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3 June 2019

侵扰行为“不属可逮捕性质”警无能为力 “地狱”邻居吓走六户人家

《海峡时报星期刊》今日报导,在榜鹅中心一座组屋楼层,出现“来自地狱的邻居”,她被指往邻居家门泼油、开大音乐声量和猛跺地板,甚至有邻居指她留了带血的猪耳在鞋架上。 至少有六户人家不堪这位邻居骚扰,而纷纷搬离该楼层。 这些住户也不是没有报警,但是警方却告知,这位51岁妇人“恶邻”的所为,不属于可被逮捕的性质。 其中一家在去年二月搬离的住户,更因为倍受压力,而向建屋发展局申请五年期限前卖掉组屋,惟被当局拒绝。“我无法再忍受了,放工回到家就会发现门前洒了一些液体,有时是食用油,有时是粥,最糟糕的是有次我在我的鞋架上发现猪耳!” 该住户反映这还是他买的首间组屋,只能自认倒霉,而且其他住户也争相想远离“恶邻”。 属黄志明议员选区 据了解,该选区属黄志明议员的选区。其中一位邻居还向记者展示17份报案纸,还向建屋局、议员和居民委员会投诉。 被指恶邻的51岁妇人已离婚,在2013年和儿子入住该楼层的两房式组屋单位。 居委会发言人则在电邮中回复记者,指“居委会志工知悉上述情况,也和有关住户接洽,居委会还会继续和相关机构合作以协助排解争议。” 而警方则表示,住户举报该“恶邻”,惟她的行为如刻意骚扰、噪音污染和恶作剧,都不算可逮捕性质的犯错,为此建议受影响的邻居申请推事投诉(Magistrate's Complaints)。 其中一户住在妇人楼上的邻居,就因为先前调解不成,只得申请推事投诉。他反映妇人投诉他们组屋在上个月传出噪音,为此还被妇人拿一块大石头吓阻。 这一不愿具名的楼上邻居就解释,噪音其实来自附近工地,而且即便邻里开铁门的声音,对妇人来说也等同噪音。 但是,被投诉的妇人在上周四下午接受《海时》采访,反驳是因为楼上邻居丢掷金属球在地板,让楼下的她听到,藉此挑衅。 妇人反指邻居联合起来对付她 “所以我很生气,就拿了块鹅卵石,丢到他单位外的走廊。他打扰到我睡觉,而且不止一次,我也有报警。”妇人这么告诉记者。 “如果那些前邻里说是因为我他们才搬走,我告诉你,我没那么厉害,我只有一个人,不可能做完这些(指被投诉的行为),我甚至有视频证明他们的滋扰行为,他们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也申诉邻居们联合起来对付她。 这位妇人忆述,纠纷应是从对面单位的前屋主开始,她指责对方把烟灰丢到她家木门和铁门之间, 所有就在屋外装了闭路电视监视。而过去五年,她也向环境局等不同单位投诉过他的邻居。 针对从她家里传出很大声量以及撞门声,这位妇人解释为了掩盖楼上传来的噪音,她只得开着收音机睡觉。 ...

李显龙东盟峰会晤越南总理 阮春福重申“越南侵柬”论不实

第34届东盟峰会在泰国曼谷举行,于今日(6月23日)上午进行开幕式,十国领导人包括我国总理李显龙,参与非正式领导人会议。 在峰会大会期间,李总理也会见了越南总理阮春福,双方重新确立深化良好双边关系的承诺。 不过,阮春福也在会面时向李显龙重申,有关后者针对1979-1980年阶段越南“入侵”柬埔寨的言论,是不正确的。 根据《越南人民报》报导,阮春福总理表示,这些偏见的再次提起对越南和柬埔寨伤害很深的,尤其是对为带来和平,帮助柬埔寨人民摆脱红色高棉残暴制度和今后艰苦的柬埔寨国家重建进程而牺牲生命的数十万名越南志愿军的家属的伤害。 对此,李显龙总理解释,新加坡并非故意伤害越南,而是仅提起印度支那史上一段痛苦的篇章,进而突出强调今日的和平、稳定与繁荣是来之不易。 李总理强调,我国高度重视与越南的互信友好关系,并高度评价越南一直以来对维护地区和平、安全、稳定与发展和建设强大、团结、自强的东盟共同体的重要作用与贡献。 越南刚在6月7日举行的联合国大会上当选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非常任理事国,任期从2020年1月1日开始至2021年。 另一方面,李显龙也与印尼总统佐科维会面。 李显龙是在5月31日,于个人脸书专页发文哀悼泰国前首相布勒姆的逝世。其中提及布勒姆当年曾反对“越南入侵柬埔寨”,且不承认取代红高棉的柬埔寨政府。 李显龙指泰国站在最前线,在柬泰边界面对越南部队。布勒姆当时坚决不接受此情况,与东盟伙伴合作,在国际论坛上反对越南的侵占,“这阻止了军事入侵和政权更迭被合理化,保护东南亚各国的安全。” 李显龙也形容布勒姆是新加坡的好朋友,和其父亲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密切合作,加强新泰关系。 对于李显龙的上述言论,柬埔寨国防部长狄班、越南政府和柬埔寨总理洪森等,都对李显龙“越南侵柬”论表达遗憾。而外交部在6月7日则发文告回应,绝不会同情红高棉、也绝不愿看到红高棉政权重返柬埔寨。 外交部解释,总理提及那段历史,乃是为了解释当代领导的远见,以协助受苦人民结束痛苦和悲惨战祸,并实现了现在享有的和平和合作。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