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6 July 2018

感念詹时中解燃眉之急 乔立盟立志传承奉献精神

乔立盟在今年初加入新加坡人民党,放眼为新加坡居民生活带来改变,特别是为波东巴西居民。 早在1984年,13岁的乔立盟就陪同父亲,聆听民主党创党人詹时中的竞选政治讲座,感受选民的热情。后者在该年赢得波东巴西国会议席。 乔立盟展示一张1984年,詹时中中选时的热闹场面,红格中右三为乔立盟父亲。 四年后,在詹时中的竞选集会,乔立盟帮助父亲派发竞选宣言给信立新村居民。“我的父亲开了一辆蓝色小卡车,我则就坐在后面把传单传给他派发,至今我还保留着父亲当时穿着的民主党T恤。” 建屋局拉屋  詹时中救急 但是真正影响乔立盟政治信仰的,还要回溯到1990年的一件事。当时,乔立盟一家不敷偿还抵押金,导致房屋发展局要拉回他们在西裕廊的组屋单位,乔立盟的父亲只好硬着头皮向詹时中求助。 詹时中当时二话不说,就签了支票帮乔立盟一家偿还了组屋押金,他们一家才免受流离失所之苦。詹的无私和真诚慷慨助人,使乔立盟深深敬仰,决心继承这种奉献精神,辅助社会弱势群体。 上述事件至今已28年,乔立盟没有忘记幼年时詹时中雪中送炭,他在生活中秉持信念不懈努力,担任过部长新闻秘书、新加坡游泳协会副会长和2011年至2014年新加坡环境理事会总执行员,也成立了自己的通讯公司SPIN Worldwide,同时也成为詹时中体育基金会的副主席。 “不论来自什么背景,每个人一生中可能会遇到需要帮忙的时候,最重要我们必须即时伸出援手。”乔立盟说,这种想法随着年龄增长越发强烈。 乔立盟在2015年选举前曾助阵行动党,受询及为何最终选择加入反对党,他表示这是他感念詹时中对他一家的付出,也希望能把詹的政治抱负传承下去,“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 近期,他协助波东巴西一名曾服刑居民反映问题,使得后者成功找到工作,养活家人。乔立盟冀能“日行一善”,为不幸群体和面对困境人士改善他人的生活。乔立盟说,会一直秉持詹时中的信念,并希望大家这种爱心能人人传递下去。 同时,自1984年聆听詹时中的政治演讲,詹时中无时无刻为新加坡人的理念,乔立盟也铭记在心。虽然45岁的乔立盟仍是政治圈新手,不过热衷于服务波东巴西居民,已经为他争取得不少赞誉。

预留停车位给部长出席校园活动 民众质问何不停在组屋区

一名民众向“网络公民”爆料,教育部长王乙康出席兰景中学(OPSS)种族和谐日活动,校方在活动前一天,就特地把停车位预留给部长及随行的北区督学,学校教职员则被指示停在别处。他质疑校园停车收费未能公平执行。 这名不愿具名的民众提供照片,显示一大清早,有一排停车位已被预留。其中一辆车牌号码SCH4800D轿车,遭眼尖网民鉴定认出乃王乙康座乘。两年前,同一辆轿车曾被网民踢爆,违规堵塞于国家图书馆的消防车出入口。 这名民众质问,既然部长有缴特别年费,在执行公务时可停车在建屋局组屋,而最近的组屋停车场仅在咫尺之遥,为何还需特别礼遇,让部长尊驾占用校园内的停车位。 教师缴停车费制度将在下月1日落实,但有别于高等学府,中学校园不设收费闸栏,教育部表示这是为了“减低行政工作和成本”,只由校方根据发放的停车印花,确保访客和教职员停在制定的停车位。 这意味着,所有在校园工作者,包括所有教职员、食堂经营者、经常到校处理事务的书商、校外教练等,都得购买印花,缴交停车月费。但是,学校访客(例如部长)却不会被征收费用。 访客无需付费,但是所有教职员却需要为停车位买单。 裸薪制度只落实在教师身上,但是教育部督学等高职,却不受管制。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谢建平就曾批评基于“裸薪”准则,向教职员征收停车费是“可笑且羞辱老师”的。 早前,国会议员被揭发每年仅需付365元的特别停车年费,就能在新加坡全境的建屋发展局(HDB)组屋停车位和国会停车,相当于每天只需付1元。 今年8月起,教育部属下360所中小学和初级学院,教职员需缴付停车费,教育部长王乙康估计,每年预计可征收800-1千万元的停车收费,款项将悉数纳入学校资金。 事缘在2015年总审计署报告反映,有几所大专学府的停车费低于市价,认为这类做法等同“隐藏津贴”,不符合公共部门“裸薪”标准。 教师被要求每个月为有盖停车位付100元,露天停车位则为75元,至于学校假期减少为15元。部长表示,这些收费将转入学校基金。 https://www.facebook.com/ongyekung/posts/2097118616969396 王乙康亲自回应谢建平的批评,并回应遵从“裸薪”原则的必要。 王乙康于5月25日的个人脸书贴文,解释自从审计署揭发免费停车有违“裸薪”,该部认真看待不规避,不会挑选、剔除该遵守那些准则,维护自身的自律。 王乙康坚称,向教职员征收停车费,符合公共服务部门“裸薪”(clean wage)准则,确保公务员并未享有“隐藏福利/津贴”。“这是保障干净政府的重要举措。” “我们花时间和教育工作者讨论,也向大家解释遵守“裸薪原则”的重要,不能把特权提供给开车群体的教职员,也与其他公务员不一致。” 不过,上述爆料民众则认为,部长作为民选议员,既然已经享有每日一元在建屋局组屋停车的优惠。 他补充,如果不设收费闸栏,我们每年预计能从停车费收取1千万元收入,应该足以追回设闸栏的成本。是否要等到下一个总审计署报告,揭发督学高职在校免费停车,涉及“隐藏福利”,才会有进一步行动? 与此同时,“网络公民”已致函部长王乙康,等候他针对此事回应。

Page 1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