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8 June 2018

被禁牛车水摆卖 跳蚤摊贩何去何从?

在上周,‘网络公民’转载,一名摆摊老人临时被禁止在牛车水摆卖的事件,引起网民关注。小贩们被告知,他们只能摆卖到6月底,但是至今没有任何单位接触和安顿小贩们,安排他们到其他地点摆摊。牛车水跳蚤市场的命运,前途未卜。 ‘拯救双溪路跳蚤市场’脸书专页,录制两端采访摊贩的视频。其中一名原本在双溪路摆摊的摊贩Ah Leng,自该处在去年关闭后,一直辗转在数个不同地点摆摊营生,如夜市、兀兰孟加拉员工宿舍和牛车水周末跳蚤市场。 对于要拿货坐公交去兀兰摆摊,对Ah Leng来说较不方便,她认为牛车水地点较好,但现在又被告知只能摆摊到6月底。 https://www.facebook.com/savesungeiroadmarket/videos/981529828670239/ 根据牛车水集藏俱乐部,誌期5月12日于会员们的通知函,告知于硕莪巷的牛车水周末跳蚤市场,将在7月1日起关闭。 信中解释,在“步行搭公交”计划下,在捷运站附近米将增设雨盖走道,其中硕莪巷部分地段也受影响,工程将在月份开始。 至于建屋发展局则征用该巷史密斯街进行房屋提升计划。基于施工期间的安全,当局不建议跳蚤市场在此继续摆卖。 牛车水集藏俱乐部则免去会员们最后一个月的租金。但是信中并没有提及,有任何单位将以什么方案协助安顿小贩们 https://www.facebook.com/savesungeiroadmarket/videos/961909847298904/ 对于小贩来说,他们只是期望有个固定的地点,可以供他们摆摊,做点小生意谋生。有者一天也只能赚到10、20新元。如果没有地方可以给他们做生意,他们只好寻找充满不确定因素的出路。 跳蚤市场不失礼  游客心头爱 在牛车水的商贩,有不少是来自过去的结霜桥跳蚤市场。当初政府宣布征用该地点,自2013年以来,来自各阶层的小贩,当中不乏建筑绘测师,曾提出请愿和不同建议,包括将跳蚤市场融入社区和长远未来发展的提案。 然而,当时没有任何高阶官员愿意走下基层,和二手物品协会的成员对话。早前,曾有精英要员认为有必要整顿市容,暗示需减少“难以呈现”给民众和外界的旧时代跳蚤市场,还建议这类小生意可以转往网路售卖。 来到跳蚤市场淘宝,花数个小时、用满意的价钱找到心仪的宝贝,是多么有趣的事。跳蚤市场也是本地民众赚取额外收入的平台,或是把家里额外但还能使用的用品割爱给他人,而不是随意丢弃制造垃圾。 跳蚤市场若管理得当,并不会有碍观瞻,即使新加坡高度文明发展,跳蚤市场仍然是民众和游客的最爱。 英国伦敦贵为国际大都会,但是民众和游客从未认为波多披罗的跳蚤市场有碍观瞻,反而是知名必去的淘宝胜地。(图源:http://www.qqqnm.com/)

珍稀野鹿误闯大道遭撞  网民吁发展莫忽略野生物种安全

误闯高速公路,一只野生山羌水鹿被车撞伤动弹不得,躺在路上,也引起了连环车祸。 事件发生在靠近万礼路出口路段的武吉知马高速公路,附近正是施工中的万礼生态园区。新加坡野生动物保育单位派遣5名保育员和兽医赶往现场,将这头120公斤重的野鹿载往野生动物医院。然而,野鹿身上多处受伤难以复原,兽医不得已在早上8时许给予安乐死。 这已不是首宗野生动物遭路杀事件:去年初一只马来穿山甲被发现横尸夜间动物园附近的万礼路段;今年2月,一只水鹿和豹猫的尸体也在万礼生态区发展项目500米内范围被发现。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021462631468483&id=100008142972026 网民在四个月前分享的另一宗野鹿遭路杀事件。 万礼一带正进行次级森林清除工程,让路给生态园区的发展。相信是近期的施工令栖息地缩小,野生动物被迫迁移时误闯大道,遭到不测。 虽然万礼生态园发展项目高级副总裁严汉伟,在早前声称当局在施工期间,会先把动物引导到工地以外的地方;他在致函《海峡时报》论坛时也指出,该公司成立全天候待命小组,专门应对项目周边的“路杀”问题,紧密关注工地周边情况。 施工期间,万礼湖路限车速在每小时20至40公里、设减速坡、安置有野生动物路过的标示,惟动物遭路杀的情况,仍时有发生。 有网民就呼吁驾驶者在靠近该路段,看见野生动物的标志,就应该放慢驾驶速度。Annette Elizabeth Phua说,就如澳洲的驾驶者,看见有关警示标志,都确实慢驶,再者若撞到野生动物的刑罚也不轻。 网民忧发展令生态失衡 网民Derick Choo就担忧,新国清除森林来打造更多人造的动物园和生态景区,反而导致许多频危动物流离失所;John See Toh则建议在道路两旁围栅栏,避免动物闯入。 Arnie Tan则在留言中标签陆路交通局呼吁关注此事,因为野生动物误闯道路,对动物和驾驶者都很危险。“我曾在行驶时发现一只孔雀倒在高速公路中,但在繁忙大道根本无法下车施救。” 也有网民惊讶纵使新加坡绿色植被不多,仍有珍稀的野生水鹿栖息。他们相信遭遇不测的水鹿应该还有同伴,希望当局做好自然保育措施,在高度发展的新国,稀有野生物种应该获得国宝级的对待。 生态连道示意图,连道将在2019年上半年种植树林,成为野生动物过马路的“天桥”。(图源:万礼生态园官方网站) ...

马国巫统党选开打 7人角逐党魁宝座

(18日讯)马来西亚最大反对党巫统,即将在本月30日举行党选,现任代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和巫青团长凯里等多达7人,将角逐该党一哥宝座,引领该党重振江山。 巫统执行秘书拿督阿都劳勿夫,在本月17日下午新闻发布会向媒体披露,该党党选提名截止,本届巫统三机构选举共612人参选,其中7人角逐巫统主席一职,乃历届党选最多党主席候选人的一次。 有三人角逐署理主席、九人争三个副主席职位,121人竞逐25各最高理事职。 该党仍会筛选候选人名单,交由报穷局审核他们的资格,所有候选人在今天下午5时抽签决定顺序。 针对另4名党主席候选人,阿都劳勿在媒体追问下三缄其口,仅表示更多详情将由巫统秘书拿督斯里东姑阿南在今天宣布。 这也是巫统党主席职位在1987年当选后首次出现竞争,姑里、阿末扎希和凯里,俨然成为该党“老中青”三代之争,新一批领导人肩负带领巫统走出509败选的低谷。14.5万名有权投票的代表,将作出决定该党未来走向的抉择。 自前首相纳吉在第14届马国全国大选后,为选举结果负责,于5月12日卸下巫统党主席一职,前副首相、纳吉副手阿末扎希顺理成章巫统代主席。 然而,接掌代主席至今一个月,扎希仍未完全稳定巫统内部军心,例如玻璃市大臣风波闹了一个月,反而交给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遴选大臣;再者,他在6月7日曾拜访现任首相马哈迪,也成为党内反对派攻击的焦点。 81岁的东姑拉沙里自1962年入党,曾任巫统副主席和财政部长,是党内元老派,现为候任话望生国会议员。声称有信心击败现任代主席阿末扎希,让巫统扮演号忠诚且负责人的反对党角色。 1987年巫统党选时,姑里挑战时任党主席敦马哈迪失败,结果在1989年离开巫统另起炉灶,成立46精神党。 东姑拉沙里当时团结主要的反对党,以期在1990年的大选击垮国阵,达到改朝换代的目的,但出师不利,后来46精神党解散,东姑拉沙里在1996年率团重投巫统怀抱。 新生代凯里越级争上位 至于42岁的凯里,是巫统有史以来最年轻党主席候选人。原本他提成副主席参选表格,却在前天改竞逐党主席职。他自称是考虑到巫统的处境和未来生存,才作此决定。 凯里称,将全力奋斗让巫统以新躯体重生,回到过去身为马来政党,却能包容、涵盖和代表全马各族人民,不限精英阶层的平民政党。 根据巫统党章第5.9条,攻打最高理事职位者包括主席,必须曾担任一届最高理事或一届区部主席。 巫统本次党选将选出主席一名、署理主席一名、副主席三名、妇女组主席一名、女青团长一名、巫青团长一名,以及最高理事25名。提名截止为6月17日。巫青团、妇女组与女青团选举投票日是6月23日。巫统高职与最高理事选举则是6月30日。 虽然在509全国大选丧失中央及多个州政权,然而在马国国会222国会议席中,巫统仍有54名国会议员,是议员人数最多的政党,其实力仍存在。

骗家长海外子女遭绑架 老千新招诓外籍生

根据新加坡警方在本月16日的贴文,警惕本地与外籍学生,若接到自称是政府要员,索取个资和付款的可疑来电,不要轻信。 警方提醒,任何政府部门都不会透过电话通话或社交媒体索讨个资或银行户口资料,如果有关人士声称自己来自祖国的执法单位,警方促请外籍人士在行动前务必先向在本地的大使馆或领事馆求证。 警方近期接到中国家长或监护人报案,指在本地求学的子女遭人绑架。调查后发现是诈欺骗局。 向外籍生下手,再诓学生家长 其中一起案件,一名中国籍女学生在11日接到声称来自中国公安的来电,要受害人协助调查儿童走私案。该学生依照指示共转账了2万2010新元给这名陌生男子,还为他购买了4千800元的加密货币。 骗子警告学生不得告诉任何人,还询问在中国父母的个资联络,随后即拨电家长,谎称他们在海外的子女被绑架,索要赎金。 警方整理出诈骗集团的操作模式: 受害者(通常是中国籍学生),接到声称来自政府要员的来电。来电显示号码通常已做过手脚,会显示“110”或“999”看起来向执法部门打来的号码。 受害人被告知他们有犯罪嫌疑,要求协助调查,包括用加密方式转账他们的钱到指定的户口,以调查他们的钱财是否合法。 骗子会询问受害人在中国的父母个资,随后便联络在中国的父母,谎称他们海外的子女被绑架,讨要赎金。 新加坡警方严正看待诈骗集团新招,在贪腐、毒品走私和其他严重罪行(没收权益)法令(CDSA)下,任何人涉及或协助透过不当途径收取钱财将被判不少过50万新元罚款或10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诈骗份子善于向受害者施压,为此任何人士接到可疑来电,不要独自行动,应与身边可信任的亲友商讨,冷静处理。” 新加坡警方呼吁,如民众有相关情报透露,可联系警方热线1800-255 0000,或拨打紧急号‘999’寻求警方协助。 警方也有反诈欺热线1800-722-6688,或民众可前往浏览www.scamalert.sg,获取与应对诈欺的相关建议,欢迎民众把信息分享给身边亲友,避免成为下一个诈欺受害者。

飘向南方的悲歌:缅甸未成年女移工

本月15日,《联合早报》报导Casa女佣中介公司,因非法引进14岁缅甸女佣,而被罚5千元。 据人力部文告,有关中介公司未自行对女佣年龄进行确认,而是单纯依靠海外代理人提供资料。当局实在去年7月,在人力部服务中心发现该女佣,后者在接受官方问话时,坦承自己只有17岁。 然而,以上新闻只是冰山一角,在新加坡,又有多少未成年的缅甸女移工,隐瞒自己的年龄,承受着他们未成熟心智足以应对的压力,离乡背井只为养活家乡的父母? 缅国政策:女国民禁出国打工 自2014年起,缅甸国家政策不允许女性国民到国外工作。尽管如此,仍有中介前往缅甸偏乡,哄骗贫穷家庭的子女,出国工作。 由于偏乡家庭普遍贫穷,中介会告诉这些家庭,他们的儿女来新加坡工作可获得优渥薪水,足以养活全家,但却不会告诉他们,未成年出国打工,是违法的。 据新加坡法规,要成为家庭女佣,年龄需至少23岁。但是在缅甸的中介,可以以金钱和关系疏通政府单位,篡改这些女佣的实际年龄。 在缅甸,协助办理工作准证俨然成为一门生意,在移民厅外也有代理,以225新元收费协助篡改护照上的年龄。 由于这些缅甸少女出国需付还一笔巨额中介费,为担心合约中断和赔偿,加上中介警告,他们也只好隐瞒年龄。 早在2016年,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即揭露未成年女佣到新加坡工作的课题,遗憾的是,该媒体在今年跟进报导,发现问题仍存在。 发生不少缅甸女佣从高楼坠下事件,引起半岛电视台记者注意,深入调查后发现,尽管政府已严法禁止未成年女佣入境,仍有许多像怀怀和欣欣这些入世未深的偏乡少女,被骗来新加坡工作。 怀怀的家人至今无法相信女儿来新加坡不到一个月,会跳楼自杀(半岛电视台截图) 在来到新加坡不足一个月,即从雇主公寓18楼坠下身亡。远在家乡的家人都无法相信怀怀的离去。家属告诉记者,中介从他们村子带走了60名少女,但是从没告诉他们,未成年出国工作是违法的。 “我们需付还给中介约7个月的薪水,但是中介告诉我们,怀怀工作每个月薪资至少375新元, 我们家境都很贫穷,只好让儿女出外,为家里带来收入。” ...

Trending posts

June 2018
MTWTFSS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