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0 February 2019

恪尽职守为国民 敢撼强权护草根— 网民缅怀首任民选总统已故王鼎昌

新加坡首任民选总统、开国以来第五任总统王鼎昌,在2002年2月8日因病与世长辞,享年66岁。 在王鼎昌逝世17周年纪念日,王鼎昌和夫人林秀梅家属,率领亲友和王氏集团(Ong & Ong Group)同仁,在中英文媒体登报怀念他们,在《联合早报》刊载两人合照,书“继承遗志·克颂先芬”,传达继承王鼎昌遗志的决心,莫忘养育之恩,并缅怀和先人一起度过的时光。 8视界新闻报导此事,在脸书也获得325次踊跃分享,网民也流言缅怀王鼎昌,赞扬他是“真正的人民总统”,认为他会百世流芳,名流千古。   2000年接受《亚洲周刊》专访 王鼎昌在1993从黄金辉手中结果总统一职,任期至1999年。他选择不连任,本社整理翻译他在2000年接受《亚洲周刊》(Asiaweek)访谈内容,也揭露王鼎昌对从政和任总统期间的回忆。(原文可参考本社英语版) 记--记者 王--王鼎昌 记:自您卸任总统以来至今已六个月,回顾总统任期,你的感受如何? 王:我对我的工作感到满意,希望已经做到最好。我获得人民委托就要做事,不管政府还是任何人是否喜欢。 记:但似乎他们(政府)不是很满意,但话说回头:当初您是如何踏入政界的? 王:1970年代初,李光耀先生邀我面试让我出来竞选,我在1972年出战并成为人民行动党后座议员之一。一年后,李光耀又问我任部长职务,不过我拒绝了,因为要照顾我患癌的弟弟。他在25岁逝世,我也需为他安排好后事。 之后李光耀再度邀我,他很能说动人,那次我就答应了。 记:那一定是他对你留下深刻印象---当时你只是年轻的建筑师,对政治经验为零。 王:是的,我没有被特意培训成为部长或政治家,但你是在边做边学的。当我走进一个新部门,我都会问一些基本问题:这是什么样的职责?我该做些什么?这是我在1980年任通讯部长和劳工部长时做的。我读过全部制度规章,而后认为工会不应只是组织或资助罢工,更应改善工人的社会和经济福祉。 记:你成为职工总会领袖,同时仍担任内阁部长--新加坡继续保持零罢工记录。 王:是的。但是在1986年1月,我批准了一次罢工,这是十年来的头一次。航运业的管理层试图占工友的便宜。我甚至没有通知我的内阁同僚,就批准了罢工。他们有人对我很生气,贸工部长非常愤怒,他的官员很失望。他们接到美国的来电,质问新加坡怎么了?--我们本该没有罢工的? ...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