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齐聚发声   关注《防假消息法》对公民社会影响

公民齐聚发声 关注《防假消息法》对公民社会影响

一群志同道合的公民,在今日下午3时许齐聚芳林公园,对政府即将推行的《防止网络假消息及网络操纵》法案,表达他们的关注,活动获得不俗相应,圆满成功。

上述活动是由本社、公民组织:功能八号氏族会、社区行动网络(CAN)和“尊严”(MARUAH)联合召集主办。由关汝经主持此次聚会。

活跃社运分子、也是功能八号成员的陈慧娴,还是四个孙子阿嬷的到地新加坡人。她认为,公民必须对防假消息法表达立场,要让公民和政府之间建立信任感,就应把草案撤除。

她在以中文致词时,以“狼来了”和“三只小猪”的故事,揶揄政府辩称新加坡人发表的不可信,所以要推行该法,大喊“狼来了”。

至于三只小猪中,用砖墙建的小屋屹立不倒,如同政府必须信赖人民、有信任感,才可以建设稳健、平等的国家社会。

时评人梁实轩质疑政府究竟在惧怕什么?他指的是政府在组屋、退休年龄、医疗健保和失业率问题上,还有很多该回答的疑问。

例如人民要动用近半的公积金储备买公共组屋,但是到最后组屋屋契到期房价将归零;同时直到近年才告知组屋价格也纳入土地价格因素。

至于学者、《自我审查:新加坡耻辱》的作者高梅兹则直言,根据他走访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经验,推行防假消息法等审查法令的国家,只会造成虚伪的选举。

要推行防假消息法,政府通常会提出理由:在多元社会需维护社会和谐、担忧政府信任遭影响、还有外国势力的影响。他提出通常是为了对付三种情况:对付小道消息、预防多元社会内的不良情绪、还有保护当权者和朋党。

但高梅兹也警告,防假消息法带来的深远影响远超过自我审查,甚至会影响媒体、个人、公民社会的言论自由都会被拖累,特别是独立网络媒体。一些政府是假新闻制造者,可以拿法律来对付异议分子,但自己则不受法律审断。

政治工作者毕博渊则提醒,防假消息法其中的C61条文,还可以赋予当权者,豁免特定人士受该法制裁。

对比早期人民对行动党领袖的信任,再对比如今就可知差别,如今更多是花言巧语。而他提到,在印尼是人民自己组织打击网络假新闻,而马来西亚还打算废除掉防假新闻法。

至于律师Khush Chopra则提及,不能忽略假消息的影响,但当前政府要推行的防假消息法,给予政府过多权限,反而弊多于利。

联合国专员甚至致函我国总理,认为该草案把太多权利赋予政府,是令人难以接受的。政府似乎成了真相的仲裁者。

律师Chopra主讲时摄。

感谢各位乡亲父老的支持!

以下为聚会现场直播回顾全视频: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