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0 November 2018

《网络公民》总编许渊臣仍在警局接受调查

今早,五名警员到《网络公民》总编许渊臣(Terry Xu)住处,充公其台式电脑、手机和笔记型电脑等电子设备,致使本社英语网站至今无法更新。 警方是根据投报,指其中一篇由Willy Sum撰写的文章“The take away from Seah Kian Ping's facebook post”,严重指控政府高层涉及贪腐,而援引刑事法典第21条(1)的刑事诽谤罪展开调查。 截至目前为止,许渊臣仍在警察总部广东民大厦接受调查,至今仍未获释。支持者仍在警局外等候许渊臣。 维权律师张素兰担忧,许渊臣可能被警方连续审问,依法可以48小时把许渊臣拘留在警局协助调查。 警方传召许渊臣到警局,后者也在今天下午3时20分报到。张素兰在脸书贴文指出,有关调查涉及一封读者分享的信件,含有涉嫌诽谤“高层人士”的内容。有关文章目前也已从网站移除。和许渊臣一起接受调查的则是上述文章的作者。 然而,张素兰质疑警方的调查有欠妥当,因为如果是涉及诽谤,为何需要动用五名警员,到其住处充公电脑设备?而且长时间拘留许渊臣二人?而不是直接把他们提控上庭? 她指责警方行为形同把警力浪费在调查诽谤罪行,而不是去应对真正危险的罪案。“应该让名誉受损的人士,自己在民事法庭澄清声誉。” 人在泰国出席新媒体研讨会的徐顺全,对于《网络公民》因许渊臣接受调查而暂停运作,感到震惊: 至于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无法接受警方在许渊臣住所扣押其工作器材的做法,呼吁各界给与许渊臣支持。 他说,如果是调查刑事诽谤,只能调查有关的诽谤文章,并不需要充公电子设备而导致《网络公民》完全无法运作。警方的行事已超出他们的权限范围也不符合查案需求。 ...

社论:马善高称不干预租金价格 却默许社企干预小贩营业

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在昨日于国会答复议员询问表示,政府不宜干预小贩摊位的租金价格,那将影响公平竞争。 同时,政府也不宜对生意不好的小贩给予补助,这么做会对那些在健康的市场竞争环境中表现较好的小贩不公平,这也会对附近其他私人经营的食肆不公平。 他表示,市场动力将会为小贩摊位作出公平分配,最终居民将从中受益。 马善高认为,经营模式应该确保租金和成本对小贩是透明和公平的,但不能给予小贩补助,扭曲市场的运作。 不补助小贩免“扭曲市场运作” 他声称,除了执行方面的挑战,社企小贩中心模式整体上是“健全的”,食物价格维持在可负担水平,为顾客提供各式高质量的食物选择,价格一般比邻近的咖啡店和食阁便宜。 “大部分的摊贩的生意也不错,不能让这些成就功亏一篑。政府有在搜集意见,调整模式,为国人改善服务。” 依马善高高见,应让市场“自由竞争”,让市场“看不见的手”自然调节,小贩也算是企业家,也需面对竞争和挑战等风险。 马善高之见,有一半是对的,但是高举“自由贸易”的大旗,至今以来都还是存在争议,在国际平台,强国就很喜欢高谈自由竞争,因为自由贸易主张消除所有限制和阻碍。反之,小国对自由贸易有所保留乃至小心翼翼,深恐财大气粗的强国以更雄厚实力,变相侵蚀掉弱国的财富。 强势社企VS弱势小贩 马善高真的理解,小贩有被放到一个公平的竞争平台去“自由竞争”吗? 如果小贩是自由的企业家,那等同小贩自己就是老板,是老板的话, 对自己的生意理应有最大决策权,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意该怎么做、自己决定几点开始营业、要卖什么。 小贩如果今天心情不好,可以休息吗?照“自由竞争”的概念....可以啊!抱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心态经营,可以吗?可以啊! 可是,自由市场“看不见的手”就会开始生效,顾客会自动淘汰掉他们不喜欢的小贩。小贩经营时间不定,顾客自然会去有开档的摊位用餐;小贩煮的不好吃、偷工减料、不卫生、服务态度差,顾客吃了一次,下次就不上门了。 辛勤的小贩经营摊位,就是为了养家糊口,所谓“手停口停”,小贩真得敢不努力吗?特别是餐饮业本来就竞争激烈,顾客对口味、卫生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小贩不得不与时并进。 但是,既然马善高部长认为不该干预小贩摊位租金价格,那为何环境局先前却默许社会企业机构,接管小贩中心后对小贩诸多钳制?例如规定小贩的营业时间、或强制征收洗碗盘费用、做合约的律师费也算在小贩头上,甚至连美食餐点该放什么料也要管? 诚如小贩林家良所言,经营小贩摊位的挑战“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为了增加营收而拉长营业时间,有些小贩做足12小时,有时累到站着都会睡着、回家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倒头就睡。 当其他人还在梦乡,有些小贩天没亮就开始准备餐点,然而开档一直做到中午12、1点,却被认为营业时间不够。 他们绝对不是在散播“情绪化的假新闻”,这些都是他们实实在在的经验。 ...

年迈小贩因伤休业一周被罚款3500元 富食客辩称曾给机会免罚款

早前,一名小贩女儿向媒体申诉,自己年迈父亲在职总富食客管理的机场食阁开档营生,因受伤而找不到替代员工,想休息数日,却被管理层罚款3千500元。 有关不愿具名的小贩女儿是在日前,向英文时事网站《独立》媒体爆料。小贩的父亲在富食客管理的樟宜机场第四航空楼食客开档,担任主厨。今年六月,由于父亲在工作时受伤,由于伤势严重,被迫休息一周。 女儿解释,由于不能聘请客工,越来越少国人和永久居民肯在食阁摊位工作,父亲一直面对人手不足问题。父亲甚至要轮早晚班连做,才不会被富食客管理层罚款。 “由于父亲伤势较严重,我们被迫休业一周。我致函职总富食客解释父亲的状况,指出我们一时找不到头手来顶替父亲,希望对方能通融。然而,富食客不接受我们的解释,却开出3500元的罚款。” 女儿也向媒体揭示与富食客的电邮往来截图,也附上医生开出的病假单和父亲骨折的X光扫描图: 然而, 女儿收到富食客零售部助理运营经理Aaron Chia,在回绝对方取消罚款的请求时说: “请注意,作为摊位管理者,若员工因无法预知状况无法工作、又没人能顶替经营摊位,我们不能纳入考量。更重要的是,摊位不应只有一个人来经营。” 女儿对于对方的答复表达失望,也很遗憾这个声称是非营利的官联餐饮机构,无法弹性处理和罔顾旗下摊贩的健康。   富食客:曾献议休业一周后三天内开档,可免罚款 职总富食客在回覆《8频道新闻》询问时则解释,管理层曾在上述小贩休业一星期后,发出三天内开档便取消罚款的提议,但对方没有这么做。 而事件发生时,摊主正在进行摊位转让,因此触犯了提前终止条款。 富食客对小贩开出的3500罚款。小贩女儿称,罚款从他们的2万2600元抵押金扣除。 发言人也指出,摊主在今年6月10日通过电邮表示希望提前终结租约,并申请将档口转让给别的租户,公司已同意并协助处理转让事宜。 ...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