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素兰:对无理不公政策  公民有权批评

张素兰:对无理不公政策 公民有权批评

建屋发展局和市区重建局在本周一出台调高违例停车罚款额的政策,人权律师张素兰对该政策发表看法,认为人民行动党政府只懂得加重罚款、落实更严苛的刑罚。

“在处理违例停车问题上,却不去反省自身在规划停车位上缺乏效率,且有差别待遇,例如部长可任意停车等。”

不过,就有网民Robert Wee留言反击“难道你反对用罚款来敦促良好公民行为的手段?那么你的解决方案又是什么?”

张素兰特此撰文回应,她忆述当惹耶勒南(JB Jeyaretnam )在80年代早期成为国会里唯一的反对党议员,很多人也不客气指责他只会提问,没有建设性方案,甚至指他连课题也没研究,但他们似乎忘了,惹耶勒南是以一己之力,硬撼满堂的行动党议员。

她很遗憾,如今当她对于时事课题表达疑问,就被要求提出解决方案,否则就闭嘴。

她形容这样的态度也说明,如今群众依赖政府,以为政府做什么都是为他们好的盲从现象,不鼓励人民自己话事当家(disempowered )。

“难道我们是等着被喂饱、然后送上屠宰场的牲畜?我们甚至还不如牲畜,如果我们没钱,政府没有义务养活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家人,所以我们为何就不能批评自己的政府了呢?”

有权批评有害社稷的政策

他告诫Robert Wee,我们都是新加坡公民,有权评述、批评和反对任何可能对社稷有害的政策。“不幸的是,我没办法站到国会前举海报抗议,这么做会遭致牢狱之灾。所以我只能尽我所能,透过脸书表达我的异议。”

她希望这名网民理解,身为公民我们仍有权益(虽说没剩下多少),即便对一些课题没有答案,也不代表我们不能发声。

她质问,是否她就非得要提出解决方案,来帮助行动党的蠢蛋们解决问题?

“当然不需要,我不是行动党部长,没有领取百万薪资,甚至无权获得相关资料数据(即便那些不是《海峡时报》的记者,也无从得知)。那么你怎么能指望我提出解决方案?”

张素兰重申,作为公民,他绝对有权利批评政府无理或自私的政策。

“加重刑罚难阻遏违规者”

“加重刑罚只会富了政府,但没办法阻遏驾驶者继续违规。”

“看看那些丑陋、从驾驶者身上榨取数百万计元的收费闸门吧。只要能增加政府收入,丑化了我们美丽的都市也就算了。可是它能解决这个城市的交通拥堵问题吗?或许吧,但结果呢?收费闸越盖越多,从东到西,驶离市区都至少要经过一个收费闸。”

“为什么呢?政府需要更多收入!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建更多收费闸。而原本鼓励人们少开车的用意早就荡然无存。”

她也提及拥车证的问题,虽然短时间内减缓了拥车数量,但富有者有能力负担超过一个拥车证,加上10年为期拥车证,还有石油税、停车等税赋,似乎“商机处处”。

回到违例停车问题,他认为政府并没有检讨自身的效率,以及为何驾驶者会违例停车,如果有停车位,是否有人要违规停车?再者,固然有些缺公德心的驾驶者,但当局也在本不该划出停车位的地方,也划上停车位,以期增加收入。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