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记者协会控警滥权 要求召开独立调查委会彻查

近日全球关注香港历史性的反修订《逃犯条例》集会,许多媒体记者也在前线时刻更新最新动态。然而,恪尽职守的媒体记者报导香港动态的同时,却也申诉遭受香港警察的暴力对待,根据《立场新闻》报道,香港记者协会(HKJA)已向警方提出约27项的申诉。

香港记者协会周一(17日)向监警会申诉,港警在驱散的过程不停向港媒投掷催泪弹、遭受港警的警棍殴打及暴力对待,以及不合理的搜身及阻碍采访。与此同时,香港记者协会也致函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要求召开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的暴力行为,是否有涉及更高层人士的指示。

记协有分理由认为,有关警员当时清楚知道对方的记者身份,这些警员对于一些显然是记者的人士,使用非必要的武力和威吓,已远超行使维持公共秩序的合法权力。”香港记者协会表示。

记协整合了由6月10日-6月17日,共27宗投诉。其中包括 10 宗近距离向工作中的记者发射催泪物品、三宗以警棍追打记者、三 宗没有合理理由下搜身,阻碍采访、一宗被橡胶子弹所伤。

另一方面,记协也整理出八宗以盾牌及警棍推撞及驱赶记者 ,至其无法有效观察并报导警员清场行动的地方。过程中,有关警员一直拒绝界定封锁范围。最少一名记者受伤因此受伤;两宗用强光电筒照射镜头,令记者难以拍摄。

(图源:立场新闻)

记协认为,受害记者均符合记协设定之三项条件,包括当事人有清楚展示记者身份,如写有PRESS 大字的反光衣、头盔或记者证;当事人有清楚向警员说明其记者身份;事发时当事人并非处于示威群众之中。

根据《立场新闻》报道,为确保资料之真实性,记协联络了当中每一位当事人,个案的资料全部由当事人具名向记协提供,附以当事人或其他在场记者提供的照片及影像记录。除了极少部份由于受到雇主限制或安全考虑外,大部份当事人均愿意将其资料均呈交监警会。

如果新加坡发生警察不当对待事件,又该如何?

换个角度,上述媒体记者遭不当对待的情况,如果发生在新加坡,那么本地记者能否向独立的监察会申诉?

必须注意的是,在新加坡并没有所谓的监督警察单位。当媒体欲向警方提出申诉时,唯一的正式管道,仅仅是向警察署的内务部们投诉,但说真的,这也就是警察自我监督而已。

事实上,本社的部分工作,似乎比较接近这种独立监督机构的功能。我们每一天都会收到来自公众的信息与信件,向我们表达他们的忧虑与投诉,但显然,我们需要一个更具组织化、值得信任的独立机构来监督政府。

另一项值得注意的是,《公共秩序法》修法后,允许警阶警曹或以上的警务人员,或任何贪污调查局、肃毒局、情报或移民局官员,在执法期间如有理由相信,如有人在录制或拍摄图片或视频,可影响调查或执法行动,或危害执法人员安全,则可扣查之。。

意指警方能够合法持有所有不利于他们的证据。一旦有人向相关机关申诉要求拿回该重要证据,警方是否真的会将其还之?

举例,14岁的林俊辉在学校被警方以非礼罪逮捕。当时警方宣称,他们并没有身着“带有警察象征”的衣物,可是当时并没有照片和视频可证实他们的立场。

林俊辉是在2016年正月26日被宏茂桥警区的警方人员从当时就读的德贤中学(North View Secondary School)带走的。当时他正在学校上课。林俊辉是在没有成人陪同下被警方人员带走的。

警方人员带走林俊辉的理由是要他协助调查一起涉嫌犯罪的有关指控。林俊辉在警署被警方盘问。在警方盘问了超过三小时后,他在母亲及姐姐陪同下当天离警署一起回家。他的母亲在当天下午接到了学校辅导老师的电话后,但之后林俊辉被发现,从家里的睡房窗口跳楼自杀身亡。

当时警方的行为也引起非议,民众也在讨论警察调查林俊辉的过程是不是有失恰当,而只有内政兼律政部部长尚穆根也做出了公开回应,表示谣言是在诋毁警方。

如果香港有和新加坡相似的公共秩序法第38条,那些要申诉被警察不当对待的受害记者,恐怕很难向监督委会举证。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