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 July 2018

街访被质问水电费调涨? 英兰妮部长亲自驳斥“传言”

一则网络贴文声称总理公署部长英兰妮,在街坊中峇鲁巴刹时,被一名老者斥责,最后灰头土脸离开。此事真伪引起网民热议,甚至英兰妮本身也出面驳斥,有关贴文扭曲事实。 该帖文称,英兰妮拜访该巴刹群众,靠近一堆老夫妇时,主动伸出手作自我介绍,说她是部长暨国会议员。但是老者没有站起来,告诉她:“你是谁我不在乎,我吃饭的时候不想被打扰。” 英兰妮再问老先生,是本地人还是马来西亚人,这时老者回答:“我是土生土长新加坡人,而且我对于今天开始第二次调涨水费至15巴仙和电费6.9巴仙,非常有意见。” 帖文称,在附近观众的围观下,英兰妮没有和老人继续对话,灰溜溜地走了。 英拉妮:未和老者深谈 不过,丹绒巴戈集选区国会议员的英兰妮,则在其个人脸书驳斥,该传言扭曲了他与老者之间的对话,因为老者说不愿被打扰后,她就转而拜访其他民众,根本没有时间再继续进行对话。 英兰妮在其脸书如是阐述: 我到中峇鲁巴刹进行长约探访,借此聆听基层民声,也方便有需要的民众可在现场直接与我沟通。 聚集在此的多是附近邻里,也有来自其他地方的访客。我一般都会询问他们来自哪里,略微了解下他们的身份背景。 当然,在探访过程选民给我的反应不一,有些感到惊讶,有者很热情欢迎,或要求一起合照。有些选民愿意与我分享早餐,非常亲和。 也有少部分民众不愿倍打扰。当时我接触一对老夫妇,也自我介绍我是议员,老太太很友善,只是他的丈夫不想被打扰,我也尊重他们并离开。 奇怪的是,不久后网络流传一则文章,为我和老先生的对话加油添醋。事实上当老先生说不愿被打扰,就没机会在有进一步对话了。 不过,我清楚不应被这种网络传言所影响。走向基层都是身为议员的基本功。 https://www.facebook.com/IndraneeRajah/posts/2294125320604424   网民:民众有私隐  勿特别奉承议员 虽然只是英兰妮部长在街访时的一段小插曲,但是网民看法不一,英兰妮支持者也和其他网民争议,谁的说法才是真的?基于该贴文只是片面文字,并没有影像,致使大家无从考究。 只要有反对行动党议员的声音,党粉们即一面倒认为这肯定是反对党支持者做的。网民Kiezin对此不以为然,认为也无法证明这是反对党故意捏造的贴文。 有者评述,如果有人主动表示礼貌问候你,至少也应握手回礼,随即遭到反驳,认为人都有个人私隐,老者在吃饭既然不喜欢被打扰而拒绝英拉妮,并无不妥,并不会因为英拉妮是民选议员,就代表她比普通民众高人一等,所有人都要招待、迎接她。 ...

议员身兼二职 客户和公众利益,孰轻孰重?

在本月升任律政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的唐振辉,认为过去分身担任城市丰收教会案辩护律师,并没有造成任何利益冲突。 唐振辉受理城市丰收教会失信案期间,担任政府国会内政及律政委员会副主席。他在该案为该教会创会牧师康希辩护。 他在接受亚洲新闻台专访时透露, 他理解担任该失信案辩方律师然他招来很多负评,被抨击这不是人民行动党议员所为,“但我不会道歉,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同样决定。这是我的工作,有人把案子带到律师楼,要我受理。” https://youtu.be/-kR2y5IJ48o 他说,律政部长尚穆根,也强调宪法保障任何人都有权在法律面前选择自己的辩护者。如果律师因为被批评而不敢为受害者请命,那么我们的法治精神是匮乏的。 他补充,难道身为行动党议员,就不能作为律师为嫌犯辩护?那么身为医生的议员是否就不能为嫌犯治病? 去年4月,高庭三司在二对一的情况下,用刑事法典第406条文,以较轻的失信罪惩罚丰收教会案的失信者。今年初,最高法院上诉庭也维持原判,没有接受控方要求,加重康希和五名副手的罪刑。 上诉庭解读,“代理”应为职业代理,即保险经纪和房地产经纪等,不包括公司董事。 唐振辉担任康希辩方律师。他在专访中辩解,有关条文多年不曾修改,已不合时宜,存在缺陷。他指出丰收教会领导并不属“专业代理”,以409条文对付康希并不恰当,法律规定刑罚是根据被告的层次而定。 “我很庆幸我能够把道德情感从我的专业态度中区分出来。作为律师我陈述眼前的事实。” 是议员又是辩方律师 尚穆根在今年2月曾表示,有关刑罚太轻,考虑在国会讨论,提高高级职员失信的刑罚。 “政府政策很明确:身为组织高层或管理者,你获得高度信任和更多的权力以管理组织产业。一旦失信,理应获得比普通职员更重的刑罚。”尚穆根表示,责任越大刑罚更重影视毋庸置疑的。 在此,我们并非议论对于失信者的刑罚是否太轻,关键在于,康希的辩护律师唐振辉,当时也是国会内政及律政委员会副主席,而该委会职责,就是监督各部门的相关立法事项。 为此,唐振辉发现法律漏洞,是否有责任建议国会,有关法律已经不合时宜?而他作为康希辩护律师的身份,是否能在不影响议员捍卫公众利益的立场下,又能捍卫其客户的利益? 高级律师收费不菲 城市丰收教会案件是我国审讯期最长的案件,六名被告在2012年被控。六名被告中,除了周英汉,皆有代表律师,其中四人聘请了高级律师(Senior Counsel),唐振辉即为其中一员。 如果案件复杂且持久,高级律师的合约金可从100万元起跳或更高。合约金依据几个因素决定,包括案件重要性、涉及数额、被告身份地位和控状对被告身份的影响等。 ...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