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2 November 2018

小贩女儿再向网媒陈述事件经过

英文时事媒体《独立新加坡》(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因报导有关年迈小贩过劳死文章,而遭职总富食客恫言以法律行动对付。 第一篇文章,乃是读者分享有年迈小贩被富食客“欺压”,在农历新年期间申请缩短营业遭拒,为避富食客罚款,被迫工作18小时,导致过劳死。 对此,富食客作出澄清,从未收到有关方姓小贩的申请,也强调分支经理发现小贩身体不适,说服他去接受治疗;小贩逝世后也为其家人伸出援手,取消了摊位终止合约罚金。 小贩的儿子也清楚富食客正处理保证金、销售收入和器材等的退还手续。富食客也指出,小贩家属并未向任何网络媒体投诉。 至于第二篇文章,指一名小贩女儿申诉,其父亲因为脚伤,想向富食客请假数日,不过却遭罚款3500元。对此富食客澄清,曾献议在休业后三天内开档便取消罚款,同时也协助安排这名陈姓小贩转让摊位。 上述两位小贩皆在职总富食客位于樟宜机场第四航空楼的Food Emporium食阁经营摊位。 陈姓小贩女儿联系Mothership 陈姓小贩女儿则在星期二晚,透过电邮联系上另一网媒Mothership.sg 陈述事情经过来由: 六月五日:陈姓小贩在摊位工作时,不慎被掉落地上的箱子砸伤脚。医生诊断后给他开出五天病假,不过女儿为他向富食客申请两天休摊。 六月六日至七日:陈氏小贩摊位休业。 六月八日至25日:小贩重新营业至25日 六月10日:女儿基于父亲脚伤,可能无法长时间工作,向富食客申请终止摊位租约。 六月11日:由于父亲脚伤未好转,申请从11日至13日的病假。不过摊位仍继续营业。 六月12日:父亲的脚伤恶化,被诊断出脚趾骨折,需要从六月12日休假至七月10日。女儿有转发父亲的病假单、X光扫描等资料给富食客,不过却没得到回覆。 摊位仍照常营业,身为头手的父亲在早上煮食后就休息,而女儿和另两位助手则继续工作。 [caption ...

阿布扎比主权基金 起诉高盛涉一马公司弊案

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在纽约起诉美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指控后者在一马公司弊案这个“大型国际阴谋”中,扮演重要角色,并试图贿赂其高级管理人员。 国际石油投资公司是阿布扎比的主权财富基金,曾是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合作伙伴。在一马公司陷入丑闻后,IPIC在本周三起诉高盛并索偿。 根据《华尔街见闻》报导,IPIC向高盛、以及高盛的前亚洲合伙人雷斯纳(Tim Leissner)等个体被告索偿。雷斯纳早前已针对串通洗黑钱、以及串通违反《反海外贿赔法》的罪名认罪。 诉讼文件称,在2015年,IPIC担保了高盛安排、由一马公司发行的数十亿美元债券。一马公司丑闻爆发后,马国前朝政府还同意偿还IPIC损失,这一和解方案随后受新政府质疑。 一系列协议投资马国房产和发电站项目 2012年至2014年期间,IPIC高管与一马公司达成一系列协议,投资马国房地产和发电站等开发项目。美国与马国检方都认为,这些交易是精心设计的骗局,以便相关个人为了利益从1MDB中盗走巨额资金。 IPIC还认为,高盛在期间贿赂了IPIC前董事总经理Khadem al-Qubaisi,以及IPIC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的首席执行官Mohammed al-Husseiny,诱使他们违反基金的利益参与一马公司贪污案。 诉讼称,为了换取贿赂,上述两人同意操纵所属机构,滥用机构名称和基建来推进该计划。 此外,IPIC已在阿布扎比起诉对上述两名前高管,认为阿联酋人al-Qubaisi涉嫌接受并洗钱了近5亿美元1MDB被贪腐款项,用来购买美国洛杉矶和纽约的豪宅,而美国公民al-Husseiny收到了6000多万美元。 IPIC还在伦敦启动了仲裁程序,请求执行2017年5月与马国前朝政府就高盛安排债券违约后,达成的和解协议。 丑闻的调查已蔓延至马来西亚境外,牵涉到全球各地的官员与高管。今年受到刑事指控的纳吉否认所有罪名。 《华尔街日报》分析指出,由高盛安排、IPIC担保的债券发行确实是贪污丑闻的核心。美国司法部的调查结果显示,高盛通过代号为Magnolia、Maximus以及Catalyze的项目为一马公司筹集了65亿美元,从中赚取约6亿美元。 而IPIC担保的债券项目,为高盛赚取了整个丑闻中近一半的利得。 文章称,IPIC的起诉表明,一马公司弊案的影响,可能外溢到高盛银行业务。IPIC以及丑闻之后组建的另一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Mubadala ...

网民同情被捕外卖快递员 热心人士拟筹赠电动滑板车

一名外卖递送员因使用违规电动滑板车,在义顺被陆路交通管理局执法人员拦截,但情绪变得激动,而遭到辅警制服和逮捕。 SG Road Vigilante在Facebook页面上载的照片显示,一名穿着Food Panda制服的外卖递送员,在义顺地铁站巴士站附近,遭执法人员制服。同时,一辆电动滑板车被放置在一个秤上,应该是在量度电动滑板车是否超重。 执法人员在本月20日,于义顺二道拦截一名33岁电动滑板车骑士,在量过他的电动滑板车后发现重量超过20公斤。 执法人员向有关外卖快递员解释,他的电动滑板车朝中违规,他的情绪变得激动,躺在路上。“为了外卖快递员和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在场的辅警暂时将他制伏,等候警察的到来。” 警方表示,他们当天约在早上10点半接到一起鲁莽行为的通报,男子之后被捕,警方仍在调查中。 刚买新电动滑板车 SG Road Vigilante也警惕大家需注意自己的个人代步工具(PMD)必须符合陆路交通局规定的规格:重量不可超过20公斤,宽度也不可超过70公分,最高车速不能超过每小时25公里。 也有网民对外卖小哥的遭遇感到同情,也理解电动滑板车就是他的谋生工具,若被充公和被罚款,生计都会被影响。 据了解,外卖小哥在义顺一带送外卖,由于电池不给力,于是努力存钱,终于在前天添购新的电动滑板车。孰料在昨天执法即被充公。 网民西蒂揭露,事主除了送外卖,也有好心肠,虽然不认识事主,但见过他带不良于行的老人家过马路。 应管制PMD骑速而不是规格 一名脸书用户Simon Tay就在雅虎新闻留言表示,理应管制和限制的是PMD骑速,而不是它们的规格。他指出,有些人选择电量更耐久的PMD,就是因为可以工作久一点,为家里赚多一点钱。 有些人存钱存了很久,才买到电量更长的电动滑板车,但结果法律出台后却不符规格。 ”政治人物理应更慎重考虑,与其因为一些网民投诉就立法对付那些辛苦谋生的穷人,不如优先对付那些鲁莽、超速和公然在道路行驶的肇事者。“ ...

《独立》拒绝撤二文章和道歉 富食客恫言采法律行动

职总富食客将对本地时事网站《独立新加坡》(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采取法律行动。富食客代表律师致函《独立》要求该网站在本周二下午三点前,撤下指涉富食客导致年迈小贩过劳死的文章,并作出道歉,不过遭到《独立》拒绝。 《独立》在本月20日下午6时23分,才收到富食客代表律师David Lim&Partner的来函,指该网媒刊登的两篇文章含有诽谤成分,导致富食客名誉受损,要求后者撤下。 第一篇文章有关读者爆料,指有年迈小贩被富食客“欺压”,在农历新年期间申请缩短营业遭拒,为避富食客罚款,被迫工作18小时,导致过劳死。 第二篇文章则指,富食客对同样在樟宜机场第四航空楼食阁营生的年迈小贩,罚款3500元,原因是后者脚伤无法开档数日。 富食客认为第一篇文章“含有不实和误导信息”,有关假消息在网络传播将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富食客已在周一在脸书专页刊载文告,澄清上述两篇文章内容。 《独立》:除非能证明造假才删文 富食客针对第一篇文章澄清,富食客并未受到已故年迈小贩方先生,缩短营业时间的申请。富食客分支经理在今年2月19日,有发现方先生身体不适,说服他去接受治疗,并找人顶替他的位置。孰料,下午就传来方先生因心脏衰竭过世的消息。 至于被罚款3500元的小贩,富食客则指出,管理层曾在上述小贩休业一星期后,发出三天内开档便取消罚款的提议,但对方没有这么做。而事件发生时,摊主正在进行摊位转让,因此触犯了提前终止条款。 虽然面对富食客恫言采取法律行动,《独立》并未退缩,在昨晚发文坚称两篇文章皆“据实报导”,指出“坚持对的事情,感受到辛勤小贩的困苦,我们不会被强势所吓倒”。 该网媒在给富食客代表律师的回函中,目前还不会撤下有关文章,除非富食客能证明其内容涉及造假。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