭露,来自玻璃市的马来社运分子安里仄末(Amri Che Mat)和牧师许景裕(Raymond Koh)遭“强迫失踪”的受害者,而绑架者正是警方政治部人员,而警方对于大马人权委员会的言论表示遗憾,并没有做出态度的回应。

据悉,许景裕与安里仄末均涉嫌向穆斯林传教,后因证据不足撤销案件。

声明续指,“如果人权委员存在,会持续向各个议题发出声明,包括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原住民污染事件。”

前任委员丹尼森(Denison Jayasooria )向《今日自由大马》(Free Malaysia)透露,“任期期限一直都是固定的,而政府对任期期限也应该要知道,所以期间不应该有空隙。”

各个组织也强调授权事宜的重要性,包括“可以暗访拘役场所,确保严格遵守人权规范。”

他们表明,“预先通知会应让拘留机关有机会扫荡或掩盖真实。现在,在没有委任任何委员的青霞,以上工作都无法完成。延误委任工作也让我们质疑政府对人权组织的承诺。”

“在没有任何委员的情况下,所有体制的改革将无法完成。”丹尼森也促请希盟政府为延期指派新任委员提供合理的解释

他也同时敦促国会遴选委员人权与性别组织看重此事,表示希盟政府自上任以来,还尚未在国会中提过人权委员会年度报告。

他指出,“所以接下来的七月份国会会议中,必须将此事作为优先讨论事项。”

《星报》引用首相署部长刘伟强说,上周已向首相马哈迪提出委员名单。

“名单已准备好,将它提呈给首相做公告。”于前日(25日)告诉记者。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