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选举20万败选者 恐陷入负债、身心压力

印尼于4月17日迎来最大规模的选举,超過24万5000名候选人角逐议席,但选举尘埃落定后,也意味着有将近20万人会败选,使得他们失去工作及背上庞大债务。

身心俱疲,生活上面临极大的压力,这些败选者可能寻求宗教及医疗治疗,抚慰心灵。

在印尼,候选人在竞选期间需自行负担竞选开销,并未获得财务支援。然而,在投入大量金钱与时间后,却未必能如预期获胜,以致他们陷入败选及面临庞大债务的窘境。

压力不堪负荷,靠宗教求慰籍

候选人之一的阿都拉曼(Yayat Abdurahman译音)说道:“一开始时,我是保持乐观及有信心的,我一直认为我必须在这场竞选中获得更多的票数赢得席位,但后来,我开始疑惑了(是否参选)。”

如同其他败选者,他并未在这场竞选中获得胜选。

位于西爪哇的井里汶市,以伊斯兰信仰为主的治疗中心(Islamic Healing Centre),也是许多败选人士寻求慰籍之地。主任乌江(Ujang Busthomi)指出,这些人都经历了巨大压力,甚至失眠,因为他们已经负债,对于未来需要偿还的债务不知所措。

治疗中心主任乌江为败选人员进行净化仪式(图/Twitter @Ujang Busthomi)

治疗期间,会由中心的神职人员会有净化仪式,为他们淋上浸泡花朵的圣水,祈求未来顺利平安。

庞大费用无力支付,有者靠收贿偿还债

印尼选举结果只有到5月22日才正式出炉,其中总统宝座挑战者之一的前将军普拉博沃一再坚称自己胜选,即便他不愿意承认败选已在网络引来嘲讽,不过实力雄厚的他似乎不必担心财务问题。

反观其余20万在竞选中落马者,无论是竞选总统、人民代表会议议员、地方代表理事会议员,都得依靠借贷,甚至是变卖家产来维持竞选开销。

“我在期间花费并不小,共计千万印尼盾。” Sikati回忆起在2014年代表参选地方代表议员而败选经历。她还说:这都不比我的自尊心受到严重创伤,我感到非常丢脸和受伤。

“就算是胜选者,他们在印尼这充斥着腐败现象的国家里依然需要凭借收取贿赂来偿还所欠下的竞选开销。”政治观察家说道。

在其他国家,落选政治人物也可能面对选后焦虑,不过在印尼的体制下,使得这种情况雪上加霜。

医院未雨绸缪,应付精神受创者

印尼各省医院未雨绸缪,已准备为大批因败选面对压力、忧郁症及其他精神疾病的求诊者提供治疗。这显然已成为印尼的常态。

“一旦选举开始,就会发现有败选人员到医院接受精神治疗。大地医院的执行董事阿曼(译音)表示。

大地医院是印尼苏拉威西岛望加锡城,一座专门治疗精神疾患的精神科医院,特地为了此次选举整修一番,准备应付败选人士求诊。

也有部分候选人仍对选举抱持希望,“我还是保持乐观,因为计票仍正在进行中。”尽管40岁的艾哈迈德(音译)并未在议会赢得足够的席位,但他依然抱乐观态度。

他认为输了的人不应该丧失信心,反而需要保持冷静。

新闻来源:法新社Andri Sulistyo和Kiki Sirigar撰写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