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2 June 2018

新国知名网红 为剽窃照片道歉

知名网红摄影师Daryl Aiden Yow,承认盗窃网络图库照片假冒个人作品,并在其个人IG账号发贴文为其行为道歉。 “针对我的不满是合理的,我承担所有责任,”这名来自新加坡的26岁网红说,“我不应剽窃他人作品,也不应误导我的粉丝和欣赏我作品的人。我以摄影师行销自己,但是却让对我有期待、愿意相信我的人失望。” https://www.instagram.com/p/BkRzpS_HV-1/?taken-by=darylaiden Daryl的IG拥有超过10万的粉丝群,也与索尼、欧派和优衣库等知名品牌合作。目前,Daryl已删除其个人专页的摄影作品,只留下道歉声明。 网络媒体“慈母舰”早前揭发,Daryl的摄影作品与源自Shutterstock、CanStockPhoto和Unsplash网站的图库照片相似,一些照片在颜色和构图经过修改,怀疑后者有剽窃嫌疑。 基于Daryl是具有影响力的网红,粉丝皆是仰慕其精美摄影作品而来,而且Daryl透过代言和摄影工作盈利,在事件爆发后,令一众粉丝无法接受,感到受欺骗。 图为其中一幅被网民抓包造假的图片,来自图库CanStock。 去年7月,Daryl还曾接受《精明在地人》专访,文中描述Daryl:善于拍摄引人入胜照片,是富有经验的旅行者,从严寒的冰岛到酷热的印度,都有他的足迹。 索尼公司在得知此事后,对外表示“感到震惊和失望”,指该公司鼓励文艺原创,但是不会容许剽窃行为,并严正看待此事。 索尼公司把知名网红的作品上载到公司官方专页,作为行销旗下相机的手段。Daryl在一些帖文中,也自居“索尼的创意伙伴”。 除了索尼公司,Daryl也是多家知名品牌的代言人。 图为Daryl官方网站中,列举曾合作过的客户和伙伴。 Daryl的剽窃风波甚至受到国际媒体如英国广播电视台报导,也引起有意与网红合作的企业,反思网红个人操守和信用,也间接影响其代言企业的声誉。

2025无支票支付 惟网民倾向多元付款选择

教育部长暨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董事王乙康称,政府有意逐步减少现金和支票的使用,鼓励电子付款普及化,放眼2025年新国成为无支票社会。 “这并不表示我们要落实完全无现金社会,现金对一些人来说还是很有用,我们鼓励人民多善用更便捷、安全的电子支付。” 他说,本地超过八成消费者使用、近六成商家也接受电子付款,现金和支票支付的使用已逐年下降。 王乙康是出席新加坡银行协会年宴,在致词时这么表示。 据金融管理局统计,过去三年,通过即时电子转账和银行卡的付款额每年增加100亿新元。相对下,透过提款机提取现金数额每年减少3亿多元。 电子支付公积金 银行界也将推出企业版的电子支付系统“PayNow”,未来只需银行户口的实体编号(UEN),就可进行企业转账。 只要有手机号码和身份证号码认证,也能针对个人或企业转给个人的大笔账目转移,这也包括教育储蓄奖励金和公积金。 教育部在年初即已试行透过PayNow转账奖励金给受惠学生;今年三月开始,一些年龄超过55岁的公积金会员已可透过PayNow,提取户口内的积蓄总额。 王乙康也提出有关电子支付的防盗安全问题,他指出,金融管理局将在今年针对电子支付诈欺制定新法,保障消费者权益。 政府有意把新加坡发展称“智慧国”,总理李显龙曾表示,新国科学工艺发达,学府教授电脑编程和机械知识,但是在电子支付方面,却是中国领先,连路边炒栗子小贩都能接受微信支付。 基于中国电子支付系统主要由两大集团垄断,为此消费者都趋向于较统一的支付方式,才能做到“付费靠手机,钱包放在家”。从德士费、用餐甚至打赏服务员,靠电子支付就能搞定。 新加坡公共交通系统,也放眼2020年落实无现金交易,地铁站已逐步停止接受以现金为车资卡充值,鼓励乘客改用电子支付系统如银行卡和信用卡加额。巴士也不再接受现金支付车费。 网民:多元选择保障强劲货币系统 网民普遍乐观看待电子支付成为趋势,不过认为不尽然需要完全终止使用支票或现金。但是在使用电子转账则会更小心,避免第三方透过非法途径获取个资,或盗窃账号里的钱财。 网民Travis Lin举例,瑞典作为无现金国家,如今却也要依循旧例,这是因为电子支付逐渐被少数几家公司垄断,再者若遭受大规模骇客攻击,在电子世界里的钱财都可能化为乌有。为此,需要更多元的交易付款选择,才能保障一个较稳健货币系统。 Jas Teo担忧,距离2020年只剩一年半,对于那些较少接触科技的乐龄人士,甚至不懂怎么使用电子支付,很难短时间掌握;Ipar Asnah则乐观看待,认为自己身为家长辈,都接受国英语教育,可以请自己的子女教导学习。 ...

当权者喉舌 月入过万 国阵倒台网军丢饭碗

“树倒猢狲散”,509全国大选国阵痛失政权,断失资金来源后,过去作为国阵喉舌的众多网络枪手,立时从网路上销声匿迹。 透过在脸书等社交媒体,发帖文和评论诽谤、抨击国阵对手,粉饰和为国阵歌功颂德,一些网络枪手能领上万令吉的月薪,但随着主子不再当权,没了丰厚资源,这些枪手只好各自散去。 一名不愿具名的巫统枪手向《透视大马》披露,自509大选后,司令部再也没有任何指示,协调员也如同人间蒸发。他相信,一些网络枪手可能已过档希望联盟,不过,一些较具有财力的党分部或领袖仍继续资助旗下枪手。 首相署特别事务部统筹网军 国阵主要政党巫统聘请网络军团,和希盟支持者在网络开战,已不是什么秘密。前朝政府甚至开设直接隶属首相署的特别事务局(JASA),统筹“向人民讲解国家政策”事宜。 2012年巫统把网军纳入该党科技通讯部新媒体单位,由时任笨珍国会议员阿末马斯兰领导,另有国阵策略通讯局副主任司徒忠监管媒体。 去年11月4日,巫统资讯科技局还举办规模最大网军集会,人数高达3千500人。 一名网络枪手称,网军针对各种不利国阵的新闻或评论,都有清晰战略。依据背后巫统高层的指示,每个团队由协调员安排,他们书写的议题和论述角度。 网络枪手的薪资取决于当事人的专长和影响力,部落客和网站作者的比较专业,有者甚至领过数百万令吉的酬劳。 马国网络枪手为打击对手,也极尽抹黑、造假之能事,但是《反假新闻法》是被用来对付异议者的,属于同一阵营的自然不受对付。 希盟政府上任后,为节约开支,主要功能为国阵政府传声筒的特别事务局,也被首相马哈迪关闭。 特别事务局为国阵政府进行文宣工作、管理社交媒体、进行政治分析,以及印刷解释政府政策的宣传品,比如图中的《一马公司:谁说没有解答?》,这62页手册耗资62万6250令吉,备受诟病。 国内网军营造当权者受欢迎假象 我国当权者人民行动党,自然也体认到网络战场的重要,而且网军有组织性地营造人民行动党领袖正面、政策受欢迎的假象,同时反击任何不利当权者的消息。 今年2月,反对党议员林鼎在其脸书上载视频,批评政府2018财政预算案“推卸责任”和忽略乐龄人士权益。其视频在脸书流传了14分钟, 但不久后,林鼎脸书账户“被登出”,网民找不到他的个人专页。 《网络公民》报导林鼎账号“被消失”事件,引起网民愤慨,炮轰脸书应保持中立,不应受到新加坡政治所影响。在数小时后,林鼎脸书账号又重见天日。 https://www.facebook.com/tean.lim.75/posts/241417183067291 网军蜂拥举报  林鼎贴文“被消失” ...

一马公司洗钱纳吉不知 马哈迪:当人民傻的?

马来西亚首相敦马哈迪驳斥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指后者不可能对一马公司资金转移毫不知情,所有相关文件都有纳吉个人签名,简直是“把全国人民当成笨蛋”。 “说他不知道,如何令人信服?第一次借贷的420亿令吉(142.6亿新元)所有账户往来,都有他的签名。如果他说他不知道,那他肯定不知道签名为何意。” 敦马在接受《马来邮报》采访时称,控告纳吉的证据“近乎完美”,他也掌握纳吉涉及一马公司洗钱丑闻的文件,以及多少资金转入了纳吉户口。 本周三,纳吉接受路透社专访,纳吉声称不知道在其个人户口流通的钱来自一马公司,被用来购买豪华游艇、名画、珠宝和房地产。一马公司董事局和其顾问,未曾向他揭露挪用公款之事。 “20亿令吉被转入自己的户口,纳吉却说不知道,这根本不可能,要用到钱我就需签名开支票,他的说法非常可笑,把人民都当傻瓜。” 国阵若执政 增3千亿国债 美国司法部反盗贼政治调查部,曾调查有7亿美金(9亿5361万新元)从一马公司不当转移到纳吉户口。 一马公司自2009年创立以来,累计债务420亿令吉。敦马感激马来西亚人民在509做了明知决定,因为如果纳吉领导国阵政府胜选,未来国家债务恐再飙升3千亿令吉。 “纳吉在选前做了种种竞选承诺,给各州属和单位累计拨款达600-800亿令吉。纳吉若要兑现上述巨额承诺,就只能再借钱。” 网民:幸好换了政府 一马公司案件的揭发,引起普遍马来西亚公民对首相的不信任更拖累国阵成员党在全马的选举成绩。 固然,一马公司只是大马公民投下反对票的主因之一,促成执政大马60载、根深蒂固的老牌政权国阵倒台。 纳吉为填补一马公司债务征收消费税、基层民众生活负担加重没有改善等,还有担忧国阵政府继续执政,国家前途堪虞,都令人民对国阵失去信心,抱着“给5年时间,换人做做看”的心态,扶起希盟政府上台。 虽然民众对于新财长林冠英是否应公布国家债务意见不一,但希盟政府至少拿出诚意,全体内阁成员减薪10巴仙,也号召全国人民捐钱到“希望基金”,筹募救国款项。希盟政府登高一呼,一个月下来累积捐款已经逼近9千万令吉,说明普遍民众对新政府诚信有信心。 马国最高元首莫哈末五世见人民踊跃捐款救国,也关心国家债务,自愿减薪10巴仙直到2021年,也宣布今年不在皇宫举办开斋节开放门户,把省下的钱用来救济有需要人士。 政府要人民出钱救国较罕见,对此林冠英曾解释:不管人民捐1令吉、10令吉还是100令吉,此举是为了让人民对国家有认同感、一起参与救国,营造政府和人民同心共度时艰的决心。 https://youtu.be/ZDMGFw9a9qA 面对不公平的选区划分、国阵掌握国家机器、朋党拥有充足竞选资源等不利因素,希盟仍能突破重围执政,虽令全球大跌眼镜,不过也揭示简单的道理:再强大的政权也不能千秋万载,特别是极度的权力导致极度的腐败,终有一日,人民海啸会来临。

民航局主席李显扬 交棒郑维荣

交通部于本月21日发表文告,新加坡民航局(CAAS)主席李显扬,将在本月30日卸任,交棒副主席郑维荣。 “作为交棒计划之一,郑维荣自2016年12月1日起,即受委为民航局副主席。”郑维荣也是永泰有限公司(Wing Tai Holding Limited)副主席、丰树产业(Mapletree Investments)和新加坡美术馆主席。 自2003年至2016年,郑维荣担任新翔集团(SATS)主席、1993年至2001年任新加坡旅游局主席。他也曾是国家艺术理事会主席、建筑业发展局(现为建设局)、市区重建局和新加坡航空董事。 文告称,郑维荣不论在私人和公共领域的丰富经验,将是民航局发展安全和充满活力民航枢纽的最大助力。郑维荣在2015年也获得功绩奖章(Meritorious Service Medal),以及2010年公共服务星章。 随着新加坡民航局改组和樟宜机场企业化,李显扬被委以重任,自2009年7月1日接掌民航局至今,对新加坡发展国际化航空枢纽,扮演重要角色。 交通部感谢在李显扬领导下,落实航空安全体系的现代化、樟宜东区规划、新加坡成为航空交通管理卓越中心,以及草拟无人航空系统法规。民航局也因此在区域与国际航空界奠定显赫公信力。 现今,新加坡机场每周拥有7千200趟班次,连接全球400多座城市。自2008年以来,乘客与航运流量从15巴仙迅速增长至65巴仙。空运吞吐量在2017年首次突破213万吨。 李显扬也是现任总理李显龙的弟弟,具有卓越经商能力,其父亲暨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形容他“对投资很在行、非常精明”。

Trending posts

June 2018
MTWTFSS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