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作栋接受《早报》专访  吁不要让部长生活太难过

吴作栋接受《早报》专访 吁不要让部长生活太难过

配合个人传记《高难任务:吴作栋传》中文译本将在下周问市,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接受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社长李慧玲季高级记者周雁冰专访。

在访谈中,他指政府要从私人企业吸收人才越来越难,认为人民未感激和多些理解部长的工作,纯粹地谴责和攻击,令人感到沮丧。

“已经参政的人只好接受,还没加入的会说,我为何要被这样攻击?”吴作栋认为,这导致私人界人士不愿参与行动党政治,结果就只剩下公务员和将领。

他说,愿从政的公务员也会减少,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在帮政府工作,不需要被他人认识和接受政治攻击。作为部长,还得去游说他们,他也透露已经有好几位公务员对从政“说不”。

访谈中,记者询问吴作栋,许多人认为既然部长领受高薪,那么也要能承担口头谴责和攻击。

对此,吴作栋表示,如果部长没把事情做好,就应该接受谴责;“就算没做错也被嘲笑,你接受吧,政治领袖就是要有厚脸皮。”

但他认为,部长可以被嘲笑,但为何部长的伴侣、孩子也接受这样的攻击?他指部长的子女往往在学校会被“特殊看待”(single out),例如他的儿子也必须默默承受这种压力。

“孩子会说:你脸皮厚,我可没那么厚。而且你还得听配偶的,如果配偶不支持,你无法从政。所以,不要让部长生活难过。(don’t make life difficult for the minister)”他认为越来越少人有兴趣从政,那么可以选择的人才就越来越少。

庆幸还有将领,惟坦言政治团队应多元

吴作栋也说,在他担任国防部长时期落实新制,为确保部队年轻化所有将领须在45岁退休。而武装部队成员也清楚国家、国防和建国的意义。不过他们也把人生大多时间和精力集中在军旅上,“有些人可以开拓思维,有些则无法跳脱老本行,所以较难适应政治。”

但他坦言如果多数内阁成员都来自武装部队,团体迷思很危险,他认为比较理想应该要囊括武装部队、公务员、私人企业和公共领域的人才参与,才能展现较多元的观点。

执政党应掌握80巴仙议席

“在国会里,我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执政党,要掌握明显多数的议席,可能是75-80巴仙,才能算是强大稳固的政府。”

但吴作栋认为,反对党的职责不是监督和制衡政府,因为如果当反对党在监督和制衡时,就表示政府办事不力。他希望看到有建设性、批判性的反对党,能挑战政府进行真正的辩论。

访谈中,吴作栋也表示当初告诉李光耀资政准备好交棒给李显龙时,乃是他最骄傲的时刻,因为他完成了人物,把一个形势良好的新加坡交给下一任领导人。

他把和首任民选总统已故王鼎昌的冲突视为憾事,“总统制对王鼎昌和我来说都是新制度,我们没能很好地理解双方的思维和需要,当他抨击公共部门没有提供他所要求的资料时,我让公务员和他之间去处理。”

他说,后来王鼎昌表达不满,而他作为总理也必须捍卫政府立场。“如果能更好地调整制度,可能可避免冲突。”

他说私底下和王鼎昌是好朋友,但在大家眼中却被看作何以总统府和政府之间有冲突。

王鼎昌在1993从黄金辉手中接过总统一职,任期至1999年,他选择不连任。王鼎昌在2000年接受《亚洲周刊》(Asiaweek)访谈,提及他在接近任期结束时曾向总理吴作栋施压,要求把明确民选总统的原则和规章的白皮书提呈给国会,之后他才宣布退位。

王鼎昌指出,民选总统应该要保护国家储备,但是过去五年来没人告诉总统,他该保护的事物是什么。1991年修宪由人民选出总统,那么他就要履行职责。

“我的前任总统黄金辉即便不是民选,按规章也应在最后两年任期内扮演角色。但是他没有很积极地去审查。所以我在1993年接任。我要求提供有关国家储备金的资讯,结果他们用了三年才给我。”

但他也坦言,和吴作栋两人关系无碍,仍有一起用餐。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