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如果你想有好人在政府里面,你就得付他们与私人企业界相等的薪酬。”
这是我们经常被耳提面命的——训话的包括总理、部长,行动党议员、本地媒体和一些新加坡人。
这是一个基于供需原理的辩解——人才的供应和需求。同时他们也说新加坡只有小小三四百万人口,人才往往是供不应求的。

高薪揽才——出了差错怎么办?

如果你想有好人在政府里面,你就得付他们与私人企业界相等的薪酬。

这是我们经常被耳提面命的——训话的包括总理、部长,行动党议员、本地媒体和一些新加坡人。

这是一个基于供需原理的辩解——人才的供应和需求。同时他们也说新加坡只有小小三四百万人口,人才往往是供不应求的。

所以公共服务领域只好撒钱来跟私人企业界竞争。

然而政府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个思维的一些盲点:就是认为私企界都是些见钱眼开的人。

其实,最近这第二轮部长加薪,比起上一轮更为凸显这个盲点。公务员,特别是部长们,个个都是在拼老命为自己抓钱。

还有谁愿意出来奉献?

我们应该问的问题是:如果公务员都是些图利者,哪还会有谁愿意出来奉献?一个普通的新加坡人,诚实且具备才能,愿意同流合污来饱尝公众鄙视的眼光吗?他或她只要一站出来,马上就会被人评头论足,这些细声议论不只是来自陌生人,可能还包括朋友跟亲人哦!

的确,我们只要回顾历届的大选和总统选举,找候选人实在是大难题。即使是人民行动党,具备了所有的资源和优势,还是面对有才干人士不肯挺身出来的尴尬,更何况一无所有的反对党。

纳丹总统已经是两届在毫无对手的情况下就任,为什么会搞到这样呢?难道我们真的是没有人才可以出来,还是有才干的人士不希望被公众视为见钱眼开呢?

要符合总统候选人的标准有很严苛的要求,能够跻身这个水平的人需要用金钱的诱惑来吸引他们、留住他们吗?

反效果

把当总统量化成私企界同等收入水平这个公式,肯定是具反效果的;那些具备才能的人会拂袖而去,而且把这样的计算当成极大的侮辱。

谁要做个四百万总统,然后让亲朋好友、国人看笑话,认为这个人到了人生的最后阶段仍然对钱财放不开?——更糟的是,把一生建立起来的清誉毁于一旦。

由此,我们是不是可以看清楚,很多这类诚实、能干和睿智的国人都回避公共服务,因为他们耻于成为世界第一高薪公务员。

看看这个:

总统在一届任期内总共获得2100万元。以下是纳丹总统在他第二届六年任期的粗略所得:

2006 $2,507,200(来源: 今日报)

2007 $3,187,100(来源: 海峡时报)

2008 $3,870,000(来源: 海峡时报)

2009 $3,870,000

2010 $3,870,000

2011 $3,870,000

$21,174,300

连同他第一任的所得,这位总统在12年内的薪酬介于3千万到4千万之间。——对于一个基本上属于礼仪总统的角色简直是不可思议。

总理和部长又怎样?国会议员又怎样?

我不想再纠缠于讨论政治职务和私企界工作应该有什么不同,因为说的有够多了。

我们应该谨慎不要被金钱奖励冲昏了头;与其解决问题,还可能把问题弄得更复杂。

退一步来说,如果我们说政治领袖跟商人、经济学者不是同一挂的,应该不会过分。

而且简直应该就是这样。

新加坡的政治文化需要改变

最重要的是要保有最佳的人才在公共服务领域——而不是一昧的担心付他们不够多。

追根究底,要改变的是新加坡整个的政治文化。也正是基于这点,我完全同意林宝音女士给总理的公开信里的看法。

可惜的是,这么一封充满诚意的公开信竟然被我们官方所控制的报纸给拒绝了。

我们为什么找不到肯为新加坡热情奉献的人,这不是不辩自明了吗?

要是不改变影响着整个国家和人民的政治文化,我们怎么去找来能干和热情的政治领袖?

支付他们疯狂天价只会造成反效果,并留下后遗——不可逾越的冷漠。

金钱能够做的就是这些了。

--------------------