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1 December 2018

拨款预算增24巴仙 移民局新柔长堤关卡仍面对人手不足问题

昨日,移民局发文告,解释新柔长堤上周末交通塞爆,主要是发生虚报炸弹事件、汽车抛锚和驾车人士胡乱插队造成。 许多网民也到移民局脸书抱怨,在关卡出入境大排长龙,一些网民指出,移民局并没有开放更多柜台,来疏导缓慢和拥堵的通关情况。 在誌期19日的声明中,移民局则指出上周末因为有驾驶者插队而导致拥堵情况加剧;此外,还有车子抛锚、虚报诈弹事件等。 “移民局官员全天候工作,尽最大努力确保民众能安全通关。”文告称,由于职员换班和调派人手到交通流量更高的区域,为此有些关卡将暂时关闭。 换言之,移民局默认了一些柜台“因为调派人手到高流量区域”而被迫“暂时关闭”,并没有足够人手来应对上述情况。 移民局预算比去年增加24巴仙 然而,在拨款给移民局的2017和2018预算对比下,可见政府已增加了移民局预算高达24巴仙。在2017年预算,拨款给移民和关卡监控项目的预算是为8亿1789万3800元。 在今年的预算则提升到10亿1416万2300元,增加了1亿9626万8500元: 虽然增加了24巴仙的预算,移民局在面对高峰时期,仍必须暂时关闭部分柜台,“把人手调派到更高交通流量的区域”。 这意味着,即使提升了近两亿元的预算,移民局仍无法有效供应充足的人手和资源,来缓解关卡拥堵的问题。民众有必要质问,移民局如何使用增加的近两亿元拨款?  

资媒局对《网络公民》抛重弹 要求众筹捐款者需实名

早前,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向警方投报本社英语版涉嫌刊载了含诽谤内容文章。不过,资媒局今早再对本社投下重磅弹,指出本社只能接受来自本地、且经验证的捐献来源,以维持运营。 这意味着,任何未附带个人信息的任何捐款,将被资媒局视为“未经认证的本地资源”,收到的捐款必须退回。 在资媒局所指的第2(d)条款中,如有理由相信捐款来自国外,《网络公民》需呈报有关捐款来源。但是有关条文并未指明,资媒局必须取得捐献者的全名和公民身份,即便所谓的“经验证本地资源”这一词,也未出现在捐献申请表格中。似乎资媒局随意订立条件。 设下比政党募捐还苛刻的条件 资媒局对本社设下的条件限制,甚至比政党还苛刻。如果大家可以参考以下政治捐献表格,大家会发现,有关人士只有捐款超过一万新元,才需要核实身份。 本社在之前曾被列为政治组织,我们其实只需要确保所接受的捐献,并非来自国外,只要捐款在五千以下,就无需申报。 但是在资媒局设定的要求下,似乎所有本社所接收到的民众捐献,捐献者都要提供身份证号,来证实这是本地资源。 在2015年的大选之前进行的两次募捐,我们成功募捐得六万新元,但当时资媒局也不曾立下所谓捐献者需实名的条件。 事实上,根据资媒局的消息,本地众多社会经济网站,只有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Middle Ground(已停业)和《网络公民》,受资媒局在广播(许可证类)通知下管制。 另一种阻挠方式 坦率地说,《网络公民》肯定不是受政府欢迎的机构,支持者不会愿意他们的名字呈报给政府。即便资媒局声称此举是为了避免外国势力干预,但照我说,就是对媒体的恐吓和骚扰。 2017年10月,律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中曾说过: 在2008年,“记者无疆界”的新闻自由指数,在173国中我国仅排名144,还在几内亚、苏丹、巴基斯坦和其他国家的后面。 所以我在2009年提到,有报导称在几内亚有人被“野蛮军政府”枪杀;妇女在街上被强奸,但对于“记者无疆界”组织来说,他们的新闻自由排名仍高于我国。 但“记者无疆界”对我国的新闻自由评比仍然不佳。2017年,我国在180国中仅排名151位,再次低于几内亚;但排名在我国之前的国家:在甘比亚,记者遭拘留、关闭互联网、关掉媒体甚至在去年禁止国际通话服务;在南苏丹,出现世上最严重的避难所危机之一,人民受内战所苦;就连阿富汗、巴基斯坦都排在我国之前。我很想请“记者无疆界”到那里看看。 所以,我们必须对这些所谓国际排名保持警惕,也要清楚他们背后的政治动机。有时,如果他们显然是虚假的,就忽略他们,别把他们的评价常挂在嘴边。 不过,就近期发生的事来看,显然部长对新加坡新闻自由排名的看法是谬误的。即便没有发生暴力行为,但正是对媒体的种种掣肘,才拉低了我国的新闻自由排名。在新加坡,即使记者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报导,但可以用法规来掣肘,使得媒体单位无法正常运作,可见部长的言论毫无意义。 ...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