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6 December 2018

历史最悠久鹌鹑养殖场不获续约 网民替Uncle William惋惜

本地历史最悠久的鹌鹑农场让步自动化生产?联华行鹌鹑农场主人何惠宾在上周五接到农粮局通知,其申请鹌鹑农场续约的竞标失利,在现有合约在2021年12月到期后,他将无法把祖业继续经营下去。 拥有64年历史的联华行农场由已故创办人何成春创立,原本养鸡,但幼子何惠宾在1988年接手后,就改养鹌鹑。2.7公顷农场才刚在去年获农粮局延长租约两年。 何惠宾是为人熟知的Uncle William,他所推广的农场生态教学颇受赞誉。但他在接受《今报》采访时表示,上周五接到农粮局通知时,他才结束为一批幼稚园儿童进行农场导览。 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他马上偕同61岁的哥哥赶赴农粮局办公处,但该局给出的答复是,不续约的决定乃是最终决定。 何惠宾是在今年6月26日参与竞标,但最终得标者却是另一家规模较小的鹌鹑农场Chi Agri Holding,以及一家鸡蛋农场N&N。 Chi Agri目前每日能生产1万8000鹌鹑蛋,预计投入的成本为两百万新元;至于N&N则有意拖入600万新元作为设立鹌鹑蛋养殖场的起始成本。 至于N&N农场的执行长马进洲(译音)则强调,该公司无意排挤其他业者,只是看见了其中商机,希望能应付在佳节期间日益增长的鹌鹑蛋需求。该农场也有意销售经加工鹌鹑蛋。 马进洲也指出,联华行和何惠宾在鹌鹑养殖业的经验,也有意和后者合作,并赞许何惠宾推广的农场教育导览极富教育性。 该农场放眼每日能供应六万鹌鹑蛋,预计能达到200-250万元的年销售量。 农粮局表示,是根据农场的生产能力、创新和可持续性,以及有无相关经验和经营记录来审核竞标者。 何惠宾:“全副心思都放在农场” 对于无法获续标。何惠宾难掩失望之情。他直言“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农场”,甚至为此差点破产,但现在“当局好像告诉我,你不用下场了,留在岸上吧,忘了这个竞赛。” 不过,何惠宾仍有意继续上诉,争取让农场继续经营10-15年。 他表示,联华行也曾达到每日六万粒鹌鹑蛋的产量,但随着去年1月,我国开始向马国进口鹌鹑蛋,他便把产量减至每日两万四千粒。 基于自身在鹌鹑养殖的优越经验,何惠宾很有信心现有两片农地能获得续标,计划以五百万元打造新概念农场,还为此支付了承包商订金。 他希望能提升现有经济效益,因为马国较廉宜的鹌鹑蛋致使其农场收益减少了60-70巴仙,约为九万元。 ...

媒体人访谈揭新闻审查确实存在(附完整视频)

本社前日在脸书专页上载了一段主流媒体人在一场研讨会上的谈话剪接视频,揭示本地新闻界同仁新闻价值观和他们面对的新闻审查。对此,有读者要求本社上载完整视频,读者可点开以下的脸书链接,观赏完整现场录影。 有关访谈片段是录制于2016年,主题为《所有关于你想知道、却不敢问的电视与媒体业界情况》对话会上。 对话会由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SUTD)人文学院讲师罗林(James Rowlins)主持,邀请《亚洲新闻台》“Talking Point”主持人暨编辑Steven Chia、“局内人”数码团队制作人蓝淑珊(译音),以及高级制作人罗敏敏(译音),和学生听众分享在媒体业界的经验。 完整视频时间全长40余分钟,有兴趣者可点开脸书链接观赏,本文也节录与原先剪接视频相关的访谈的内容。 除了聆听受访媒体人分享新闻制作经验,讲师罗林抛出尖锐问题,指出新加坡有严重的新闻审查现象,新闻自由全球排名仅154,还落后于印尼和马国,询问在新加坡的媒体,是否有自我审查的现象? “媒体不扮演监督角色” 对此,Steven Chia在回答时表示,新加坡做的一套都有原因,媒体并不肩负“看门狗”(监督)政治领袖和政府的角色。 “我们有做政治宣传吗?有的!政治宣传也不是贬义词,政治宣传就是让民众知道发生了什么。很多时候我们也协助政府传达信息。” 但他也指出,媒体人仍可以挑战政府,也很常在闭门会议上向领袖反映问题,他们都愿意聆听,在国会也有很多辩论,不过不是所有的讨论都公开予民众,所以看起来不像有新闻自由。他说,不能拿单一标准来放诸所有国情不同的社会。 他也指出,很多发生在新加坡的课题都是没问题的,因为大部分都是人民拒绝的事。“我们需要更多的自由吗?我个人觉得还好。” 至于蓝淑珊则表示并不感到有审查,然而自身无意扮演监督政治人物的角色,况且许多媒体同仁也不会这么做,她认为,这可能是新加坡媒体界中的文化有关。 自我审查:避开报导麻烦的课题 罗敏敏显然不认同这种看法,直言有多次面对新闻被审查的经验,很肯定审查确实存在,过程也令她感到挣扎。入行时仍满怀理想,但在一个临界点上她崩溃了,即便到现在也觉得在那件事上迷失了自己的职业操守。 “那是一则有关客工的报导,客工一直告诉我,这个报导很重要,但结果该报导被严重审查,还找来了许多专家来反论述,令她感到伤心。” 她分享也曾采访有关女德士司机哭诉遭到乘客不公待遇的故事,但其他同仁则不建议他报导,因为女德士司机无法代表全体德士业者,同时可能加深他人认为女性都比较弱小的歧视。对此他不同意,认为不同群体的声音也值得被听见。 罗敏敏承认媒体人存在自我审查的情况。他她坦言,长期和上司争论什么该不该报导,久了令他感到疲惫,到后期她索性不报导可能会被审查、带来麻烦的课题。 ...

社论:闪耀人权光辉的中华传统思想

有读者向本社反映,人权是“舶来品”,是老外搞的一套,争取、崇尚人权形同崇洋媚外。这似乎是说,中华传统思想中,并没有“以人为本”的信念,此言差矣。 那么,在中华传统思想中,有“人权”的概念吗?找遍中华古代经典肯定是没有“人权”一词的,应是近代直接由“human right”翻译而来。虽然人权人权是西方文化的产物,但是我们老祖宗的智慧,却在千百年前就闪耀着人权的光辉。 在中国古代社会中,关于尊重人的基本生存权、平等和和谐共处的精神,在中华传统文化中非常丰富,信手捏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若别人不愿意,绝不强加事物在他人身上,其实就是敬重彼此权益的一种体现。以下我们再举些例子: 孟子: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就是把百姓福祉放在首位,其次是社会发展,再来才是领袖。其实这都体现了儒家思想中,重视人民百姓、仁爱世人的主张,把人的权益放在首位。 其他类似倡议人民权益的说法,还有“民为邦本,本固邦存”,“君以民存,亦以民亡”、“天下为公”。“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等等。 所以如果古代天子施暴政失民心,人民处在水生火热中,很容易造成农民起义,推翻暴政,改朝换代。 有教无类 -- 平等的受教育权利 不分贫富贵贱,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所以我们的先辈下南洋,仍然不忘教育,兴办学府让莘莘学子求取学问,成人成才为国做贡献。 这就是为何,“再穷不能穷教育”的观念一直根深蒂固于我们华裔的传统思想中,不论贫富贵贱,政府必须确保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机会,才能避免贫富不均扩大。 不患寡而患不均 这是孔子提出有关透过税收,来确保人民财富分配均匀的观念。这算是世上最早提出社会公义和平等的观念。 孔子在《论语·季民第十六》 中指出:“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 孔子是劝解某位君主,不论有国的诸侯或封地的大夫,不应担心财富不多,只需担心财富分配不均; 不要担心人少,而只需提防境内不安宁; 财富分配均平,便无所谓贫穷; ...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