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佐柏:论尚达曼的“神奇社会扶梯”去了哪?

本月13日(昨日)《海峡时报》报导,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赴伦敦出席一项活动时表示,决策者必须谨记于心,在规划基本经济和社会政策,社会需要一个确保所有人都往上移的“电动扶梯”。

他强调,必须关注贫富不均和社会流动性,而应对这两大课题的最佳方案,就是确保收入和社会流动的绝对增长,让所有人都能一起向上,达成更优质的生活。

“如果这个电扶梯静止不动,就很难解决不均和促进社会流动… 我们需要的是会向上移动的扶梯,”他是在伦敦的英国政府智囊机构(British think-tank Institute for Government)十周年论坛上,向与会的百位嘉宾如是阐述他的社会政策观。

然而,本地律师兼知名时评人裘佐柏就揶揄,就他所见许多普通老百姓,并没有“向上移动”,所以不知尚达曼的经济扶梯论,是要带大家移动到哪?

裘佐柏是一名致力推动建设性改革的非执业律师,公认为是一名受瞩目的国内时事评论员之一,也勇于对他认为正确的信念站出来发声。

经济增长的神奇扶梯

他直言,对于社会和收入不均问题,人民行动党政府最重要的拆招手段就是“确保扶梯继续向上”,这是他们“经济增长的神奇扶梯”,足以把贫富不均变成历史。

“既然如此,那么行动党执政60年,尽管我们创造了经济增长奇迹,可为何如今国民却面对长期的社会和收入不平等?照你的理论,你应许的富足梦又去了哪里?神奇扶梯落实了60年,却事与愿违,请您解释。”

他提醒,新加坡中间阶层很不幸地,停滞了很长一段时间,行动党执政60年之下,那个“年轻气盛”的新加坡怎么了?过去那些让最不富裕群体也过上好日子的新加坡成长、机遇和经济繁荣,又去了哪里?让每个人有“实现体面和有尊严生活的平等机会”又去了哪里?

当讨论贫富不均以及行动党自私的阶级利益,裘佐柏有两句形容词最贴切:“两个新加坡”,以及“国富民穷”。他呼吁应推行全面的改革,优先改善数个问题,确保能为新加坡大多数国民提供更好的生活素质,而不仅仅只是少数人受惠。

他认同,新加坡是以竞争市场驱动的经济体,但他反对的是,由政府支持的过度资本主义继续猖獗下去。

“资本主义让贫困者有机会改善生活,在某种程度上固然合理,我称之为“社会责任资本主义”。但我反对利益优先于百姓,贪婪在道德上是不合理的。在新加坡,这个体制已经出问题了,急切需要改革。”

裘佐柏批评,行动党政府耍耍嘴炮很容易,但面对现实吧,它所承诺的瑞士生活素质去了哪?

谁得益于经济增长?

他狠批“神奇扶梯”不过是政治宣传技巧,它只会让那些得益于行动党式的金融资本主义的富裕群体受惠,是不讲社会责任的。透过股票和房地产投机,或从门槛狭隘的银行领域收益,富者只会变得更富。

那么,经济增长和成就是为谁?究竟是广大群众还是只有少数精英得益于政府的祝福?

他说,“行动党政府向你洗脑“移动扶梯”的新加坡梦,其实多多数人而言是新加坡的“梦魇”,普通老百姓正遭受不公待遇,生活成本高涨、组屋价值贬值、以及工作机会僧多粥少导致就业前景黯淡。”

*本文原刊于裘佐柏先生脸书,经授权转载翻译。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1 Comment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